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Hare-夜晴-

致力于搞事,从未被超越
如果消失不见了那么肯定是被三次或者游戏活动绑架了(
CP杂食,性向不挑,好吃就行x
涉猎范围广,最近在沉迷什么就写什么吧(大概
CP详情见TAG,一概不接受撕逼

《Fate/Full Moon》第十章

上帝,亦或是命运从不怜爱任何人。
但它们却都喜欢把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

如果人的命运,在一出生就已经被定向。
那他还算活着吗?
我想应该是——

生不如死。

“你们两个人、慢一点......!”
泪跑得有些小喘,他看着跑在前面的两个人有些头疼。
恋是Servant,跑得比自己快是应该的,但郁他是人啊!为什么跑的和Servant一样快?!
“泪加油啊——!!!”
郁的声音从前方传来,泪抬起头看见他笑着向自己挥手。
“Ma、不,泪fight!!!”
一旁的恋也是一副给自己加油打气的样子。
“你们两个是魔鬼吗......”
泪气喘吁吁的跑过来赏了两个人这句话,两个人则是嘿嘿的笑了笑,然后一人拉起他的一只手向前跑去。
“为什么还要???”
“烟火大会快开始了嘛!”
“慢点...!”
“泪加油啊——”

[17:45]鸟海海滨公园

从学校出发的三个人到达了公园,此时的人流量还不多,恋在等郁和泪找了张长椅坐下后就离开去买来了一些食物和饮料,虽然附近只有速食汉堡一类的东西,但是三个人吃起来还是很满足的。
“说起来啊。”郁把手中的包装纸叠好放进了塑料袋里,“泪,为什么会想要找我结盟呢?”
“因为...你救过我。”泪说话的声音很小,“欠了你一个人情,我要还你这个人情。”
“昨晚的事情吗?”郁挠了挠头,“其实我觉得没什么啦,只是看到有人遇到困难了就会去帮助他而已。”
“所以说郁君是个立派的老好人啊,嗯。”坐在长椅另一端的恋像是理所当然一样的点点头,“但是我劝诫你一点哦,不要太老好人了。”
“恋居然在说教别人。”
“泪不要在这个时候吐槽我嘛......”
被自家Master吐槽的Lancer那一头卷毛都耷拉了下去,但是很快他又重新振作起来。
“毕竟,你现在只身一人在和同为争夺圣杯的【敌人】会面哦。”
“你们不会想要袭击我的。”
“你怎么能这么肯定呢?”
恋的眼神变得有些严肃,他看着郁有些天然的表情向他抛出了这个问题。
“诶?”郁被他这么一问反而是很惊讶,“因为恋,不是打不过隼老师吗?”
“神无月郁你!!!!!!”
Lancer表示很想给他一枪,但是自己是来找人家和平谈判的,要微笑,要保持微笑,一定要保持微笑......
“嘛嘛开玩笑的啦!恋也很厉害哦~”
“咳咳,本Lancer大爷这次就好心的放过你吧。”
玩笑结束后两个人的表情变得认真起来,周围轻松的空气也因此变得有些平稳甚至是沉重。
“正如我们刚刚所提到的,我们的确是【敌人】,但是我们Lancer阵营现在正式向Archer阵营提出结盟的请求。”
“Archer阵营没有意见,结盟可以成立。”
郁十分爽快的答应了他们的请求,反倒是让Lancer有些难办。
“呃,Archer没有别的要求吗?就这么简单的答应了???”
“隼老师说只要你们不威胁到我就可以了,他对结盟没意见。”
郁在过来的路上已经和隼讨论过结盟的事项了,隼对Lancer阵营提出的结盟没有意见,虽然本质上是敌对势力,但仍然是个可靠的战力。
“不过他有说一个条件。”郁歪着脑袋思考了一会儿,“只是这个条件我觉得对于你们会不会太过于强硬了。”
“说来听听。”泪直直的看着郁的眼睛,琥珀色的眼睛在灯光的照映下颜色却变得有些深。
“他希望你们住到我们这里来。”
“噗——”
正在喝着饮料的恋险些把饮料喷出来。
“住住住住住住住过去?!?!?!Archer脑子没毛病吧?!”
“我想应该是没毛病。”
“能听听理由吗?”
“这个的话隼老师没有告诉我...不过他肯定有他的想法。”郁摇了摇头,然后他拉住了泪的手,“但是我觉得这样的话就更能互相帮助了!以免泪再次落单被那个可怕的男人威胁。”
“郁......”泪试图收回自己的手,但是从掌心传来的温度却让他无法这么做,也许是...起了些许贪念。
“Master。”恋的声音突兀的响起,他的手中出现了长枪,摆出了戒备的姿态。
“...Saber和Caster么。”立刻意会了Lancer传递给自己的信息,泪的视线移向和河的对岸。
“...先收起你的枪吧,对方并不是冲着我们来的。”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后,泪做出了这个决定,然后他转头看着郁。
“那个条件,我同意了。”
“Master你认真的吗?!”
“嗯。”

如果是这个人的话...也许可以。
如果结局是一成不变的,请至少给我一个选择的权利。

[18:00]鸟海海滨公园·河对岸

“阳,那个——”
“不要管...看着我就好了。”
身为Caster的夜有着广域的气息探知能力,在进入公园的那一瞬间他就察觉到了这里有着另外一位Servant的存在,但是阳却是丝毫不想理会这件事。
“但是阳——”
“他要是敢过来打扰我们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把他斩成两半的。”
阳和夜在河边的一个长椅上坐着,阳的指尖穿过夜柔软的发丝,他捧着夜的脸,小心翼翼的动作就像面前的这个人是易碎的工艺品。
“阳——”
“夜。”
两个人同时开口,又在下一刻同时落回沉默。
“...夜...我在英灵座上做了一个十分漫长的梦。”
阳的头靠在了夜的肩膀上,他的声音有些悲伤。
“非常漫长...而且非常可怕的梦......”
夜静静地听着阳对他的倾诉,他的一只手放在了阳的背上,慢慢地轻抚着他的背。
“第一个梦境,我梦到你离开了我...而且还和我互相残杀...最后在我的面前被杀死了。”
“白色的衣服被血液染成了红色...你在我的面前倒下我却什么也做不了...真的很痛苦。”
“第二个梦境也是战争...你的腿被打伤了,明明我就在你的附近...”
“我怎么这么没用呢......”
阳自责的话语一点一点的敲在夜的心头,他能明白阳的心情,但是他不希望阳因为他而去自责。
“不会哦,阳一直都有好好保护我...”
即使是面临无法生还的灾难,他还是那个唯一会握紧自己的手的人。
“所以阳不必那么自责。”
“...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比我还要坚强了?”
“因为我也要留给阳能够依靠的地方啊。”
夜笑着在阳的头发上落下轻吻,他抱住了阳轻轻地说:“阳一直都是我的英雄,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阳一直都在我的身边保护我...所以不用那么自责,偶尔也让我保护一下你啊。”
“你这样说的话晚上就不让你回去了哦...♪”
“诶?!这是不行的!”
阳挑眉看见夜的耳朵迅速的变红之后露出了满足的坏笑,他离开了夜的肩膀笑着拍了拍他的脑袋。
“开玩笑的开玩笑的,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容易害羞啊~”
“阳你这个坏心眼的家伙......”
夜在自己内心的小本子里阳的恶作剧的一页上添上了新的一笔,并且发誓总有一天要和他算清这笔账。
“好啦好啦,言归正传,听我说完。”
阳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而夜也坐正听他继续说。
“那个梦,还有第三个梦境。”
“只是这个梦境比较让我满意啦,好好的保护好了你,最后也一直在你的身边。”
“只是很让人疑惑啊...”
“哪里?”
“你相信同样的人会出现在梦境里三次甚至三次以上吗?”
阳抛出的这个疑问让夜也难以找到答案。
“如果是你的话还比较好解释,毕竟我们一直都在一起嘛。”阳看了看夜然后把视线投向河的对岸。
“但是我的前三个梦境里,不光有你,还有Archer、Lancer甚至是Assassin和我的Master。”
“...理论上讲是不可能的,就算我是论外这也太奇怪了......”
夜在自己的知识库里不停的翻找着相关的知识,但是却没有找到相关能够进行解释的文献。
“所以我在怀疑啊...这个会不会是【扭曲】的存在。”
“阳的直觉?”
“是吧。”
“关于【扭曲】的说法...也不是没有,只是需要强大的力量才能做到,我们一般人是无法做到的。”
“啊,那不就有了吗。”
“嗯?”
“有啊,这里。”阳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这里不就有那个强大的力量吗?”
“这里...啊!”聪明如夜,他立刻就明白了阳的意思。
“圣杯!”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出了这个答案。
“如果是能够实现愿望的圣杯的话,应该就可以解释这个答案了。”
夜迅速的整理着得到的情报,阳则是在一旁帮他梳理。
“圣杯在这之中穿针引线,它就是这一切的元凶吗......”
“一次两次三次也就算了,居然还有第四次,圣杯也是够闲的啊。”
“它也许有它的理由吧。”

阳看着平静的河面沉默了片刻后重新打起精神开口说:“啊——结束这个沉闷的话题吧,我找你来有别的话要说。”
“但是这个话题是阳你先说的哦......”
“啊啊啊啊啊是我不好!!!对不起啊!!!”一被夜念叨阳就不禁抱头认输,“你这个地方真的和你爷爷一模一样啊。”
“和我家爷爷一样还真是对不起啊。”
“不过呢...”阳勾起唇角,脸上露出一抹安心的浅笑,“说出来之后我也安心了。”
“是这样吗?”
“因为你现在就在我的面前不是吗。”
阳凑到夜的面前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一吻,然后等他看到夜脸上的表情的时候不仅笑了出来。
“你真是害羞啊,满脸通红。”
“阳才是吧!若无其事的做出这种事情......”
夜的脸有些发烫,他低下头看到了阳的手。

那双握着自己手的手,十分的宽大,十分的温暖。无论何时,都会紧紧的抓住自己,不会放开,就算是那个时候也......

自己是否太过于依赖他了呢?
不光是夜,阳也这样想过。
但是这个疑问很快就在两个人的脑海里消失了。

毕竟,他们就是相互依靠着一起走过来的啊,这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呢?

“夜。”
“嗯?”
“我爱你哦。”
“...你?!”
“你不爱我吗?”
“不、不是,呃、那个......”
“什么——?”

阳坏心眼的笑了笑,看着满脸通红的恋人慢悠悠的才磨叽出了那几个字。

“我也、爱你。”
“嗯~夜君很加油了,就不调戏你了♪”

“阳你这家伙啊......”

两人的誓言在璀璨的花火下,跨越时间,心意再次交汇。

[18:15]鸟海海滨公园

“哇!烟花真好看!”
“是吧是吧超华丽的!”
“嗯,很好看。”

“...为什么感觉突然从升调变成了降调。”恋很负责的对现在的场景进行了吐槽,“泪,再高兴一点???”
“我已经很高兴了哦。”
“这个面无表情的脸怎么看都不是很高兴的样子啊...!”
“因为,我不喜欢烟花啊。”泪说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答案,“我高兴的原因只是因为和你们在一起看而已。”
“泪为什么不喜欢烟花呢?”郁看着他的眼睛询问道。
“因为...”泪抬起头看着天上炸开的花火微微皱了皱眉。

“尽管很美丽,但也只有一瞬间,谁会永远记住它呢?”

“那么多的烟花,谁又会去记住那其中的一簇呢?”

【只有这个孩子合适吗?】
【另外一个不行,魔术回路有缺陷。】
【唉...那就他吧。】

谁都不能理解这种轮回,从生到死都由别人来掌控的感觉。
我的生命不属于自己,属于别的事物,即使所有人都想要去得到那万能的许愿机,我也不曾对它起过一丝一毫的好感,所怀抱的感情只是憎恨。

——毕竟我只是【容器】
从出生到死亡都只为它而服务。

“只要绽放的烟花是最耀眼,最美丽的话,那就会记住吧。”

郁的声音有着让人安心的魔力,泪看着面前这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他的轮廓在黑夜中模糊,却又在火光的照亮下变得清晰。

“所以不论时间的长短,只要绽放出最耀眼的一瞬间,并且把那一瞬间变得有意义,一切就不是白费或者是毫无意义的。”
“所以高兴一点吧,泪。”
“它们正在向你展示短暂生命中最耀眼的瞬间呢!”

“哇啊...郁君已经是立派的大人了呢...”
恋在一旁鼓掌,然后他拍了拍泪的肩膀。
“总之Master开心一点啦,我先去据点收拾一下行李,如果有什么麻烦的话请用令咒直接召唤我。”
“恋一路小心——”
“哦哦!Matser就交给你了郁!”
“回头发坐标给你,Lancer。”

枷锁依然存在,只是有人已经拿来了钥匙。
高高砌起的围墙也被那个人拆除,他向迷茫又无助的自己伸出了手。
黑暗之中的事物或许不该去追求光明,但是一旦触摸到光,那就无法再返回黑暗。
我想要把自己的一切都给这个人。

少年第一次有了这种想法,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别人。
即使在这短暂的十几年他都在迷茫徘徊,但这次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郁君(いっくん),谢谢。

[18:30]返程途中的Lancer

“还好行李不多...唉那个氛围的确留我在那里有点多余的样子?”
恋拎着两个行李箱在街上走着,回想着刚刚郁和泪之间的对话嘴角微微上扬了几分。
自己的Master不是一般人,不是人类的这点他还是很清楚的。
但是他希望Master能够开心一点,或许是自己与生俱来的那种关心小辈的毛病才会让他这样做吧。
不过自己也是【不合格】的啊。
脑海中闪过的画面让他鼻子一酸,他甩了甩脑袋让自己回到现实。
已经,不可能了。
我是个不合格的哥哥。

【哥哥,生日快乐!】

那个可爱的女孩,如今成长成什么样的人了呢?
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那个人,现在又在哪里呢?

“现在公布一则特别的消息。”

就像是回答他的问题一样,海滨公园广场的LED屏幕开始变换,扩音器里传来了美妙歌声。

“现役女神偶像团体Fluna和Seleas明日将在本公园开展大型的握手见面会活动!”
“想必各位Fan们都准备好了你们的握手券了吧,真的是让人心跳不已呢!”
“那么接下来让我们的成员们简单自我介绍后分享一下对于明天握手会的心情吧~”

“首先是Fluna的队长,花园雪小姐——”

不会吧?
这是梦吗,不对,这是现实。

扩音器里传来的巨大声音震动着他的鼓膜,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大家晚上好,我是Fluna的如月爱。”

但就在那位女子出现在屏幕上的刹那,如月恋感觉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了自己,他听见自己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他听见已经不再稚嫩的熟悉声音。

他见到了自己的【愿望】。

“...圣杯吗.......”

少年的脸上露出了令人不解的笑容。

“真的是十分过分啊。”
“这个玩笑......”

第十章·夢幻花火

评论 ( 4 )
热度 ( 21 )

© NightHare-夜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