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Hare-夜晴-

致力于搞事,从未被超越
如果消失不见了那么肯定是被三次或者游戏活动绑架了(
CP杂食,性向不挑,好吃就行x
涉猎范围广,最近在沉迷什么就写什么吧(大概
CP详情见TAG,一概不接受撕逼

【Fate/Full Moon】第二章(下)

现在进行第二章下半部分的更新,让大家久等啦。
终于为这部文想了个名字,感谢一起辛勤动脑的 @咖啡来一杯 一起想剧情一起看roll点真的是很有趣23333

面对棘手的Berserker和突然加入战斗的Saber,Archer和Lancer将会怎么做呢?而另一个战场的Master们又会如何进行自己的战斗呢?
战斗之夜,明月将染上鲜血。

————————————————————

[11月1日20:00]小野商店街的某栋高楼楼顶

「阳,我就位了。」
「啊是吗,那就试着狙杀掉附近的Master吧,Servnat们交给我就好了~」
「那也等我找到目标再说。」
新来到了附近一栋较高居民楼的顶楼天台,他将身后的包取下放在地上,拉开拉链里面有一把装有消音器的漆黑的狙击步枪。
他把弹匣取了出来,往里面填装着银色的特制子弹,再把弹匣重新装回了枪内确认无误后他来到了天台的边缘。
「你那边有谁?」
「啊?有Archer、Lancer和Berserker,看现状是Archer和Lancer准备联手搞定Berserker,但是现在一副狼狈样子真是让人难以信服。」

那么周围最少有三个Master......

新切断了和阳的心电交流开始专注于自己手头的工作。

以自己现在的位置定位的话......Saber他们的战场在十一点位置附近。
...居然在睦月和霜月两个御三家的本宅中间打架,也是很有想法啊这些Servant。
西北方向确认没有目标,那么换东北...嗯?

他对着瞄准镜寻找自己的猎物,扫过了熙熙攘攘的居民区和商业区,在两点钟方向发现了目标。

那个位置是花江公立中学的教学楼楼顶...?
嗯...金发...看起来还只是个16岁左右的少年......

他稍微迟疑了一会儿,但是看着瞄准镜中的少年正在看着Berserker那边并且十分紧张的样子看样子是没错了。
那么还有Archer和Lancer的Master不确定位置,不过解决了Berserker也是件好事情吧。
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开始全神贯注于校准。
不得不说那一头金发在黑夜中真的很惹眼啊,要怪就怪这难为人的战场吧。
在心中替少年祷告了之后,新的手指扣上了扳机。

锁定目标,扣下扳机。

师走驱现在正在为Berserker忐忑不安中。
虽然他知道Berserker很强,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了。
他握紧了手中的东西拿捏着使用它的时间。
月城先生...请加油!

“危险。”

驱被一个突然出现的人推倒在地,就在他坐在地上的下瞬间一个东西在他的面前穿过直接打在了墙上留下了一个很深的凹槽。

如果他刚刚还站在那里的话......

驱想到这里不禁冒了一身冷汗,他咽下一口唾沫看着刚刚把自己推倒在地的人感到疑惑。
推倒他的人穿着黑色的斗篷,兜帽被压得很低以至于看不清楚他的脸,但是几抹显眼的金色还是让驱注意到了。
“那个...谢谢。”“不谢。”
葵看着存活下来的驱不禁松了口气,如果自己的反应慢了的话恐怕他就会被狙杀吧。

那么狙击手在哪呢?

他顺着子弹的射击轨道向斜上方看去果不其然的发现了狙击手,而对方也看到了他。
如果有人现在能看到葵脸上的表情的话一定会觉得十分复杂。
那种交织着怨恨、悲伤和怀念的表情,痛入骨髓的感觉。

“...不可能...怎么会在这里遇到他。”
他喃喃自语,声音里杂糅着他此刻的复杂情绪。
“新......”

“要撤退了。”
在瞄准镜里和突然出现的Servant对上眼的时候新便做好了撤退的打算,他快速地收拾好东西来到楼下,掏出摩托车的钥匙发车径直往反方向驶去。

「阳,这边狙击失败了,Berserker有盟友,注意安全。」
「诶,好吧,剩下的交给我好了,你先去汇合地点吧,注意安全。」

Saber的加入让原本紧张的战局进入了僵局,四位Servant站在不同的四个地方观察着对方的行动,如果有人率先行动的话战斗会再次被拉响。
或许是被Saber的挑衅所刺激,Berserker紧握的双拳骨骼噼啪作响紧接着在下一秒他冲了出去,但目标却是刚刚挣脱他控制的Archer。然而就在这个时候Lancer提着他的长枪一个箭步冲刺到了Berserker的背后。
当然Saber也没闲着,他和Lancer同时冲了出去,但也许是他的挑衅没能让Lancer把他归为友军,就在Saber即将靠近Berserker的时候,Lancer当即枪尖落地划破路面,一时间飞沙走石妨碍了Saber的视野让他在一瞬间迷失了方向。
看着Berserker迎面朝着自己冲来,Archer立刻释放出了无数的冰凌进行攻击,但是冰凌都被Berserker躲闪未能击中。Berserker的脸上带着残忍而疯狂的表情,但是他并没有看见Archer惊慌失措的模样。

“我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啊。”“喝啊——!”

枪尖划破空气径直刺穿了Berserker的左胸腔,枪之英灵的脸上带着胜利的表情,他用力地挑起手中的长枪把Berserker甩到空中并且给予了他近乎致命的第二枪,鲜血在空中飞舞散落一地,Berserker的左胸血流不止。他捂着自己的伤口重重地落地,紧接着Saber再次向他冲刺准备给予他致命一击的时候一声叫喊从不远处传来。

“星星啊,请赐予Berserker胜利的光辉吧!”

一个金色的六角星在Berserker的头顶炸裂开来,在下一瞬间Berserker身上的伤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并且他迅速地稳住了自己的身体,拦下Saber的攻击后将他打出几米开外。见到这个情形,Archer和Lancer不禁咋舌,脸上的表情多了几分沉重。
正当Saber准备喘口气的时候,他的脚底绽放出了冰冷的白色光芒。
“冰之锁链,困住他!”
施术者正是不远处的Archer,也许是Saber这个不稳定因素不能让他和Lancer很好地进行连结攻击所以才打算困住Saber的吧。
冒着寒气的透明锁链从Saber的脚底飞舞而出将他死死地捆住,正在此时Saber的身上传来了一阵猛烈的魔力波动,淡紫色的眼眸此刻染上了一层深邃之色。
“不要小看我啊!”
剧烈的魔力波动扩散开来将Archer的冰锁冲散,Saber身上的装束变成了白色的和风战斗服,一件浅葱色的羽织落在了他的身上。Saber脸色一沉,他握紧了手中的刀,脚底用力一蹬便直线冲了出去。

“Berserker!!!”

刚刚那一击让Saber彻底的愤怒了,而面对冲来的Saber狂战士也没有打算手下留情,他握紧了拳头直接对着挥刀而下的Saber肋骨处用力的一击。Saber咳出了一口血但是他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下,紫罗兰色的眼睛里有着诡谲的光,紧接着他挥刀的动作瞬间换为突刺,泛着冷光的刀刃直接刺穿了Berserker的胸膛并且刺伤了他的灵核。被Saber伤及灵核的Berserker爆发出了愤怒的咆哮,他直接反手给了Saber一拳把他打进了墙面。被重击的Saber硬生生地咳出了一口黑血,他一只手捂在刚刚被Berserker攻击的地方,被打得有些破烂的羽织也渐渐恢复完好,若是没了这件羽织Saber恐怕是直接出局了。
另一边也没有停下对Berserker的攻击,Lancer拿着自己的枪在Archer的掩护下再次向Berserker发起进攻。也许是摸清楚了Lancer的战斗套路,Berserker这一次避开了Lancer的枪尖并且迅速地破坏掉了他脚底的地面。Lancer在这一瞬间失去了平衡,而这成为了Berserker攻击他的绝佳时机。

“枪兵,这是给你的还礼。”

他聚满魔力的拳头直直打在了Lancer胸口上,Lancer一声闷哼被打出了几米开外。Lancer单膝跪地,长枪支撑着他摇摇晃晃的身体没让他倒下但是咳出的血染红了地面,短枪再次闪现淡粉色的荧光,光芒在他的身上开始汇聚治疗着Lancer的伤口。只是这次伤情过重,治疗恐怕需要一段时间。

“Lancer辛苦了!”

一直在进行干扰的Archer转换了自己的阵势,他挥舞起手中的法杖,寒冰制成的枷锁死死的将Berserker困在原地。见狂战士还未屈服,Archer则是重重地挥下法杖,一个巨大的冰柱砸在了Berserker的身上让他不能动弹。鲜血被冰霜凝固,地面已经无法分辨出原本的色彩。

“到此为止了,Assassin的Master。”
一阵旋风卷起一片红叶,在红叶之中出现了一个少年的身影。黑发的Caster看着面前已经伤痕累累的黑月大闭眸叹息。
“Master在Servant面前毫无胜算,你撤退吧。”
“...Caster么。”看着出现在面前的少年黑月大收起了自己的警棍。
“你和Lancer联手了么?”
“没有,只是那个孩子是我的Master的保护对象而已。”
Caster不紧不慢的解释道,蓝色的眸子里是平静的光。
“...真是大意了,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黑月大拍了拍身上的灰,转身准备离开。
当他准备向前迈出一步的时候却又停了下来,他看着站在Caster身后的两人冷冷地说道。
“下次见面你们就等着吧。”
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了远方,见此状郁倒是松了一口气。
但是接下来Caster却对他发出了之前相同的疑问。
“你是谁?”
“诶,我吗?”
郁看着Caster愣了一下。
面前的这个Servant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所以可以告诉他吗?
“...谢谢。”一旁的少年微微颔首向Caster表示谢意。
“不客气,Lancer的Master。”夜微笑着对他的感谢作出了回应。
他看着一脸和善的Caster最终还是决定问出这个问题。
“那个...Caster先生,问一下你的Master...是谁?”
“有什么事情吗?”
“因为我在找一个叫睦月始的Master,有件东西想交给他。”
郁十分直率的回答了他,视线也没有丝毫躲闪。
夜在郁的话语和他的神情里没有感受到恶意,于是思索片刻后点了点头。
“我的Master就是睦月始。”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在一旁沉默着的少年就明白了一切。
“...下次就不要救我了,反正救我也不是为了这条命。”
“真是不留情面啊......”Caster有些苦恼地思考了一下,“不过就算始大人没有这番准备你也注意安全吧,为了自己活下去还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谢谢忠告。”
“那么少年。”夜的视线移向郁,“你说的是什么东西呢?”
“Ar——不,是霜月隼。”郁摇摇头,“霜月隼有东西要交给睦月始。”
“霜月家的?”这句话让两个人都多少惊讶了一下。
“嗯。”郁点点头,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信封递到了Caster手里,“他说请把这个交给睦月始先生。”
接过郁递来的信封,确认了这只是一个普通的信件后夜答应了郁的请求。
“那么再会了,Lancer和Archer的Master。”
夜的身影消失在了旋风之中,只剩一地落叶。

“诶,我暴露了吗?”
“...嗯。”
“啊,你终于理我了。”
“刚刚,谢谢,我走了。”
“没事啦,我怎么能看着你被欺负呢!”
“那么我走了......”
“等等!”
郁拉住了准备离开的少年的手,少年转过头来看着他。
“怎么了?”
“我是神无月郁,你叫什么?”
“...水无月泪。”
“泪,下次如果需要帮忙的话就找我吧!”
“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因为啊。”郁一本正经地回答他,“总感觉放不下你一个人啊,太危险了。”
被郁这么一说反而让泪有点惊讶。
眼前这个年纪与自己相仿的Master居然在圣杯战争中主动提出了要帮自己。
“...你先尽力活下来再说帮我的事吧。”
他抽回了自己的手,然后打开了雨伞慢慢的离开了这里。
目送泪的远去,郁看着自己还在颤抖的双手,虽然感到害怕但是他没有退缩,并且做到了自己想做的事情,这就足够了。
他看着自己刚刚拉住泪的手然后紧握成拳,准备和隼汇合。

“Archer快给他最后一击!”
Lancer使劲浑身解数向Archer喊道,而Archer也正有这个意思。
“恐怕是不能给你们这个机会了。”
一个冰冷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冰蓝色的雷光直接从天而降击碎了囚禁Berserker的冰牢。
一个黑影出现在了Archer和Berserker的中间,他手持双刀而刀尖正指着魔力已经快见底的Lancer和Archer。
“...Berserker的盟友就是你吗Assassin!”
Saber用刀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大声质问对方。
“是不是对于你们而言有什么区别吗?”Assassin冷冷的回答,“你只要知道我是你们的敌人就可以了Saber。”
他快速地向后退了几步把重伤的Berserker扛在了肩上,看着狼狈不堪的三大骑士露出了嘲讽的笑。
“看来Berserker让你们很难办啊,下一次应该就是你们的死期了。”
“别想走!”
“狼狈之徒,还逞口舌之快。”
Assassin的刀尖划出冰蓝色的光辉把他跟另外三人分开,他背着Berserker迅速地离开了现场,只留下Saber、Archer和Lamcer在狼藉的战斗现场。

“...追不上了。”隼靠着墙滑下,“不幸中的万幸吗,那个Assassin居然没杀我们。”
“也许他在怕我们!”“Lancer说这话之前你先好好治疗一下,小心三天不能动。”
被Archer这么一说Lancer直接靠着墙坐下了,他的皮外伤已经痊愈了,剩下的就是骨骼内脏的伤势还未治疗完成。
“我说你们。”Saber看着他们俩,“为什么会突然统一战线啊。”
“当然是要先联手除掉Berserker才能继续一对一的决斗啊!”Lancer说的理所应当,而Archer则是笑着摇摇头。
“狂化的Berserker一个人单挑胜算太小,况且Lancer也有那个意思,所以何乐而不为呢?”
“你们倒是也一致对我。”“还不是你说要单挑所有人。”
“啊啊今晚失策。”Saber解除了身上的武装,他拍拍身上的灰准备离开。
“下次再会吧Archer、Lancer。”

看着Saber离开,隼也没打算继续坐着了,因为郁从另一个拐角跑了过来。
“Archer——你怎么伤的这么重?!”本来笑着和他打招呼的少年在看到一身狼狈的他之后脸上出现了慌乱的表情。
“还好没被Berserker正面打中啊。”隼身上的礼服变成了他今天穿的常服大衣,“打中了的话还请郁君拨打急救电话把我抬去医院吧~”
“请不要在这个时候开玩笑。”
“我可是认真的。”
看着郁一脸担心的表情,隼败退下阵来,他笑着摇摇头拍了拍郁的后背。
“好了好了我们走吧,晚归的话就不是好孩子了呢郁君~”
“诶,但是那边——”
“Lancer君的话一会儿他的Master也会来的就别管他了,Lancer君保重哦~”
“Archer你这家伙——!”

“Lancer。”

正当Lancer准备回嘴的时候Master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啊,Master。”
“辛苦了,受伤严重吗?”
“啊,我想回去要歇一会儿了。”
“那么走吧,恋。”
“好的!”

“哈啊......”
一直站在房顶的始看见下面散场了也不禁松了口气。
没想到这次的观战收获颇多,收集到了不少Servant数据和宝具信息,回去得好好的做一次总结了。
“Master。”
夜出现在他的身后,他转过身视线落在了夜手中的信封上。
“这是什么?”
“Archer的Master要我转交的东西。”
“......”
始看着信封思考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接过信封拆开把里面的内容大略的浏览了一遍。

“Master...?”
“隼......真是命运作弄人啊。”

手中闪现的紫色雷光直接把信件烧成灰烬随风飘去,看着飘去的灰烬始脸上的表情有点复杂,渐渐地转变成了一抹苦涩的笑。

“我们回去吧Caster,今晚的战斗结束了。”
“好的。”

[11月1日21:30]第一夜战斗结束
教会记录:无死亡Master/Servant

第二章·NEXT STAGE(下)

评论 ( 9 )
热度 ( 33 )

© NightHare-夜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