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Hare-夜晴-

致力于搞事,从未被超越
如果消失不见了那么肯定是被三次或者游戏活动绑架了(
CP杂食,性向不挑,好吃就行x
涉猎范围广,最近在沉迷什么就写什么吧(大概
CP详情见TAG,一概不接受撕逼

【吹亮】无题-『孩子视角』

◆接前篇「吹雪视角」后续


“欢迎回来~”带着笑容跑到门口迎接回来的人,这是每天的日常。

“今天在家有没有乖乖的?”进来的人温和的笑着,摸了摸我的头。

“嗯!”笑着点头回答他,看着他脱鞋随后进门把手中的公文包放在了沙发上。

“那就来准备晚饭吧。”他笑着,“小灯,今晚想吃什么爸爸做给你吃哦。”

“今晚想吃咖喱!”听到对方这么说于是毫不客气的开口,结果对方却笑出了声。

“真是简单的要求啊。”

“什么嘛,人家就是喜欢爸爸做的咖喱不好吗...”

有些不愉快的鼓着小脸撇过头去,但是在下一刻就被一手揽到怀里被揉了脑袋。

“好好好,今晚就吃咖喱了,那就先去玩吧,做好了叫你。”

开心的点了点头,他松开我之后就径直走进了厨房。

看着对方在厨房开工,于是回到了客厅窝在沙发上。


天上院灯,这是我现在的名字。

那个被称为“爸爸”的人,是我现在的父亲一样的存在,天上院吹雪。

娱乐圈的花哨,半真半假的慈善活动让我遇见了他。

当时他也是笑着的,只不过,笑的很虚伪。

那种职业性的笑容让人读不清他的心,或者说——他拒绝别人去了解他。

见面的采访活动,他说我可以让他做一件事。

那就发自真心的笑吧。

我这么说,换来的是怔在原地的他。

随后,他伸出了手,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化,逐渐变得温和,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而他的手则是摸了摸我的头。

“真是个可爱的孩子。”他这么说,看着我的眼睛,仿佛在和另外一个人对话。

那个人,是谁。

这是我当时的疑问。

嗯...不得不说他...是个很随性的人。

节目录制结束后他就做下了决定,他说他要收养我。

他说他一直想收养一个女孩,这次终于找到想收养的了。

我没有拒绝的理由,所以就乖乖的和他走了。

我没有名字,或者说过去的那个名字被我舍弃了,从被送进福利院开始。

所以他给了我全新的名字。

灯,即使在黑暗中也能指引方向的存在。

看来这个名字是他早就准备好了的。


“我啊,最喜欢小灯的眼睛。”

他这么说过。

他说我的眼睛,和他最爱的人眼睛很像。

深邃的,却又是很明亮纯粹的绿。

我问他,他最爱的人在哪。

他没说话,只是带着我去了一个地方——墓园。

面对着一块石碑,他告诉我。

他最爱的人在这里,永远的沉睡着。

声线和平常截然相反,他的脸上,满是悲伤。

很神奇的,我不由自主的抱住了他。

“小灯啊,会陪着爸爸,不会留下爸爸一个人。”

当时是因为什么说出这番话的理由我也记不清了。

那次,他在我的面前落下了泪,只是,他是笑着落泪的。

他一个人面对着石碑聊了很久,脸上的表情也在不停的变化。

时而微笑,时而悲伤。

回家后他问我想不想知道关于那个人的事。

我点头,听着他叙述。

那晚,在温暖的黄色灯光的陪伴下,我们两个一夜没睡。


在这个开放的时代喜欢同性异性都是无关痛痒的事,只要幸福这就足够了。

这是前几日在杂志上看到的一句话,现在想想这句话说的真不错。


“小灯的名字啊,是因为亮每次都会和我在决斗学院的灯塔下聊天所以才想的。”

他说这是我的名字含义之一。

真是单纯啊。

有的时候不禁暗暗的在心里吐槽一下。

“但是真正的含义,是因为当我身处黑暗的时候,亮是我唯一的光,就像迷雾笼罩的大海上的唯一灯塔一般的存在,指引着我回到岸边。”

他说着说着,脸上不禁出现了笑容。

那是我迄今为止见过他最最温柔的笑,也是他所展露出的最幸福的笑。

他说,他从不后悔爱上那个人,爱上那个人是他今生最幸福的事情。


爸爸每半年要去参加一个聚会,据说是同学聚会。

而我也会跟着去。

他的同学们无一例外的,在看到我的时候都发出了类似的感慨。

“这孩子,眼睛真漂亮。”

我不反感,即使我知道他们是在说我的眼睛和“妈妈”很像。

“所以这就是我和亮的女儿哦。”

爸爸的回复,就是这么简洁,任性。

和爸爸相似的棕色头发,和妈妈相似的绿色眼眸。

“这就是上天给我的孩子。”

他这么说,也许真是命运也说不定。

在聚会上,我看到了一个半透明的人。

不,那也许不能被称之为“人”,应为那更像幽灵。

“你可以看到大德寺老师吗?”

穿着红色制服,有着水母头的大哥哥凑过来问我。

我点点头。

他的脸上出现了十分有趣的表情,他告诉我,那你也许可以看到别的东西。

丢下了这句不明不白的话后,下一秒就找不到人影了。

每半年陪爸爸去凑个热闹也是很不错的,至少可以知道很多东西。

比如爸爸有个妹妹,妈妈有个弟弟。

姑姑和舅舅,都是超级厉害的决斗者。

据说爸爸妈妈更厉害,不过我从来没见过爸爸拿出决斗盘。

KING吹雪,凯撒亮,决斗学院的“双壁”,决斗学院的奥贝利斯克蓝三天才之中的两人。

说实在的...藤原叔叔居然是三天才之一,明明看起来很弱气!

爸爸说他并不喜欢回忆,因为不管怎么算,双壁也好,三天才也好,都缺了一个人。

而我也闭口不提,和他聊聊未来就好了。


爸爸的生日,比妈妈早一天。

这也正是即使是寒冷的夜晚,他也回去墓园的理由。

“我要做第一个和亮说‘生日快乐’的人。”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像个小孩子,那么的任性。

也正是在我陪他度过的第三个生日的那一年,他收到了份礼物。

来自红衣服的水母头哥哥。

“吹雪桑,祝你和凯撒生日快乐!”

他笑着,笑的就像温暖的阳光一般。

递上的礼物,是一只鸟。

爸爸他笑着接过对方送过来的鸟,因为看起来是现抓的,所以没有笼子。

鸟儿很亲昵的,跳到了他的肩头,蹭了蹭他的脸。

也许在一般人看来是这样没错。

但是,在我的眼中却是另外一副景象。

看着我惊讶的表情,水母头哥哥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让他成为秘密吧。』

这是我们两个的约定。

在那之后水母头哥哥又神秘的消失了。

随后爸爸买来了一个鸟架,因为我拒绝让这只鸟进笼子,反正他也不会飞走。

爸爸很好奇的问我为什么,我给他的回答只有两个字。

“秘密★”


渐入梅雨季节,放学之后就乖乖的回了家,等着爸爸回来。

看着时钟的针划过了应该回来的时间点,就知道他去了那里,如果是工作的话他会打电话回来的。

突然开始下起的小雨,让我离开了沙发,拿起雨具准备出门。

“啾啾——”

当我在门口换鞋的时候,鸟儿离开了鸟架飞到我的肩头。

“不行啦,在家里看家。”伸出食指摸了摸他的小脑袋,“让你淋湿了就不好了。”

听懂了我的话一般,他飞回了鸟架,目送我离开。

撑着伞,在雨中快速的走着,不一会儿就到了目的地——墓园。

果然是个令人担心的蠢爸爸。

淋着雨的他,在和面前的石碑说着话,脸上的表情还是那么的温柔。

走到他的身边,轻轻的呼唤了他。

他抬起头来,揉揉我的脑袋问我出来的理由。

我理所当然的回答他是因为下雨了。

他放下花,接过了我手中的伞。

“亮,我明天再来看你。”

温柔的话语,就像轻柔的滴落在石碑上的雨滴一般,渗透着那无比的爱恋。


其实啊。

他牵起我的手,带着我回家。

妈妈已经回来了哦,就在我们的身边,和我们一起生活。

所以啊,爸爸,请幸福的生活下去吧。


[时间回溯-去年11月1日]

“叩叩。”从门口传来清脆的敲门声。

“小灯,去开一下门——”从厨房里传来吹雪的声音。

灯利索的蹦下沙发,一路小跑到门口开了门。

“哟,小灯。”

有着暖棕色水母头的少年站在门口,双手收在后面。

简单的和少年道了声早安后,小灯便撇了一下小脑袋对着房里叫到。

“爸爸,十代哥哥来了哦~”

“欢迎,十代。”吹雪关掉了炉子的火,从厨房里走出来。

“难得过来,要不要留下吃个饭?”

“吃饭就不用了啦。”少年摇摇头,然后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

“今天来是有更加重要的事情。”

似乎是猜到了少年前来的目的,吹雪的脸上浮现了浅浅的微笑。


“吹雪桑——”十代把收在背后的双手换到前面,打开了合着的手。

“祝你和凯撒生日快乐!”

在他手心里的,是一只鸟。

纯白的鸟,但是在翅膀的边缘和鸟尾处却是漂亮的蓝色,头顶则是深深的绿色。

颜色真漂亮。

这是灯的第一个想法。

但是接下来,景色开始在她的眼里变化。

“——!”刚想发出的声音,却被门口的人制止。

“嘘。”

十代故作神秘的,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灯欲言又止,最后只好乖乖的靠在了墙边。

鸟亲昵的蹭了蹭吹雪,吹雪也很开心的摸了摸它的小脑袋。

“那么我的任务完成啦★”少年看着一人一鸟的和谐场景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转身准备离开。


“就准备离开了吗?”吹雪询问。

“嗯。”他点点头,“因为旅程还没结束啊!”

“至少把这个带上。”吹雪一个箭步冲进厨房,又迅速的出来,将出现在手中的便当盒交给了十代。

“这是——”“炸虾。”

不等对方说完,吹雪就告诉了他答案。

“哦哦哦!吹雪桑谢谢啦!”

像得到糖果的小孩一样开心,他蹦跶了一下,然后向灯招了招手。

灯见状,走到他的面前。

少年俯下身,在女孩的耳边低语。

“让他成为秘密吧,这是精灵使之间的约定哦。”

女孩笑着点头答应了,在和门里的人一起向少年致谢并且告别后就回到了客厅。


“对了爸爸。”

“什么?”

“午饭....怎么办?”炸虾送给十代哥哥了啦午饭怎么办啊这个笨蛋爸爸!

“啊,等等。”糟了,貌似没想过。

“唔...拒绝拉面。”立刻的。

“好吧好吧。”缴械投降,“中午就吃蛋包饭吧。”

“好耶——★”

在叮嘱灯别乱来之后,吹雪就再次进入了厨房。

灯有些无聊的按着电视机的遥控器,最后还是把播放台停留在了[决斗联盟]专用台。


鸟叫声,吹雪不时发出的笑声以及清脆的金属敲击声交织在一起,意外的,显得特别温馨愉快。

回想着之前看到的场景,灯的脸上划下了泪水,但是她却是笑着的。


真的是...太感谢十代哥哥了。


悄无声息的,一个人,落在了木质的地板上,就像羽毛一样轻。

那个人,带着温和的笑。

抬起他的手,轻抚着爸爸的发顶。

他开口说话,虽然没有声音,但是从口型可以依稀辨别出他所说的内容。

『我回来了。』

接下来,那个人看向了我。

用着那和我相似的深绿色眼眸看着我。

『欢迎回来。』

我微笑着,无声的回答他。

『亮“妈妈”。』


好的!全文以上,就全部结束了——★

最后十代送给吹雪的鸟就是亮的转世。

关于这个梗还是从神幻拍档里想到的,米卡杰转世成为可爱的小龙陪在泰德身边,虽然很想让亮变成龙,但是考虑到现实问题...嗯,我们果然还是鸟吧(你)


总之感谢各位的阅读,以后有脑洞码好了也会拿上来分享的★


【谢谢观赏】


评论
热度 ( 12 )

© NightHare-夜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