NightHare-夜晴-

致力于搞事,从未被超越
如果消失不见了那么肯定是被三次或者游戏活动绑架了(
CP杂食,性向不挑,好吃就行x
涉猎范围广,最近在沉迷什么就写什么吧(大概
CP详情见TAG,一概不接受撕逼

《Fate/Full Moon》第八章

超出常速的第八章更新!!!!!!!!!
我真的是爱死他们了(然后和官方扭打在一起
咳咳,把话题扯回来(正色

FFM时间流动的漫长的第二晚进度突入2/5的完成度,感谢我们终于要过半了(跪下了
本章节是海隼章!!!!又名[好想急死你]或者[(本名含有剧透于是被屏蔽)]系列。
总之写完之后本群已经不行了, @咖啡来一杯 对吧(不是

接下来是,跑步进行时将近半年的始春章节(突然剧透)总之始さん辛苦了(还不是你更新慢

虽然接下来是期末地狱and活动高发期,但是为了能够不被官方掐死先存活下去,我会尽快更新的!!!!请大家期待!!!!!

————————————————————————

“I'm sorry for waiting.”

————————————————————————

“久等了,新品特制红茶。”
“辛苦了~”

如同猫一样的眼瞳微微眯成一条缝,他端起白瓷杯,在我的期待下将杯中的茶送入口中。

“果然海的技术是一流的呢~”
“你喜欢就最好不过了。”
“如果街道外面有马车的话就更有情调了对吧?”
“现在是21世纪啊快醒醒。”

他的发言总是那么的突然并且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是在长期的交流下我也习惯了。

现在是伦敦时间,早上八点半。
距离开店时间还有一个小时。

“隼你今天有课吗?”
“没课哦,但是我接下来要和朋友一起去研究一点东西。”

今天我把隼邀请到店里请他品尝最近尝试的新品红茶。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很简单的一个目的...但是我的内心深处还有更加重大的决定。

“研究?是你上次说的那个什么关于世界命运之类的?”
“对对~是十分重大的研究哦★”

只是这个决定...我还在犹豫。

表面和他聊着没有边际的话,其实内心早已浮躁的不像话。

我在犹豫,但是想作出决定。
同时又...害怕着。

赤色的梦魇至今还缠绕在我的周身。
我无法放下自己的过去,甚至一度为了去救赎自己走上了一条不正常的道路。

然而这些都没用。

就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却看到了无比闪耀的东西——白色的冰晶。

“隼,那个——”
“啊差不多——”

异口同声。
却是说着不同的事情。

“你先说吧。”
“那就不客气了。”

他微笑着,端起杯子把红茶喝完。

“红茶很好喝哦海,如果要在店里上新的话一定会很受欢迎的吧。”
“然后我和别人约了九点见面差不多该走了,谢谢你的款待~”

“啊,是吗。”

我又退缩了。

“那路上注意安全。”
“海刚刚要和我说什么呢?”

他那双金绿色的眼睛对上我的眼睛——就像会看穿我的一切的眼神。

“啊,没什么。”

笑着摆了摆手。

“嗯~是吗。”

仿佛自问自答的语气,他拿起放在沙发上的文件袋走到门口和我挥挥手。

“那我走了~”
“路上小心。”

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不论是关于那杯红茶,还是关于自己的内心。

看着霜月隼离开的背影,文月海的心底冒出了未知的恐惧。

——那个人不会再在自己的面前出现了。

[11月2日 17:30]羽多野咖啡馆

“那么话要从哪里开始说呢?”
“...用提问式来进行对话吧。”

看着优雅的品着红茶的隼,海选择了一个较为便利的对话展开方式。

“那么,请吧。”

隼点点头对此表示了同意,毕竟海要问他的问题大概堆的比富士山还高。

“为什么会选择成为英灵的这种做法?”
“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到达和圣杯所联结的根源。”
“从这场战争中胜出吗?”
“准确来讲不是。”

隼把放在一旁的点单夹拿到了桌子中间,他拿起笔在上面画了一个简单的示意图。

“我的目的不是获得胜利,而是要让有着【能够正确引导世界的人】获得胜利。”
“为此,我需要去确认【圣杯】的存在和构成,以及能够引导【正确结局】的方法。”

“...什么意思?”
隼这种较为夸张的说明让海有些摸不着头脑,看着一脸疑惑的海,隼选择继续进行解释说明。

“就是直接和【圣杯】进行对话甚至是谈判。”
“能做到这种事吗?!”

海哑然。

和【圣杯】直接进行对话...隼究竟是什么人...?

“成为英灵的我有了能够和圣杯进行简单对话的权利,不过比这个还要特别一些,总之我们做了一笔交易。”

隼不紧不慢的说着,然而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却打住了。

“这个部分的话,等一会儿始他们回来了再说吧,毕竟我今天要和他聊的就是这件事。”
“啊...好。”

隼晃了晃茶杯里的红茶,沉默了一会儿,他抬起头看着海。

“海。”
“嗯?”
“那个时候,你想对我说什么呢?”

隼的问题直接命中了海的心底最深处,那被他深藏起来的事物。

“我.......”
不敢说。

海张了张口,最后落入沉默。

“...不想说吗?”

隼的声音尽管和平日一样慢条斯理,但是明显的...多了几分焦急。

“即使现在发展成这样...你还是选择保持沉默吗?”

我知道,不论我选择走上哪条路。
我和海最后都是要成为对立关系。
都要参加这场【圣杯战争】。

“即使我这么做了...你也没有说的打算吗?”

只是...我希望听到一个结果。

[你需要做出的选择,是【继续】还是【放弃】。]

霜月隼回想起了在英灵座上被提出的选项。

白黑色的她们,向自己提出了问题。

[继续?还是放弃?]
[这一切都取决于你,只是这次...已经是最后了。]

冰冷的声音,如同审判的重锤一样。

[——最终这个【世界】将会得到修正,时间不多了。]

孤注一掷。

霜月隼不喜欢做这种事,因为风险太大了。
而且...这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

「你在犹豫什么?」
停下。
「你又在等待他的答案吗?」
不要继续问了。

「——这样是不会有结果的你还不明白吗?!」
我说了不要问——!!!

隼突然站起来让海一惊,他看着隼的样子有些不对劲,周身的魔力波长开始变得不稳定。

“隼?”
“...不要过来。”

隼一只手扶在沙发上,另一只手扶着额头,他有些摇摇晃晃的站起来。

「你的愿望和【我】的愿望是一样的。」
不要说了。
「如果你不行的话,那就由【我】去完成。」
不可能的。

「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如同被利爪掐住喉咙一样的窒息感让隼眼前一黑倒在地上。

「因为你——」

日常便服的轮廓开始瓦解,魔力重新在他身上编织的是一件深色的长袍,白色的发丝稍稍变长了些许。

“隼?”
「——是【霜月隼】。」

海慌忙站起来来到隼的身边,但是他却被倒在地上的人翻过来顺势压倒在地。

“啊啊,你不论变成什么样,都是这么老好人。”

魔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编织着他身上的衣物和配饰,深色的中式长袍,缠绕着双臂的绷带,红色的贴着纸符的小帽子,挂在颈上的串珠,以及那长得不像话的指甲。

这不是文月海认识的那个霜月隼。
——但他的确是【霜月隼】。

“隼...?”
“我在哦。”

霜月隼的脸上露出了微笑,虽然和平常的笑容并无两样,但是文月海还是从那个笑容中读出了一丝冰冷和些许...危险。

“你是谁?”
十分直球的问题,海也不想和他绕弯子,毕竟和隼绕弯子最终绕死的会是自己。

“这个如你所见。”他松开了海,站起身拍了拍长袍,“我是霜月隼,只是和你认识的霜月隼有些不同罢了。”
“不同...?”

海站起来看着他,那挂着笑容的脸让他感到了些许揪心。

“聊我的话题看起来会聊很久,就省略掉吧。”他慢悠悠地凑到海的面前,“我们还是聊聊这个世界的事情吧。”

“这个——?”
“比如——”

隼完全不给海发言的机会,他伸出手勾住了海的脖子两人间的距离突然缩短,上勾的嘴角仿佛在宣告着着什么。

“你究竟是对【我】抱着什么样的感情呢?”

看着海一脸惊讶的表情,隼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有趣。

“毕竟你都不说啊,【我】给了你那么多次机会。”
“难道你还想眼睁睁的看着这次机会溜走吗?”

隼的一字一句对海而言就是在一步一步的把他逼向悬崖。

“这次是最后一次机会了,有缘有份还是有缘无份的决定权全都在你的手上。”
“你如果再继续害怕下去,那么一切都结束了。”
“你和【我】的结局,就取决于你的决定。”

隼放手向后退了两步,海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想要抓住他却被避开了。

“【你】的温度...我一直都想再感受一次。”

悲伤的话语从青年的口中道出。

“从【你】离开我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一直一个人,一个人活在冰冷黑暗的世界里。”

这些话,究竟是说给谁听的呢?

“但是,你终究不是我的【海】啊。”

深色的长袍开始消散,他的笑容变得虚幻飘渺。

“作出决定吧,海。”

——不要再让我们彼此陷入漫长的等待了。

是时候结束这个死局了。

就如同粉尘剥落一般,霜月隼身上的中华装束分散成粉末消失在空气中,失去意识的他向前倒去,最后倒在了海的怀里。

决定...吗。

白色的蔷薇。
白色的衣着。
世界都被白色浸染一样,宁静又潜藏着一种寂寞。

座上的风景我已厌倦。
我胸怀大义,却又藏着私心。

——多么矛盾啊。

耳边仿佛听到了雨水滴落的声音,就和他第一次见面时一样。
还有那淡淡的花香...和他的笑颜。

海坐在沙发上有些忐忑,他在拼命的思考然后组织语言。

当隼醒过来的时候,要和他说的话,要向他传达的心情,以及要向他坦白的一切。

靠在肩膀上的脑袋似乎有了些许动静,他看见隼渐渐睁开了眼睛。

“夜安,隼。”
“海...夜安。”

简单的两句话之后,又是一片寂静。

“...我没对你做什么吧?”
有些担心的询问。
“没有哦,我还很完整的坐在你旁边呢。”
令人信服的语气。

“海,我——”
“我先说。”

隼坐直身子看着旁边的海,海扶住了他的肩膀,如同大海一样的眼睛深处,此刻就像深海一样平静。

“隼,我喜欢你。”

“之前没告诉你,对不起。”

“直到现在才告诉你,对不起。”

“我——”“...终于听到你这句话了。”

如同获得救赎一样的声音,这是海第一次听到隼的这个语调。

里面包含着太多的情感,有表面的也有更深层的。

“我等了那么久...终于听到你这句话了。”
胸中满溢的情感和涌上心头的喜悦全部都化作泪水夺眶而出,那份幸福和喜悦就连话语都无法编织表达出来。

“对不起......”

海把隼拉进怀里,紧紧地抱着他。

“让你久等了。”
原谅这个胆怯的我,原谅那个没有勇气的我。

“你能接受我吗?”
“我早就接受你了。”

从最初相遇的那天开始,或许在更早以前。
我就已经接受你了。

“隼...问你一个问题。”
“问吧?”

隼的情绪已经调整回了平常的状态,他的头靠在海的肩膀上,等待着他的问题。

“我...现在可以吻你吗?”
“当然可以。”

窗外深色的夜空因为绽开的花火变得绚丽斑斓,而在灯火下亲吻相拥的恋人在此时许下的愿望也会因此实现吧。

第八章·君に花を、君に星を

评论 ( 8 )
热度 ( 36 )

© NightHare-夜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