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Hare-夜晴-

致力于搞事,从未被超越
如果消失不见了那么肯定是被三次或者游戏活动绑架了(
CP杂食,性向不挑,好吃就行x
涉猎范围广,最近在沉迷什么就写什么吧(大概
CP详情见TAG,一概不接受撕逼

《Fate/Full Moon》第九章

愿此刻永恒。 @咖啡来一杯

————————————————————

『听说了吗,昨晚出人命了!』
『死的是降灵科的首席吧,据说是致命伤一击毙命的样子。』
『那还真是可怕啊...大概是有人妒忌他的才能吧,毕竟年纪轻轻就能取得那么大的成就。』
『唉,可惜了。』
.
.
.

够了。
已经够了。

我已经受够这个玩弄他人命运的世界了。

——快点结束这一切吧。

“春等等!”

始追着春夺门而出,但在他跨出门的瞬间迎面刮来了一阵强风。
黄绿色的巨大春告鸟扇动着翅膀准备带着自己的主人飞向高空,始皱眉然后从腰上取下了折扇,用力向下一挥甩开折扇的刹那紫色的雷光从天而降让春告鸟被迫降落,然后一个声音从鸟背上传来。

“...不愧是始的冰轮紫鬼,魔术发动真快啊。”
“难道要眼睁睁地看着你离开吗?”
“...好吧,你的确不会。”

就像认命一般,春翻身跳下了春告鸟走到了始的面前,他看着面前的始刚准备抬手却又收了回来。

紫色与黑色,这两种颜色就像天生为他准备的色彩一样。
明明是暗色调的颜色,却在他的身上出现了不同的感觉,这种感觉十分暧昧,但是却让弥生春沉醉在其中。
脑海中的画面和面前的人重叠,只是面前的他脸上有着令人难以察觉的疲惫之色,如同闪闪发亮的紫水晶失去了光。

“应该说...好久不见吗?”

始苦笑着,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他。
是活生生的他,是能说会笑的他。
不是一个静止的画面,不是永远定格的照片。

弥生春“活着”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如果按照时间来算的话,的确是好久不见。”春笑了笑,“毕竟已经...三年了。”

三年。
这个词就像一把刀一样,深深地扎进了始的心里。
三年前,他什么都没做到。
没有保护好挚友,也没有保护好眼前的这个人。
从三年前开始,他除了手上的鲜红印记以外一无所有。

“为什么会成为Servant回来?”始单刀直入的问他,他希望能够从他的回答里找到自己的答案。
“被召唤的理由吗?”春思考片刻后回答他,“还记得三年前我没来得及发表的那篇论文吗?”
“召唤传说灵种的论文吗?”始对他的话有些眉目,毕竟那篇论文他是看着春从零做起的。
“是的就那个。”春点点头,“召唤的愿望就是完成那篇论文并且实现它,怎么样,是不是很伟大?”
“如果完成并且实现了...那对于召唤降灵科的确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始没有否认他,但是他觉得这个愿望太普通了。
“你是不是觉得这个愿望太平凡了?”看着他脸上的神色春立刻猜出了他的想法。

始没有回答他。
这个世界上能够猜出他心思的人就两个,一个是隼,另一个则是春。
他不会去干涉春的想法,但是对于这个愿望他多少有些不甘心。
他回来只是为了研究而已吗?自己又在期待些什么呢?

“始,我是个平凡的人,只是一个平凡的召唤师。”
“我的肩膀上没有你那么重的使命,所以我想去尽自己最好的能力去达成一份成就。”
“我想要获得一些东西,来达到我的目的。”

不能告诉他。
弥生春平常是个很随和的人,但是有的时候却很倔强。
而这个“有的时候”有75%以上是和睦月始有关的事情。
研究的成功能够给他带来名誉,带来地位,借着这个机会他也许可以从降灵科首席晋升为主任助理,而且降灵科的主任对他颇有青睐,最好的情况自己或许能够获得意料之外的奖励,他的生活会得到改变。
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这是在弥生春和睦月始相见时就定下的目的。

“那你是为了那个目的才要去完成你的研究吗?”
“是的,但是我不会继续说的。”

被春一口拒绝始露出了些许意外的神色。

“你和Archer今天是要结盟吗?”
“不是,只是叙旧。”

对于这点始没有必要遮遮掩掩,他十分直白的就回答了春。

“...他是之前和你研究同一课题的人吧?”
“是。”

“你们研究的是什么...始,告诉我。”
“...就是这场战争。”

“我们研究的是圣杯以及根源。”
“作为御三家吗?”
“这是御三家代代的使命。”
“...我明白了。”

问下去也没结果,就像莫比乌斯环一样——永无终结。
他和他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
平凡的自己和不平凡的他,在残酷的现实面前自己的所有努力都会化为乌有。
自己无法站在他的身边去协助他完成任何事物。

仅此而已。

“春......”

我在期待什么?

“春,我有句话要和你说...”

自己在对他期待什么呢?

“...春!”

突然被始抓住肩膀的春从自己的沉思中惊醒,他发现始脸上的表情有着犹豫和不安,以及一份焦虑。

“始?”

春的直觉让他不禁向后退了一步,但是始并没有因此松手,反而是把他抓得更紧了。

不...现在还不是时候。

“春,我有话要和你说。”

现在的我不行,不可以......

“三年前的那天我就决定好了要告诉你的。”

现在的我什么都没办法做到。

“春,我——”
“不要说。”

春抬起手捂住他的嘴,翠色的眼瞳深处就像树海被风吹动一般有着飘忽不定的光。

“我现在什么都给不了你。”
“我现在也无法为了你做到什么。”
“我现在无法回应你的这份感情。”

“始,对不——”
“春——!”

春话语中的最后一个音直接被始的声音淹没。
他看着始那张皱着眉的脸就知道了——他生气了,而且是十分生气。

“我什么时候需要你给我什么了?”
“我又什么时候要求你需要去为我做些什么了?”
“不需要,这一切都是不需要的。”

“我睦月始需要的不是这些东西。”

始提高了几分音量,他紧紧地抓住春的手。

“我只想要你在我身边,我需要的只有你。”
“早上可以和你说早安,而不是对着一张照片说早安。”
“回来的时候也可以得到期待的回应。”

“而不是...”

他握住春的手更紧了些,春的心脏就仿佛被他死死揪住了一样。

“仅仅面对一张照片而已。”

沉默。
两个人之间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弥生春明白睦月始的意思。
正是因为明白才更加难以启齿。
正是因为明白才会选择在现在拒绝。
正是因为爱他才会拒绝他现在的请求!

“但是我现在无法回应你!”

春大声地说道,他的眼眶有些发红。

“我现在只是暂时的存在,如果战争结束的话你又要变成一个人了!”
“我不能...不负责任的接受你的心意。”

英灵座上的荒芜和孤寂,他已经受够了。
生活中的痛苦和孤独,他也受够了。

“即使这是一场梦你也不可以深陷在梦里啊始!”
“那你要我怎么办才能留住你?!”

正是如此,他才会去拼命地阻止他。
正是如此,他才会去拼命地挽留他。

...或许...只有一个方法。

聪明如春,他当然知道怎么做。
只是他不敢面对这个方法而已。

“...至少让我现在能和你在一起。”

始觉得自己的情绪有点爆发过度,他稍稍调整了一下之后看着春向他伸出了手。

“给我一个晚上的时间好吗,春?”
“...好吧。”

春做出了最后的让步,然而就在他准备接住始的手的时候,他被始直接拽进了怀里。

春。
春。
春,我好想你。
春......

所爱之人在自己的耳边呼唤着自己,春伸手回抱住他。

始,我在这里。
我一直都在这里。
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
永远。

第九章·恋忘れ草

评论 ( 5 )
热度 ( 38 )

© NightHare-夜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