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Hare-夜晴-

致力于搞事,从未被超越
如果消失不见了那么肯定是被三次或者游戏活动绑架了(
CP杂食,性向不挑,好吃就行x
涉猎范围广,最近在沉迷什么就写什么吧(大概
CP详情见TAG,一概不接受撕逼

【月歌战争】第二章(上)

现在进行第二章的半更来回应大家的支持✧⁺⸜(●˙▾˙●)⸝⁺✧感谢大家的热情支持!也请继续期待下半部分的更新www
第一晚上的战斗正式打响,最终的胜者究竟是谁呢?

————————————————————

[11月1日18:30]羽多野咖啡馆

“我吃饱啦——”“补充了体力就好。”

Archer主从结束了今天的晚餐正在计划接下来的事情。

「隼老师接下来我们要去做些什么吗?」
「很简单的事情,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隼一边结账一边和郁进行着心电交流告诉他一些注意事项。

“今天没看到店长呢。”“您和店长是熟人吗?”
面对隼类似于闲聊一样的话语春则是提出了疑问,回应他的则是一个复杂的笑容。
“你帮我把这个交给他吧。”
隼从大衣里衬里拿出了一个信封交到了春的手上。

“麻烦你咯,店员君~”
“好的,请慢走。”

隼和郁一起离开了咖啡馆,隼站在店门前看着玻璃门另一侧的吧台笑着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中多了几分苦涩,眼里金色的光浮沉不定。
“隼老师,怎么了?”
“这应该是我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来这家店了。”
隼稍稍伸了个懒腰回答着郁的问题,随后他低下头在郁的耳边低语。

“我们被Servant跟踪了你知道吗我可爱的Master?”“?!”

听到隼的这句话郁整个人都打了个寒颤,但是他看着隼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倒是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是谁...?」
「这个气息只能判定他是三骑士之一,非Saber即为Lancer。」

隼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脸上的笑意加深。

“郁君,接下来会进行一段高空奔跑还请你抓紧我哦~”“嗯?诶——?!”

还没等郁反应过来隼直接把他打横抱起,一个箭步起跳后稳稳地落在了隔壁建筑的房顶上。
“隼老师你放我下来?!”“不行噢郁君对方已经追上来了。”
郁顺着隼的视线向后看去,只见一个戴着帽子的少年站在了不远处的房顶上,而且他也在看着他们。

“我们要开始追逐战了郁君你抓紧我。”“啊、好的!”

隼低声吟唱着咒语,冰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他的手上凝结最后变成了一根细长的法杖,而他身上的常服也变成了华丽的黑色礼服。

“从中午开始就一直跟着我们你也是不知厌倦呢。”
隼旋转手中的法杖,脸上的笑容开始变得危险。
“是时候送你点礼物了。”

旋转着的法杖周围出现了小型的水色魔法阵,法阵中飞出锐利坚硬的冰凌笔直地向着Servant的位置射去。Servant脸色一沉,他迅速地向后退了几步避开了前几发冰凌但是最后几发却打在了他的腿上,让他暂时无法动弹。与此同时Archer早已带着他的Master离开之前所在的房顶向更远的地方逃去。

“啧,麻烦!”

Servant摘下了头顶的帽子露出一头粉色的短发,粉色的眸子里此时写满了不爽。他双手向后用力一震身上的装束变成了战斗武装,出现在左手的长枪则昭示了他的职阶。冻住双腿的寒冰被他身上传来的魔力波动震碎,他脚底用力蹬地便立刻朝着Archer的方向追了上去。

「...注意安全。」
「Master你也一样。」

此时的Archer主从已经来到了樱井大桥的桥顶,但是隼没有停下的意思。他听到郁在他的耳边提醒对方已经追上来的时候再次向前方冲刺。现在正值人流高峰期在商业区进行战斗绝对是违反教会条例的,但是在繁华的东城区还是有人烟稀少之地的。
对于隼自身而言在哪里进行战斗都是一样的,但是违反教会条例所造成的后果如果要由他可爱的学生来承担那他是千千万万个不同意。

...那么就去那里好了。

跟在Archer后面的Lancer也没有丝毫的停顿,他一咬牙加快了自己的速度紧紧的跟着Archer。
...不行我的速度追不上他,要命那个家伙居然比我还快吗!
Lancer不免有些绝望的叹了口气,随后他停在距离Archer不远的居民楼房顶调整姿势高举手中的长枪,集中注意力进行瞄准后他便用力的将手中的宝具投射了出去!

“郁君,落地之后让你的鞋子带你跑起来,我们有麻烦了。”

隼眉头一皱,而郁也迅速的理解了他的话,就在隼把他放在另外一个房顶上安全着地后他调动身体里的魔力让自己快速的向另一个方向冲了出去。
看见郁安全的离开后隼迅速的转身挥舞起手中的法杖,连续五堵冰墙高高升起但是被直直飞来的长枪击碎。隼金色的眸子变得犀利起来,他开始吟唱咒文,周围的空气里迅速的出现了细小的冰晶并且范围在不断的扩大,而受霜冻影响长枪的速度开始变慢,但是也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难缠的宝具。”

隼高举手中的法杖在空中划下了一个圆形,水色的法阵在他的面前放射出耀眼的光,紧接着巨大的冰柱从法阵中喷涌而出与飞来的长枪直接相撞,硬是拦下了这瞄准着施术者的宝具。

“枪...Lancer君这可是盛大的欢迎会啊。”
“你这家伙,是Caster吗!”

紧追而来的Lancer将冰柱徒手击碎取回了自己的宝具,他看着不远处的隼提出了问题。

“我和你一样隶属于三大骑士。”隼笑着回答,“我是Archer,并不是Caster。”

“但你会使用魔术太卑鄙了!”“请称呼这为生前天赋谢谢。”

“算了管你是谁会干什么。”Lancer握紧手中的长枪摆出了战斗架势,“干掉你拿到圣杯就对了。”
“这句话还真是——”隼的眼里闪着寒光,脸上的笑容变得冰冷。

“不知天高地厚啊。”

[19:00]睦月宅

“Master有Servant战斗反应!”
“在哪里?”
“在我的工房范围内。”白衣的黑发Servant向自己的Master进行着情况汇报。
“在工房边缘的位置有两个Servant在进行战斗,按照魔力波动的判断是Archer和Lancer。”
“Archer和Lancer吗......”始从椅子上站起来思考着,然后他从抽屉里拿出一柄深色的扇子,这个举动反而让他的Servant惊慌失措。
“不可以,不可以!”他制止了自己Master接下来的行动,“始大人你打算自己一个人去Servant的战斗现场吗?那太危险了!”
“夜。”始看着他,“你不相信我的实力吗?”
“不,我相信始大人是Master中最强的存在。”夜收回了自己的手,“但是这还是很危险。”
“我不会一个人去冒险的。”始打开自己的衣柜在里面拿出了一套紫色的衣服,“在身为Caster的你工房做好之前我们不会贸然进攻,这是一开始就说好的。”
“...注意安全,有需要请叫我,我正面战力也不是0。”眼看拦不住自家Master,Caster也只能做出最大让步。
“我会和你共享视觉。”始拍了拍他的肩膀,“记得做好战斗分析。”
“请交给我吧,注意安全Master。”
“啊啊,我会的。”

[19:15]樱井市高空

“哇,没想到可以有在天上往下看的一天啊。”“海,注意安全别掉下去了。”
“我知道啦,又不是小孩子了。”海坐在鸟背上向下看去,虽然话是那么说的但是这是他第一次在高空看这个城市。
“你的表情怎么看都像小孩子啊。”看着海一副积极的模样,春有点哭笑不得。
“哇,樱井大桥在这个时候还真是车水马龙啊......没想到从上面看是这样的。”
“诶那个是小野病栋吧,我还记得第一次和泪相遇是在这个地方呢,真怀念啊......”
即使耳朵听着海在那里兴奋地说着下面的地名建筑,春也没有丢掉今晚的重心。他站在春告鸟的头顶往下看很快便找到了今晚的目的地,看着下面打得火热的Servant们他推了推眼镜。
“今晚先收集情报吧,我可不想在0情报的情况下和对方交手。”
“回去开作战会议吧。”
“海,这不是游戏。”
“我知道。”
海看着下面变得开阔的居民区眼神渐渐平静下来,他从口袋里拿出之前春递给他的信封,拆开拿出了里面的东西。
“我只是...又惊喜又害怕而已。”

【I’m sorry for waitting.】

此时Lancer和Archer正在进行激烈的战斗。Lancer舞动着手动的长枪对Archer进行着穷追猛打,但是Archer却是游刃有余地化解了他的攻击并且保持着和Lancer的距离。

“是时候让你停下了。”

Archer手中的法杖顶端发出了耀眼的光,从中快速地射出了无数冰凌碎片,而冰凌碎片的目标正是Lancer。
Lancer做出了防御架势但是他却万万没想到碎片瞄准的并不是他的要害而是他的脚,在对脚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他的脚被冰封,Lancer再度陷入了无法行动的困境。而Archer在这个时候准备趁胜追击,数个巨大的冰凌朝着Lancer的灵核方向直直地飞弹而去。
见此状Lancer快速的旋转起手中的长枪粉碎直击他的冰凌,他的原本空落落的左手此时出现了另外一柄短枪,他快速的利用这柄枪破坏掉脚下的冰封后再次向Archer的方向冲去进行猛攻。
而正当Lancer准备向Archer突刺的时候一个男人突然出现在了他和Archer中间并且轻易的挡下了他的攻击,这让正在交战的双方都为之一惊。

“你们很吵啊,这是扰民的知道吗。”穿着西装的男人脸上露出了一个为难的笑容,然而下一秒嘴角的弧度变得危险起来。

“把你们捏碎哦。”

“呼、呼——”
另一方面,已经离开了Servant战场的郁在和Archer取得联系报告安全后感受到了来自身后的视线。
他慢慢地转过身来,看见自己的身后站着一位打着雨伞的少年。
少年正若有所思地盯着他一动不动,这让郁感到了不对劲甚至是...有一点害怕。
那种仿佛是被人放在器皿里观察一样的感觉让郁浑身不舒服,虽然现在没下雨他却打着伞也非常的奇怪,但是他还是决定平复自己的呼吸后尝试着和少年打招呼。
“那个...你好?”
“......”
“我只是在跑步哦并不是在做奇怪的事情哦...”
“......”
“......”
“......”
...所以接下来要说什么。
阳光少年神无月郁碰到了人生中的难题,接下来他该说什么呢?
郁的视线移向了他手中撑开的伞,从外观上看是一把十分普通的伞,透明的伞面上印着冷色系的紫阳花,金属的伞柄上则是缠绕着很多紫阳花的胶带。
“你的伞,那个,很好看呢,不过现在没有下雨哦,所以也不需要打伞啦!”
话音刚落,少年便将伞收了起来,郁露出一副十分高兴的表情,毕竟这是他对自己的话有了反应的表现。
但是少年接下来的动作却让郁吓了一跳。
他右手举起伞,伞尖直指郁,放在口袋的左手则是放在胸前,他开口说道。
“水啊化为利刃,风啊收取温度,将水化为冰,刺穿敌人。”
随着少年的咏唱,周围的水开始汇聚最后凝结成冰,然后一齐向郁的方向刺去!
郁迅速地躲闪开来,或者说就算他站在那里冰刃也不会击中他因为——
“雷鸣!”
身后的巷子里迸发出紫色的电光将冰刃逐一粉碎,一个拿着警棍的男人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不愧是御三家之一水无月家的子嗣,魔术威力不容小觑。”
黑月擦掉了脸上的血迹,看起来是有没拦下的冰刃划破了他的脸。
“...啧。”少年皱眉,但是没有多说一句话。
“追逐战我想也就到此结束了直接正面较量吧,如何?”“...Assassin的Master么。”
“哦呀。”黑月的脸上露出了饶有兴趣的表情,“你发现了Assassin吗?”
“他进入了我的魔术陷阱而已。”少年平淡的陈述着,“至少在今晚八点前他的气息遮蔽都是没用的。”
“那还真是棘手啊。”黑月有些困扰的挠了挠头,“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这一手,我服了。”
但在下一秒他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手中的警棍迸发出了电光。

“那就更需要解决你了,Lancer的Master。”

“这个气息......”隼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Berserker么!”
“正解Archer。”月城拍拍手表示祝贺,“接下来的战斗还请两位多多小心了哦——”

“Lancer我们要先解决掉这家伙他太危险了!”“我也知道啊,Archer一起上!”

Archer敏捷地向后退了几步与Berserker拉开距离并且挥动手中的法杖发射出数枚冰凌破坏掉了Berserker脚下的地面,但是Berserker却稳稳地站在那里没有失去平衡。下一秒Berserker以魔力作为冲击向两侧发射,Archer迅速地闪避开才没有被魔力冲击打中,但是Lancer却没能躲过这一击。他被魔力冲击直直地撞到了墙上,胸腔内传来骨骼断裂的声音,Lancer咳出了一口血,左手的短枪发出了淡淡的粉色光芒,Lancer的脸色渐渐好转。他站起来擦掉嘴角的血迹,握紧手中的双枪向前一个箭步向着Berserker冲去。

“啊,是时候和你们认真的玩一下了。”“封锁住他的行动!”

Berserker笑着取下自己的眼镜收进上衣口袋,在下一个瞬间一股强烈的魔力波动从他的身上爆发出来,直接将Archer的寒冰锁链全部震碎。他发出了狂嚎,仿佛上一秒那个风度翩翩的男人都是幻影一般。他通红的双眼死死的盯着Archer,紧接着他就在下一秒跳了出去向Archer发起攻击。

“Archer封住他的行动!”“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Archer加快了吟唱速度,冰墙在他的面前升起又被Berserker一一击碎。弹射出去的冰凌对于Berserker而言只是小把戏,他毫无躲闪地被Archer的冰凌打中,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Archer的冰凌附带着冰霜魔术的残留术式,这让他的动作不得不慢了下来。而与此同时Lancer的枪尖已经到了他的身后。

“接下这一击然后死去吧Berserker!”

枪尖闪烁着猩红的光芒直直地朝着Berserker的灵核刺去,然而Berserker的速度却远远的在Lancer之上。他快速地向旁边闪躲,但是枪之英灵的名号岂是浪得虚名?
Lancer快速地反手一挑,长枪立刻转换方向刺穿了Berserker的左肩。鲜血染红了Berserker的肩膀并且还在继续的向外流着,Berserker眉头一皱迅速地向前冲去把Lancer远远地甩在了后面并在下一瞬间出现在了Archer的面前。

“Archer——!!!”“哇哦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让我也加入你们吧~”

「...Caster,你有什么想法吗?」
身着深紫色为主色调服饰的始看着下面正在激斗的三个Servant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
「如果Lancer和Archer今天能够解决Berserker那么对于我们而言既有好处也有坏处,因为说不定他们的下一个目标会是工房还没有完成的我。」
「虽然我不知道Lancer和他Master的想法但是Archer说不定会成为我们的友军。」
「您这份自信是从哪里来的...?」
「这个啊。」
始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他看着下面被Berserker的攻击逼至下风的白发青年更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是孽缘啊,我想就算再怎么样他也会来找我们闲聊的。」
一阵气氛微妙的沉默,始对Caster的这个反应感到了奇怪。
「...Master...那是......」
始看向令战局进入暂停状态的源头,一头红发的青年站在离下面三个Servant不远的地方。
「那是...Saber......」
Caster的声音里透露出了几分复杂,但是很快他想起了要告诉Master的另一件事。
「Master,在您现在位置的东北方向的一个空地处有着强烈的魔力波动,恐怕是Master之间的战斗。」
「那就让他们打吧。」
「但是在那之中有您之前让我注意的人,需要我过去吗?」
「...你过去观察一下,如果有人准备对他下手记得阻止他,我们不能失去那孩子。」
「遵命。」

“风,化为锁链困住他。”
少年平静的下达着一道道指令,周围的气流围绕着紧追而来的黑月大将他死死地控制在原地无法动弹,但是黑月大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
“水,刺穿他的身体。”“雷,拦截他的攻击!”
耀眼的雷光把水刃蒸发殆尽,而在这一瞬间黑月大也挣脱了少年的风魔术束缚,他全速朝着少年的方向冲来并且发动着土魔术试图困住少年。
“水,化解他的牢笼并且给予他重击吧。”
流动的水把少年整个人包裹起来化解了黑月大的土魔术,紧接着弹珠大的水球朝着黑月大飞射而去绕过他的防御机制直接给予他穿透伤害。
“水,爆炸吧。”
少年的手握拳,黑月大身上的伤口瞬间爆裂开,一片血雾围绕着他甚是骇人。
看着奄奄一息的黑月大少年没有继续下手的打算,而是准备转身离开。但是就在下一秒电流流走在黑月大的身体上,电流刺激着他的肉体让他重新站了起来并且在瞬间拉近了他和少年的距离。
或许是没想到这一招,少年快速地挥舞起手中的雨伞,无数的水弹朝着黑月大射去。但是黑月大敏捷的闪了过去,并且用雷魔术破解了少年的阵势。
“加固,伸长!”
黑月大对着自己的魔术礼装施展土魔术将原本只有一小截的警棍瞬间加长加固,黑色的影子来到少年的面前并且准备给他致命一击的时候,一直站在一旁观战的Archer Master动了起来。他如同踩着疾风一般瞬间冲入两个人的战局把少年打横抱起并且闪避了黑月大的攻击,脚底加速加速再加速,他站在了与黑月大相距十米开外的地方。
黑月大拧紧双眉瞪着刚刚冲出来的郁大声的问道。
“少年,你是什么人?!”
“诶?”突然被问到这让郁有点难办。
虽然自己的第一直觉告诉自己这个不速之客来意不善的时候自己就冲出去了,但是他还真没考虑过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嗯...这个嘛...”他思考了一下,“我只是路过的高中生?”
“刚刚那个速度不是一般人能达到的你少糊弄我!”看起来是因为自己的最后一击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不知名少年打断而十分不爽的黑月大连声音都拔高了几分,“你到底是谁?!”
“呃、这个。”郁开始犯难了。
要不要叫Archer过来呢?但是叫他过来的话就会暴露自己的身份这个是Archer提醒自己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做的。
那要怎么办呢......
“算了。”像是放弃思考一样,黑月大再次摆出了攻击的架势。
“你如果打算妨碍我的话就一起处理掉。”
“停手吧Assassin的Master,我是不会让你这么做的。”

这是Lancer和Archer第二次听到有人要加入战斗了,虽然战局让他们两个人暂时站在了同一战线,但是这个新加入的就不一定了。
万一他要和Berserker一组呢?
“哇哦......”隼故意做出了十分惊讶的表情,“这不是Saber吗,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当然是你们打得热闹把我吸引过来了啊。”Saber的脸上露出了痞痞的笑容,“身为三大骑士真是狼狈啊Archer。”
“你试着和Berserker打再说这句话吧。”隼借机挣脱了月城的控制跳到了不远处的空地上,“所以你现在打算怎么做,和Berserker联手吗?”
“我为什么要和那种蛮干的家伙一组,那样只会让我品位下降。”Saber翻了个白眼,他推了推头顶的帽子,手握住了腰间武士刀的刀柄,脸上出现了坏笑。

“当然是单挑你们所有人啦!”

第二章·NEXT STAGE(上)

评论 ( 7 )
热度 ( 46 )

© NightHare-夜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