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Hare-夜晴-

致力于搞事,从未被超越
如果消失不见了那么肯定是被三次或者游戏活动绑架了(
CP杂食,性向不挑,好吃就行x
涉猎范围广,最近在沉迷什么就写什么吧(大概
CP详情见TAG,一概不接受撕逼

【隼芋头】暖冬

●关于很久以前一个坑的补完

●CP:黑咲隼x游斗

●半架空剧情设定

●可能会略OOC请谅解


今年舞网市的冬天比平常来的都要早,而且冷空气来的特别快,明明只是十二月刚出头就飘下了纷纷白雪。穿着黑色斗篷的少年搓了搓手呼出了一口白气,昂起头用那清澈的黑色眼眸看着缓缓飘落下的白雪不禁裹紧了身上的黑色斗篷。

啊...看来得找个地方先避避,不然在和隼汇合之前我就要冻死街头了。

这么想着的游斗将口罩重新扣好,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向前走着。较厚的雪在他的脚下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游斗的脚步愈发缓慢,最后他在一个中心公园停了下来。

因为大雪的原因,现在的公园里连半个人影都看不到。游斗找了个相对避风的地方抱膝坐下,将身后的斗篷脱下来盖在前面用来保暖。就这样过去了大概十分钟之后,游斗的手脚渐渐恢复了一点温度。

他转头看向外面,依旧是大雪纷飞。

看来在雪停之前我还是先在这里坐着好了...

游斗呼出一口白气,然后麻利的把自己裹得更严实,毕竟以前在战场上也经历过下雪的冬天什么的,然后和隼还有琉璃以及同伴们一起生火取暖什么的......

想到这里游斗瞬间就低沉了下去。

现在所在的这个地方,没有隼,没有琉璃,更没有那些同伴,只有他一个人。

游斗是个不喜欢示弱的人,即使是这样寒冷的冬天穿着单薄衣服的他也不会说句“很冷”之类的话,他安静的坐着保持着抱膝的动作,看着白雪从天上飘落下来,然后和地上的雪白连成一片,白茫茫的仿佛看不到尽头。

一阵睡意袭上游斗的大脑,他的眼皮子也开始不争气的打架,再加上漏进来的冷风让他蜷缩的像只小猫一样,他无奈的表示有点扛不住了。

也许等我一觉醒来雪就会停了吧...

这样想着,他闭上了眼睛,渐渐陷入睡梦之中。


隼一言不发的站在落地窗前向外看了很久。

他现在所在的地方是赤马零儿给他安排的单人房间,因为安排的楼层相当的高,所以他只要站在落地窗前就可以看到舞网市的全貌。

只是——第一次看到白雪之下的舞网市。

建筑物都被厚厚的白雪所覆盖,再加上路上的行人又少之又少,整座城市都显得十分安静。但是在这寂静之下又潜藏着多少未知的危险又有多少人知道呢?

郁金色的眼眸折射出了旁人无法看透的光芒。平常穿在身上的紫色大衣此刻正安静的挂在一旁的大衣架上。上身一件单薄的赤色无袖高领紧身里衣显得和这个季节格格不入,但是在开了暖气的房间里反季节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如果不是和赤马零儿的契约阻拦的话现在就可以和游斗汇合了...

他攥成拳头的手握的更紧了,眉头愈发紧锁。

他还没有找到琉璃,也不知道游斗现在的情况,就暂时这样一个人独自在路上前进着。

和赤马零儿的契约,他不想把游斗牵扯进来,毕竟说到底他现在暂时成为了赤马零儿偌大棋盘上的一枚棋子,他不希望游斗也成为他的棋子或者是限制他行动的砝码。

前几日赤马零儿曾向他打听有关于游斗的情报,他当然是闭口不提。

赤马零儿想从他这里获得关于游斗的情报简直就是白日做梦,想都不要想。

他嗤笑了一下,然后转身坐在了沙发上,眉头略微舒展开来,郁金色的眼眸也渐渐的深沉下来。

今后的路,到底该怎么走,他最近在反复的问自己这个问题。

和赤马零儿的契约结束,有两个结果在等着他。

第一,也就是最好的结局,成功解救琉璃,结束契约,带着琉璃和游斗一起回到原来的世界整顿过安稳的日子。

第二,即使契约结束也没能成功解救琉璃,然后和游斗一起规划拯救琉璃的计划,再去救出琉璃。

两条路,对于他来说只需要一个结果,那就是救出琉璃然后三个人一起回到原来的世界安稳的过日子。

看似简单美好的愿望,却是如此的难以实现。

隼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叹息。

“叩叩叩。”干净利落的敲门声让他整个人都警惕了起来。

“谁?”他不愉快的开口。

“社长说有东西要给你。”

原来是赤马零儿身后的跟班么...

他站起身,走到门口打开了门,然后就看到中岛站在门口,就像一堵墙一样。

见房间里的人出来了,中岛也是利索的从西装的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递到隼面前。

“这是社长给你的。”

隼一言不发的接过信封然后准备关门。

“社长说,最近没什么事,你要是无聊的话可以出去走走,那个信封里装的卡上面的现金足够你用。”

象征性的点了点头之后,隼就关上了门。

看着那个信封隼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拿起了挂在衣架上的大衣,将信封随意的塞进了大衣的口袋里,关了电源之后就离开了房间。

既然可以出去的话,那就去找游斗吧,毕竟很久没见面了。


穿好大衣隼走出了房间锁好门便搭上电梯直达一楼。在走出自动门的那一瞬间室内外的温差让隼不禁倒抽一口气。

这该死的天气居然这么冷...

呼出一口白气,隼裹紧了身上的大衣,然后向前迈开步子。

不知道游斗现在在哪,这么冷的天那家伙不会冻着吧...

隼郁金色的眸子里此刻神色复杂。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他并不知道游斗在哪,只是怀着许久未见想见一面的心情离开了房间,就踏进了这白茫茫不知尽头的雪地。

在走了几步后隼突然停了下来。

等等...游斗那家伙过来的时候穿的是短袖单衣吧...糟了!!!

迅速的抽出别在腰上的决斗盘,隼拨通了许久未拨打的号码,然后他陷入了等待。

第一个没接通,第二个没接通,第三个还是没接通。

尽管如此,他还是不断重复的拨打着那个号码,伴随着耳边的等待的是脚下愈发加快的步伐。

该死的,游斗快接电话!!!


白茫茫的一片,就像自己在睡着前看到的雪地一样,看不到尽头。

不管怎样大声呼喊,回应的总是一片寂静。

除了自己以外,这里没有别人。

游斗向前迈出脚步,无目的的在这片雪白的地方前进着。

他走了很久很久,周围的景色还是雪白的一片,没有任何的不同。

啊...我到底走了多久呢?

游斗这么问自己,而当他准备继续前进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游斗...游斗...』

是谁在叫我?

『喂...!游斗你这家伙快醒醒!!』

好熟悉的声音。。。是——

“...隼...?”

勉强的睁开眼睛,Yuto看到的是一双写满焦急的郁金色眼睛。

看来面前的人是在雪中跑过来的,大衣还有头发上全是零零碎碎的白色雪花,至于为什么会找到自己,估计是身边一直叫个不停的决斗盘给他指明了找到自己的方向吧。

“隼...你怎么在这里?”他问面前的人。

“今天可以出来透透气,所以就出来了。”

真是随便的回答...

心里这么默默的吐槽了一下自己的队友,然后被他从地上拉起来。

“游斗怎么样,站的起来吗?”隼把游斗扶了起来,让他先靠在自己的肩上。

“...”没回答。

“游斗...?”

“我的脚...好像没知觉了...”游斗有些无奈的看着他。

“唉...”隼有点懊恼的叹了口气,“你这家伙怎么不找个好一点的地方避雪啊——”

游斗的脸上瞬间写满了惊讶。

“隼...你不冷么?”

“你先担心你自己吧。”隼搓了搓手呼出一口白气,“看你这样子的找个地方先取取暖才行。”

“但是要去哪?”游斗抓紧了身上的大衣。

“说起来赤马零儿给了我一张卡游斗”隼从大衣口袋里抽出了之前的那个信封,然后撕开取出了里面的卡。

“既然有资金那就一切好说了。”隼将卡利索的塞进了裤子的口袋里,然后——

“隼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脚走不动的家伙就不要多话。”隼左右张望着,然后抱着游斗拔腿向马路边大步跑去,然后拦下了雪天还在运营中的出租车。

“到附近最好的宾馆停。”把游斗安置好后,隼对着司机说出了这句话。

“呃...您确定?”司机有点迟疑的看着这两个刚上车的家伙。

明明是这么大的雪天这个人居然只穿着无袖...

“如果是车费的话就记在LEO公司社长赤马零儿的头上。”隼毫不客气的开口对司机说,“因为我现在没有零钱给你,如果你怕他不认账的话我可以给你一张单子让他买单。”

司机的表情很精彩。

“哦...好的,那请您坐稳了。”司机整理了一下心情,然后缓慢的重新启动了车子。

“麻烦你把暖气开大一点。”隼说完这句话之后车里立刻变得异常的暖和,感受到迅速上升的温度后,隼就靠在了后座背上。

“隼...去宾馆干什么?”游斗看着隼毫不客气的对着司机说了一番话之后问出了这句话。

“要先让你脱离低温状态。”隼给出了自己的答案,然后把自己的手放在了游斗的额前。

“然后等你低烧被攻克掉之后带你去买一套可以过冬的衣服,这么冷的天气你的那身撑不住吧。”

面对着隼所说的一番话,游斗没有做出回应,只是安心的窝在了披在自己身上的大衣里然后再度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这次,他做了一个和刚刚完全不同的梦。

这次的梦境,十分的温暖。


“唔...”

游斗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环视四周,自己已经不在出租车上了,而是在床上。

原来已经到宾馆了吗...

听到一旁的浴室传来不停的水声,以及从门缝里飘出来的水汽,游斗将裹在身上的大衣脱了下来然后下了床走到浴室门前。

“隼?”

“啊,游斗。”隼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休息的怎么样?”

“嗯,挺好的。”游斗靠在门旁的墙上,“隼,谢了。”

“说什么呢你这家伙。”略带笑意的声音参杂着水的声音,“我们是同伴不是吗?”

“嘛。”游斗耸肩,黑色的眼眸此刻十分安静,随后他突然开口说,“隼,在你来之前我做了一个梦。”

“...什么样的梦?”

“在一个看不到尽头的地方,一直,一直都只有我一个人。”

“不管我怎么呼喊,都没有人回答我。”

“直到。。。你叫醒——”“就算你睡的再沉我也会把你叫醒的。”

一只手落在了游斗的头上,狠狠的揉了他两下。

“隼。。。”游斗看着身后的人,然后被丢了一条浴巾。

“与其在这里站着,你不如赶紧去泡泡身子吧。”隼拿毛巾揉干湿漉漉的头,然后把用完的毛巾丢在了沙发背上,坐在床上,“水我帮你放好了,赶紧脱了衣服进去。”

“嗯。”游斗点头然后开始脱衣服。

刚脱下上衣的时候游斗就停了下来,他看着坐在床上的某人...

“隼,你盯着我看什么?”

短暂的沉默后,对方开口吐出了三个字。

“你瘦了。”

“......”游斗顿了一下,然后默默的——

“隼,你过来一下。”

“嗯?”隼起身走到游斗身边,刚准备询问他叫他过来干什么的时候——

“噗——”被对方腹拳一击!

“我天天在外面晃比起你当然瘦啊。”游斗一脸和善的表情收起了拳头,然后丢下倒在床上的隼,径自走进了浴室。


哎呀哎呀这真是个悲剧★


评论
热度 ( 13 )

© NightHare-夜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