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Hare-夜晴-

致力于搞事,从未被超越
如果消失不见了那么肯定是被三次或者游戏活动绑架了(
CP杂食,性向不挑,好吃就行x
涉猎范围广,最近在沉迷什么就写什么吧(大概
CP详情见TAG,一概不接受撕逼

【月歌战争】第一章 · Are You Ready?

让各位久等啦,现在为大家奉上圣杯战争的第一章!

还希望大家继续喜欢并且多多支持!

接下来就让我们看看圣杯战争的第一天所发生的事情吧——


It's show time.


————————————————————


[6:00]神无月家

 

“喂Archer——起床了!说好了今天要去搜集情报的呢!”

有着早起好习惯的少年神无月郁现在正站在自家Servant房间门口试图拉他起来一起出门。

“...嗯...郁君现在太早了别的Master都没起床呢...你要去晨跑的话注意安全...哈啊晚安——”有气无力的声音证明了房间里的人还没睡醒并且准备继续睡下去的打算。

“注意安全...就算你这么说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去注意安全啊......”郁有些烦恼的低头思考着。

他已经不是以前的“高中生神无月郁”了,他现在是“ArcherMaster神无月郁”。如果出去不做好防御的话万一被袭击就糟了...虽然这个时候算是“安全时间”吧。

“啊......好吧我起来......”有些无奈的声音传过门扉,紧接着门被打开了,“进来吧郁君~”

“...打扰——唔啊我们家之前有这么大的房间吗?!”“好了郁君快过来这些小细节就别在意了...~”

有些懒洋洋的声音从房间中间的大床上传来,昏暗的房间里那头白发依旧是惹眼的存在,金色眼眸半睁着让人想到了慵懒的猫,他一只手撑着脑袋看着自己的Master走到床边然后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

“早上好哦郁君,今天也是元气满满呢~”

“早上好Archer。”

“那么现在是要去晨跑吗?”

“是的。”

“这样的话就把昨天学习的东西复习一下吧。”Archer在被窝里挪动了一下然后把另一只在被子下的手抽出来在空中比划了一下,“魔术回路好比架设在人体的电路,回想我昨夜教你的,扣下电路的‘开关’,把你的魔术回路‘关闭’。”

“嗯...把身体里的开关调成OFF状态......”郁闭上眼睛开始想象,反复几次深呼吸后他再次睁开了眼睛。

“关掉了吗?”“不错不错,老师我很欣慰哦~”

Archer笑眯眯地点了点头,上下打量了一下郁的打扮后他缩回了被窝里。

“令咒也尝试着让它消失哦,就像你关掉魔术回路一样让它消失,然后出门记得多穿几件衣服,注意安全~”

“嗯我知道了,晚安!”

 

听着郁的脚步声越来越远Archer把双手枕在了脑下,看着天花板思考起了什么。

“嗯...要给我可爱的小Master一点小礼物呢...一会儿起来准备吧。”

 

“而且...还有老朋友要去看看呢......”

 

想到这里他的嘴角微微上扬。

 

“对吧,始?”

 

[7:45]师走宅

 

“驱大人请快一点再晚的话就要迟到了。”

“啊啊我知道了Berserker所以你不要再催了唔啊——!!!”

“...请您注意安全,您如果出了问题那么我会困扰的。”

原本以为自己要从楼梯上摔下来的驱摔在了一瞬间出现在楼梯下的Berserker怀里。

“啊,谢谢。”驱站稳脚后向面前的男人道了谢。

男人穿着浅色的西装,鼻梁上的黑色镜框给人一种安静的感觉,浅咖色的碎发则把他的轮廓变得更加柔和。

这样文雅的男人真的是Berserker吗?

“驱大人,该走了。”“啊好的!”

驱慌慌张张的抓起书包便冲向了玄关,而他身后的Berserker则是渐渐的消失了身影。

 

「驱大人,有事情呼唤我,我一直在您的身旁。」

「嗯好的!」

 

[9:30]小野警署

 

「Assassin汇报一下昨晚的侦查情况。」

「好的好的稍等一下,然后你把地图打开吧。」

黑月大坐在办公桌前打开了樱井市的全貌地图,手旁的一支笔突然凌空立了起来,并且在地图上开始进行标记。

「总结一下就是除了Archer以外的五位Servant我们已经掌握到了大概位置。以神谷川为分界线,Saber、Caster、Berserker以及我们在东侧,Lancer和Rider则是在西侧。」

「Archer找不到吗?就连Master都探知不到?」

「是的,没有任何魔术回路或者Servant的气息。」

「难道是还没召唤出来?」

「这个问题我想答案是NO,因为昨晚确实是七名Servant降临了,探知不到大概是别的原因。」

「嗯...好吧辛苦你了,回去休息吧。」

「好的Master,上班加油哦~」

 

Assassin的气息消失后黑月大则是叹了口气,他看着桌面上的地图有些发难。

对于他而言Assassin的确是一个得心应手的Servant,但是正面力量的不足也是事实。就算现在掌握了五个Servant的位置他也不能稳操胜券...因为Archer这个远程骑士太危险了。

 

“...看来得先除掉他才行。”

 

[12:00]卯月宅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新站在门口脱鞋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把鞋子摆放好进入了房间,看到了昨天才住进来的同居人。

“Saber,你会用灶台吗。”

“基本的操作方式我当然知道,比起这个还是赶紧来尝尝我的手艺吧!”

红发青年把锅里的东西装盘放在了客厅中央的桌上,然后对着新比了个拇指。

“Saber特制咖喱,请慢用~”

“在冰箱里帮我把草莓牛奶拿来。”

“这点至少自己去拿!”

Saber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把餐具放在了两个人面前后坐了下来。

“我开动了——”

“意外的味道很好嘛。”

“嘿嘿,这可是我的自信之作。”

“Saber你们那个时候就有咖喱了吗?”

“...你以为我是远古时代的人吗,我是近现代的人,所以当然有。”

“诶,是这样啊。”

“好了快吃饭吧,咖喱冷了就不好吃了。”

“哦,草莓牛奶。”

“...来给你,别再执着了!”

“谢谢Saber。”

“啊,没什么。”

“对了Saber。”

“这次又怎么了?”

“下次来做草莓牛奶味的咖喱吧。”

“没有这种东西你要毁灭世界吗你这个草莓牛奶星人!!!!!!”

 

[13:00]神无月宅

 

“我吃饱了,午餐十分的美味。”

“Archer今天把我房间翻乱的人就是你吧...?”

“是在说什么事呢我可爱的Master?”

结束了愉快的午餐时间,郁开始追问身旁的Servant关于今早的事情。

今天的郁一如既往的结束了晨跑,回到家进入自己的房间里面的景象却是令他大吃一惊。

“里面的东西都被翻的乱七八糟的然后你还一脸悠闲的说‘啊啊,很简单就能收拾好的’所以肯定是你干的吧!”

“我可是为了我可爱的Master出门不受伤而费劲了心思呢~”白发的Servant笑着打了一个响指,白色的冰晶从空中掉落在桌上变成了两件物品,“郁君居然这样责备我真是让人感到伤心啊。”

“诶是吗?”郁看着出现在桌上的东西一脸惊讶,“这不是我的运动鞋和手套吗?”

“现在是受过魔王大人祝福的运动鞋和手套哦。”“受过魔王...这个怎么听都不像是祝福吧。”

少年十分认真的吐槽着他的说辞,他拿起桌上的鞋子左看右看也没有发现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比起看的话还是穿上比较好哦。”Archer笑着站起身看着他,“去庭院里我教你怎么用吧~”

“啊?真的有魔法啊?。”郁拿起桌上的手套和鞋子跟着他一起来到了庭院。

 

虽然现在已经是十一月了,但是庭院里的景象却有些反季节。

 

“...Archer昨晚的后续你没处理好吗?”

“你说这些花花草草?过两天这里就会恢复到他们该有的样子还请不要担心我的Master。”

“昨晚你一出来整个院子都被冻住了真是吓我一跳。”

“没控制住力量真的是非常抱歉,我也是第一次作为Servant回到这个世界多多少少还有些不适应请谅解。”

 

郁一边换着鞋一边和Archer闲聊着。看着阳光下的Archer,郁不免觉得他有些耀眼。

 

召唤之夜,那耀眼的光芒消失后庭院里降下了片片冰晶,一身素白的青年站在法阵中央,金色的眼眸有种无形的魔力让人移不开眼,仿佛下一秒就会沦陷在金色漩涡之中。青年向前迈出了步伐,每前进一步地上便会绽开绚丽的冰簇。

青年在他的面前停下,左脚轻轻向后一滑,右手归于胸前左手收于背后,一个优雅完美的骑士礼。

他微微抬起头,微笑着问道。

 

“Servant Archer顺应召唤前来,请问你就是我的Master吗?”

 

一切都是那么完美,至少就第一印象而言。

少年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果然Servant本质还是人啊。

 

“郁君准备好了吗?”

“啊久等了。”

郁调整了一下鞋子和手套后走到了隼的面前,看着一动不动的他不禁有些疑惑。

“所以接下来要做什么呢?”

“在三分钟内跑到樱井中央公园怎么样?”

“哈啊?不不不隼老师你一定在开玩笑。”听到这里郁连忙摆手,“就算是坚持锻炼的我也需要十分钟才能到公园,三分钟怎么看都是不行的。”

“以前,不行对吧?”隼故意在前几个字上咬重了读音,他笑着指了指郁脚上的鞋。

“打开你的魔术回路,然后试着把魔力集中到脚部,想像自己就像踩着风一样前进。”

“嗯我试试......”郁快速的消化着隼所说的技巧,他摆出了预备跑的姿势。

 

开关ON,然后集中到脚底...像踩着风一样......?!

 

“隼、隼老师?!”“嗯嗯,不愧是郁君学的真快~”

“但是这跑的也太快了?!”“战斗的时候作为Master的你如果跑不快的话会有大麻烦的,所以这双鞋是专门用来增强脚力的鞋子哦~”

“但是这个速度太引人注意了!!!”“所以请在最快速度让人感觉在一瞬间出现在了中央公园哦~”

“那样更可疑了吧!!!!!!”

 

于是如风一般的少年就在一瞬间出现在了中央公园的广场上。

“呼...幸好这个时候没什么人。”郁环视四周没有发现人影稍稍松了口气。

“郁君表现的很好哦,老师我非常满意~”隼在一旁有些欣慰的拍了拍手。

“万一这个被一般人看到了怎么办啊?”“这个还请郁君在没必要的时候关闭魔术回路把它当做普通的运动鞋来使用就好了。”

“我知道了!”郁有点兴奋的跺了跺脚,这样的魔术道具他还是第一次拿到。

“接下来进行手套的教学吧~”“这个难道是增加手力吗?”

郁看着手上再普通不过的手套发出了疑问,但是既然隼说在这上面下了魔法那么肯定也有不少玄机吧。

“答对一半。”隼双手插在上衣口袋里有些悠闲地靠着栏杆,“郁君你还记得你的魔术属性吗?”

“我记得!”郁回答隼,“是风和水!”

“正解。”隼笑了笑,“所谓的风便是空气的流动,而水则是世间万物中存在的液体。那么我们来讲解一下魔术的基本操作但是——”

“这样理论化的继续说下去太浪费时间了。”隼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打了一个响指,一颗不大不小的冰晶便出现在了他的手里,“我们直接通过实践来学习吧,这样郁君上手也比较快。”

“好的隼老师!”

“所谓的魔术,就是魔术师对自己的属性物体下达命令来达到自己的目的。”隼看着跃跃欲试的郁进行了简洁的解释,“郁君对‘风’下达一个简单的命令吧~”

“命令啊......”郁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套思考了一会儿,随后伸出手。

 

“风啊,卷起旋风吧!”

 

“呼——”

话音刚落,郁的面前便旋起了一卷气流,慢慢地成型变成了一个小型旋风。

 

“啊成功了!”“不愧是郁君,很有天赋呢~”

 

隼拍手表示祝贺,紧接着他再次向郁下达了下一个学习目标。

 

“接下来抓住空气中的水分子让它们凝聚再一起落在你的手上吧。”

“嗯...空气中的水分子?”郁歪头思考着。

看着陷入思考的郁,隼不禁笑了笑,然后他将手里的冰晶抛了出去。

“来郁君,抓住它。”“诶?!”

郁有些慌乱的伸出手抓住隼抛过来的冰晶,然后一脸不解的看着他。

“抓取,成型。”隼笑着进行了下一步解释,“就像你接住我的冰晶一样,想象你是在抓取一些小球然后把他们汇集在一起最后在手上成型就行了。”

“哦哦,原来如此!”郁恍然大悟。

 

理解了隼所教的内容后,郁进行了第一次尝试。

这次的目标是“水”...那么......

 

“水啊,汇聚起来吧!”

 

郁的手掌上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汇聚起了一个馒头大小的水球,然后慢慢地落在他的手里没有散开。

 

“成功了!”“祝贺祝贺~”

 

隼有些欣慰的拍了拍手,然后他离开栏杆走到郁的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为了庆祝我可爱的学生学会了属性魔法的基本操作我们去喝一杯吧~”

“诶,但是隼老师我还未成年......”

听到郁的这句话隼不禁笑出了声:“郁君你是不是理解错了什么~?”

“诶?”被隼这么一问郁愣了一下,“喝一杯难道不是去喝酒吗?”

“嗯哼哼~当然不是。”隼哼出了愉快的鼻音,“风和日丽的下午当然是要一杯好茶啊,接下来可是Tea Time呢~”

 

“...糟了,我没带钱包出门。”

“没事没事我请客,好了我们走吧~”

“但这不太好吧......”

“没关系没关系,毕竟我可是郁君的爸爸妈妈认同的监护人兼家庭教师呢~”

“家庭教师也就算了监护人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嗯?那当然是因为我要保护郁君不被欺负呀,毕竟郁君这么可爱呢~”

“诶,我才不会那么容易被欺负!”

“这可难说了呢~”

 

两人有说有笑的走着,不远处的一个拐角则是有一个人压低了自己的帽檐轻笑。

「怎么了...?」

「Master,我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隔了数秒,脑海中的声音再度响起。

「...你去吧。」

 

[14:30]羽多野咖啡馆

 

“欢迎下次光临——”

有着一头金发的店员站在门口送走了上一批前来消磨时光的客人,他抬起头看着高高挂起的太阳不禁眯起了眼。

“春,11号桌客人点单。”“啊好的,我马上就过去。”

听到店长的传唤他转身回到了店里,在吧台上拿起MENU后来到了11卡座的位置。

“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呢?”

“嗯...这里的MENU也改了很多呢~”

“客人您是常客吗?”

“算是吧,但是我已经很久没来了。”隼把MENU上的东西全部扫了一遍后将MENU交给了坐在对面的郁。

“来一杯11月特供红茶,郁君需要什么呢?”

“诶...我看看......”郁拿到MENU露出了新鲜的表情,这可是他第一次来这种咖啡馆。

“不用考虑价格哦~”隼笑眯眯的看着他,“点你喜欢的就好了。”

“嗯...那就咖啡布蕾来一份吧。”

“一份特供红茶和一份咖啡布蕾。”店员记下了两个人所点的东西,与此同时在他的身上响起的鸟叫的声音。

郁的视线转移到他胸前的口袋上,从口袋里探出一个浅绿色的小脑袋,那只鸟正歪着头看着他。

“好了乖。”店员用食指轻轻地点了一下它的脑袋,小鸟则是亲昵的蹭了蹭他的手指。

“请您稍等片刻,一会儿会将您所点的东西为您端上来的。”

“有劳了~”

 

送走了店员后隼脸上一直挂着那种猜不透的笑容,这让郁感到好奇。

“隼老师,那个——”“郁君。”

隼看着他做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郁也理解了他的意思。

 

「隼老师,一定要采取心电交流的方式吗......」

「毕竟这家店不是一般的店呢...~」

「不一般?」

「有没有从刚刚那个店员身上感受到什么呢?」

「...和那天晚上隼老师出现时候一样的感觉。」

「聪明的孩子,他是Servant哦~」

 

“诶——?!”“客人请问怎么了?”

 

正在郁对隼的话而感到惊讶站起的时候春正好把他们所点的东西端了上来。

看着一脸和善的春,郁则是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然后坐了回去。

 

“如果还有什么需要的话请随时叫我。”“好的谢谢了~”

 

隼笑着目送春离开,郁则是有些郁闷的喝了一口刚刚端上来的咖啡布蕾。

 

「所以隼老师现在教我的是怎么分辨Servant吗。」

「半对。」

 

隼捏着银质的小勺轻轻地搅拌着杯中的红茶和牛奶,红褐色的茶水在白色的调和下渐渐变成了一种柔和的棕色。隼拿起杯子呷了一口茶,闭上眼睛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柔和起来,他的脸上出现了一种令人难以捉摸的笑,但在下一秒又变回了往常的笑容。

 

「郁君有没有感受到其他的魔力波动,就是比较特别的那一类。」

「嗯...吧台有一个很强的魔力波动,那是Master吗?」

「Bingo,聪明的孩子~」

「诶?!那我们现在岂不是——?!」

「光明正大的坐在别人的地盘光明正大地讨论着战略。」

 

虽然知道隼是个爱乱来的人但这也太乱来了。

郁看了看站在吧台里的青年,又看了看正忙于工作的春不禁产生了疑惑。

这些人参加圣杯战争或者被圣杯召唤而来的愿望是什么呢?

 

「对了隼老师我想问你点事情。」

「你想问什么,郁君?」

「隼老师的愿望是什么呢?」

 

听到郁的这个问题,隼先是顿了一下,然后他把茶杯放在了茶托上,双手十指相交撑在桌上,金色的眼眸微微眯起。

 

「我的愿望啊...那就是——」

 

[17:00]黑月家

 

“Assassin我回来了。”

“M、Master!”

正在玄关脱鞋的黑月对房间里传来的声音感到了疑惑,紧接着他看见一头金发的Servant出现在了自己面前正处于武装戒备的姿势。

“Assassin怎么——”“大,好久不见。”

正当黑月准备问清现状的时候,客厅里传来的一个声音打断了他。这个声音让黑月愣在原地,他的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他扔掉手上的公文包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Assassin直接冲进了客厅。

 

“...怎么可能...我一定是在做梦。”“这是现实,不是梦。”

 

黑月看着眼前这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有些不可思议。

 

“但是你,月城,你不是已经——”“在几年前死了,对吗?”

 

男人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脸上浮现一种复杂的笑。

 

“我现在是——”“Master他是Berserker!”

 

Assassin把黑月挡在自己的身后,天青色的眼眸里有着危险的光,手中的刀刃蓄势待发。

 

“没错。”月城没有否定面前Assassin的话,“我作为Berserker再次来到这个世界,来实现我的愿望。”

黑月看着月城一言不发,沉默了片刻后他的手搭在了Assassin的肩膀上。

“葵,听他说说他想干什么吧。”

“但是——!”

“我相信他。”

黑月认真的眼神让葵有些难办,但是既然Master选择相信他那也没辙。

“我去厨房了。”“辛苦了。”

看着葵解除武装走进厨房黑月不禁摇了摇头,他看着笑眯眯的月城更是叹了口气。

 

“坐下吧,今天你吓到我的Servant了。”

“那孩子警惕性很好,看来抽到了一个不错的Servant呢,大。”

“身为Berserker的你最不适合说这句话了。”

 

话说到一半,黑月突然停了下来,他看着月城欲言又止,然而当他下定决心准备说的时候被却月城制止了。

“不要让我听到你现在想说的话。”月城的脸上的笑容变成了苦笑,“那天我晚上是我自己的决定,我不后悔,即使我登上英灵座我也没有后悔我那晚所做的事。”

“...你真是一点都不给我一点机会啊。”黑月重重的叹了口气。

“我今早用网络调查了一下那年的的案子,解决了真是可喜可贺。”

“但是并不能让人开心。”

“我们都失去了很多,大。”

“是啊我们都是。”

 

两人的对话陷入了僵局,一种微妙的气氛围绕着两人。

 

“所以你今天来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呢。”

 

两杯热茶被放在了放个人面前的茶几上,月城抬头便看到了一脸不高兴的葵。

 

“不要抱有那么强的敌意啊Assassin君。”“我可不想被破窗而入的Berserker先生这么说。”

 

听到葵的这句话黑月差点被茶呛到,月城则是一笑而过。

 

“咳咳,先不管你是怎么进来的吧。”黑月把茶放下看着月城,“你今天来是有什么事情吗,看样子也不是叙旧那么简单啊。”

“当然是为了圣杯战争来的。”月城推推眼镜说道,“我今天来的目的是结盟。”

“结盟?!”

他这句话明显把葵吓到了,葵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你确定你要找的是Assassin而不是别的Servant?”“没错。”

月城一本正经的开始向面前的Assassin主从进行解释。

 

“第一,我身为Berserker正面进攻战力绝对不差,但是我不放心的是我的Master所以我需要有人帮我照顾他。”

“第二,我和大是旧识,我们相互知道底细,如果要结盟的话不论他是谁的Master我一定会先找他。”

“第三。”他故意停顿了一下,脸上的笑容让人感到有些诡异。

“你们会拒绝Berserker的结盟吗,Assassin?”

“你这是威胁Berserker。”葵冷冷地看着他,“如果你真心想和我们结交盟友的话还请说出真实的理由,前面两条也许让人感到合情合理但是第三条我绝对不会认同你作为盟友。”

“那么换个说法好了。”看到Assassin强硬的态度Berserker耸了耸肩。

“我作为正面战斗力量去威胁其他的Servant,然后你们负责进行最后的暗处击杀,怎么样?这个组合我想应该没有拒绝的理由。”

 

“...那么解释一下第一条理由吧。”在一旁沉默的黑月此时开口了,“你的Master究竟是有多弱才会让你不放心你的背后的?”

“大,我不能要求一个小孩子加入这种战斗。”月城叹了口气,“我的Master虽然也是魔术世家但是他们家已经隐退了,他对魔术一无所知更何况参加战斗,而且他才16岁。”

 

听到月城这么说黑月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对于月城来说这的确是个放不下心的事情,不论是作为Servant还是他自己本身的性格而言。

 

“那么第一条理由我接受了,Assassin你呢?”“...接受。”

 

“第二条我想应该是能够运用到实战里的理由了。”月城不紧不慢地说着,“我和大以前是搭档,双方的实力心里还是有个底的,而且我相信大你这次肯定是正面战力吧。”

“没错。”黑月向后一倒靠在了沙发背上,“我做正面诱饵去对抗他们然后葵在暗中击杀他们。”

“那么这就刚刚好。”月城双手合十,“我的Master交给葵君照看,然后我在正面战场负责你的安全,如何?”

“是个不错的提案...葵你怎么看?”“...你们这都快谈好了就差开打了还要问我的意见吗?”

葵无奈的摇摇头,看着Berserker他提出了一个疑问。

“你的愿望是什么,你来结盟的话前三条只是实际问题,我要你的真心理由。”

估计是没想到葵会问他这个问题,月城楞了一下,然后视线移向了眼前的茶杯。

 

“我生前和大作为搭档一起参加过许多任务,但在一次军火走私案里因为同伴的背叛而死亡这是我的结局。”

“那个时候我和大约好了回来的时候一起在满月下喝一杯酒,但是这个约定还是被破坏了。”

“所以答案很简单。”月城抬起头看着葵,“再看一次那美丽的满月,再和搭档一起喝一杯酒而已。”

 

...背叛啊......

月城的一番话让葵陷入了沉默,他下垂的双手紧握成拳,深呼吸后他定睛看着月城,向他伸出了手。

 

“我认同你了Berserker,接下来的战斗互相加油吧。”“十分感谢Assassin。”

 

[17:45]羽多野咖啡馆

 

「啊......感觉学了好多肚子饿了。」

「辛苦了郁君,学得很快哦~」

 

看着瘫倒在对面的郁,隼笑着按下了传唤铃。

 

“您好客人请问有什么需要吗?”春走过来询问他们。

“我想我们会在这里吃晚餐。”隼笑着回答他,“所以我们要追加点单。”

“好的请您稍等。”

“诶隼老师不能再让你买单了。”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啊,我可是郁君的合法监护人呢~”

“什么时候变成合法的了!”

“就在昨晚就是了哦~”

“啊,两位是亲子聚餐吗,请问需要什么?”

“啊不,我们是——”“儿童套餐两份~”

“隼老师!”

 

被隼耍的团团转的郁不禁有了一头撞死在墙上的想法,但是考虑到自己和店家还是选择吃空隼的钱包吧。

两人点完餐之后郁对隼发出了稍稍的抱怨,隼则是笑着就让抱怨飞过去了。

 

「对了郁君。」

「怎么了?」

「一会儿吃的时候要表现的自然但是速度还是要快一点哦。」

「为什么?」

 

隼笑着指了指郁的手表,看了看吧台那边后把视线移了回来。

 

「因为时间不等人啊,郁君。」

 

[18:00]避世时间结束,请各位准备战斗


第一章 · Are You Ready?

评论 ( 6 )
热度 ( 48 )

© NightHare-夜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