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Hare-夜晴-

致力于搞事,从未被超越
如果消失不见了那么肯定是被三次或者游戏活动绑架了(
CP杂食,性向不挑,好吃就行x
涉猎范围广,最近在沉迷什么就写什么吧(大概
CP详情见TAG,一概不接受撕逼

《Fate/Full Moon》第三章

《Fate/Full Moon》第三章更新。
缓慢流动的第二天避世时间...真的是非常缓慢呢(笑)不过很多东西都会渐渐的在大家面前展现,也请继续期待www
@咖啡来一杯 一起想剧情辛苦啦!修修补补真的超级感谢,很多地方都迷之契合真的超级棒啊my挚友x

经历战火后的第一天,日常的轨迹还未偏离。
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

———————————————

“【——】,我将册封你为我的骑士,我赐予你光辉,而你将用你手中的剑守护这份光辉,破除阻挡在我面前的黑暗。”
“遵命,我的王子。”
......
“为什么!!!你为什么——?!”
“您不适合继续坐在王位上了,我相信这是正确的。”
“...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你这个叛徒!!!”

[11月2日6:00]师走宅二楼客房

“...梦么?”
黑月大有些恍惚地看着自己的手,刚刚的梦让他惊醒,他四处看了看并没有看见第二个人的存在。
他慢慢地抬起手放在额头上叹了口气,现在他浑身缠满了绷带,随便一动便是一阵剧痛。
昨晚太拼了?但是那是个解决掉Lancer组的绝好时机,如果不是那个少年......
想起昨晚的事黑月大顿时感到了不甘,如果不是Caster和那个少年的干扰他就成功了。
算了,当个经验收下吧。
他看着深色的天花板回想起昨晚的梦,陷入了沉思。
刚刚那个梦境...是什么?
那个王子...好像是Assassin?那个骑士又是什么人?他背叛王子的理由又是什么...?

“Master,醒了吗?”

敲门的声音响起,Assassin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啊,醒了。”

黑月大从思考中回到了现实,也许刚刚的事问自己的Servant才能知道真相,但对于Assassin而言肯定是不愿提起的过去吧......

“失礼了。”
推门而入的金发少年看见黑月的脸色恢复了很多而松了一口气,他走到黑月旁边坐下。
“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能起来吗?”
“...我想我需要点时间起来,月城那边怎么样了?”
“Berserker的话已经痊愈了,令咒的恢复力和这里的灵力浓度一晚上足够了。”
“是吗......”
听到葵这么说黑月不禁长舒了一口气,同时一种包含愧疚的复杂感情在他的心底升起。
现在的月城和他已经是不同的存在了,他这个伤势至少要修养一天才能动,而月城只需要一道命令便可恢复了。
...要放弃这个机会吗,错过了这次也许就再也没有办法说出那句话了。

“唉......”
“Master,有什么烦心事吗?”
“没什么,我一会儿就下去吧。”
“注意安全。”

[7:00]师走宅一楼

“早上好Master。”
“早上好,月城先生!身体怎么样了?”
“已经痊愈了。”看着蹦哒到餐桌旁的驱,月城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让您费心了。”
“我也想为战斗的月城先生做点什么。”驱拿起桌上的吐司吃了起来,咬下去的第一口他的眼睛就亮了起来。
“啊这个吐司超级好吃!”“Assassin君手艺很好呢。”
看着吃的一脸开心的驱,月城笑出了声,把纸巾放在了他的面前后他就坐在了他对面的位置。
也许被这个少年召唤出来并不是件坏事,除开自己对圣杯的执念,他仍然是个值得他去守护的Master。

[11月1日 23:00]师走宅客厅

“月城先生!”
看着浑身是血的月城,驱一下子慌了神,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在他的心底升起。

“Ma...ster...抱歉。”“道歉什么你做的很好了!我现在给你止血!”

驱手忙脚乱地搬来了急救箱,绷带拆了一卷又一卷但是仍未见月城的伤口有好转的迹象。

“为什么不能止血?!”

“恐怕那Lancer的宝具上面有诅咒。”在一旁沉默的葵突然开口,“给伤口下了流血诅咒,无法止血。”
“难道要一直这样流下去吗!”驱急的眼眶发红,他看着葵有些激动,“同样身为Servant的Assassin先生一定知道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吧!请告诉我好吗,我不想让月诚先生就这样死掉!”
“那你先冷静下来。”葵的双手搭在了驱的肩膀上,他认真地看着驱开口问道,“你真的想要救他吗?”
“那当然!”驱回答的不假思索,“我不想让月诚先生在这里结束他的梦想!”

“那就抬起你的左手,然后——”“葵,你要让他用令咒吗?”

在一旁看着的黑月询问道,对于他的询问葵的回答是这样的。

“流血诅咒只有EX级别的治愈魔术或是三个施术者同时释放A以上的治愈魔术才能破解的存在,现在的我们不具有前面两个条件,所以我们剩下的就只有圣杯赋予的三条令咒这个选项,令咒的存在就不需要我解释了吧Master。”

“...化不可能为可能么。”黑月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然后他看着驱,“知道怎么做吗?”
“呃,下一道命令就好了?”“是,开始吧。”
失血过多的月城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现在的一分一秒都是十分宝贵的。
驱抬起自己的左手,三道红色的印记浮现在他的手背,他大声的开口命令道。

“以令咒之名下令,Berserker恢复到全盛状态吧!”

一阵柔和的光浮现在月城的身上把他包裹起来,血液停止了外流,身上伤口开始逐渐愈合,就连因为战斗而破损的衣服也被修复完好。光芒渐渐散去,月城的脸色也恢复了正常,慢慢地他睁开了眼睛。

“月城先生!”
“Master让您费心了。”

月城接住了飞扑过来的驱,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他摸了摸驱的头但是驱却没了反应。他仔细一看,原来他的小Master已经睡着了。

“魔力透支了吧。”
“应该是,毕竟没有经过正式的训练,想自由地收放魔力很难。”

月城和黑月相视一笑后,他抱起驱把他安置在二楼的卧室。但回到客厅后,他却看到了黑月倒在沙发上痛苦地喘息。

“大——!”

[11月2日7:30]师走宅门口

“Master真的不需要我陪着你去学校吗?”
“学校又没有坏人也没有Servant啊什么的,月城先生就在家休息好了。”
“那放学我去接你吧,关于这一点我是不会退让的。”
“啊...但是我不知道能不能准时放学。”
“没关系,我会去接你的。”
“那就麻烦你啦——唔啊要迟到了!!!我先走了!!!再见!!!”
“注意安全啊Master,有危险的时候请务必召唤我哦。”

看着一边答应自己一边匆匆忙忙跑下坡的驱,月城脸上的神情有些无奈,随后便折回了屋内。

[7:50]花江公立中学

“早上好郁君——”
“早上好。”
“今天也是很早就来了呢,还在日常晨跑吗?”
“当然,每天都要坚持锻炼才能好好使用——啊,我的意思是保持健康,嗯!”
“诶对了,郁君你知道吗,我们班要来个插班生诶!听说是个男孩子哦~”
“啊,真的吗?明明都要学期末了......”
“但是郁君你不好奇吗!”面前的女生有些兴奋地拍了拍桌子,“来的是个什么样的男孩子呢,有什么兴趣爱好呢等等,郁君你不好奇吗?”
“我倒是无所谓啦...”郁挠了挠自己的头发,“能够好好相处就行了!”
“郁君真是个随性的人呢~”“老师来了——!”
原本继续打算和郁闲聊下去的女生在听到来自门口的叫喊之后便和郁挥了挥手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老师从外面走进教室,见班上的同学们都坐好后便向着门口的方向挥了挥手。

“今天我们班有个新来的同学,进来做自我介绍吧。”

诶...诶?!什么?!这、那个、我,我该做出什么表情啊......
郁在插班生跨进教室的那一瞬间脸上的表情变得复杂起来,虽然昨晚没能看清楚他的样子,但是现在却是看得一清二楚。
那人粉色的短发一如昨夜显眼,左侧头发交叉别着深色发夹,粉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活力,他身上的衣着打扮则是简单的校服。相比昨晚比较时尚的打扮而言,现在的打扮却相当的朴素。

“我的名字是如月恋,兴趣是时尚搭配,有想要了解的同学随时都可以找我交流哦!接下来还请多多指教!”

Lancer,名字如月恋,从今天起就是我的同班同学了。

这大概是神无月郁的学校生活中最大的惊吓了,没有之一。

「哦呀,这可真是令人感到意外呢。」
「隼老师!现在是感慨的时候吗!我感觉他一直在盯着我看啊!」
「放心吧郁君,避世时间他是不会做什么的~想必他来学校是打算收集情报吧,放学需要我来接你吗~?」
「...不用了,我想我大概会光速跑回去吧。」
「那么注意安全哦~」

[9:00]神无月宅二楼客房

隼笑着结束了和郁的心电交流,他的视线移向窗外,原本应该是居民区的场景现在却是一片树林,就像...他在郊外一样。

“哦呀哦呀,这还真是......”

隼看着一只紫色的蝴蝶朝着自己的方向飞来,最后停在了玻璃窗上。原本打算就这么看着蝴蝶的隼在听到窗外传来的噼啪声的时候立刻打开了窗户,他看着飞进来的蝴蝶抱怨道。

“始你还真是...我如果不开窗的话你是不是直接雷击了?”
“那你应该在第一时间把窗户打开。”

蝴蝶飞进了他的房间在半空中盘旋最后落在了书桌上,而声音正是从蝴蝶上传来的。

“我拜托郁君给你的信,看过了?”
“看过了才回来找你的吧...倒不如说能找到你也是一件意外的事。”

复杂的情绪交织在话语之中,隼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到那个人现在的表情。

“我回来了哦,始。”
“欢迎回来...隼。”

[9:10]睦月宅书房

昨晚分析了从夜那里得到的信件后,始召唤出了自己的使魔去找隼的下落,没想到居然是在郊外的霜月城堡找到了他。
按照道理讲他应该和自己的Master住在一起啊?
不过在这之上的却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情浮上了他的心头。

霜月隼回来了,但是却是以Servant的身份回来的。
原来的霜月隼已经不“存在”了。
那么之前的那些研究,那些一起经历过的事情要掩埋在时间的灰烬中吗?
那一句“我回来了”和“欢迎回来”就像梦境一样。
如果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噩梦而现在是真实的该多好啊。

始看着书桌上的相框不禁这么想到。
木质的相框里镶嵌着几年前他和隼一起拍的照片,虽然只是隼的一时兴起但是还勉强答应了他...但是结果却是晴天霹雳一般。

“...始?始你在听吗?”
“啊抱歉,刚刚在想事情。”

始把自己的思绪从过去中拉了回来,通过使魔的眼睛他看到了一脸悠闲的隼。

“隼,你信件上说想和我单独见面,有什么事情要说吗?”
“当然是有事情要告诉你啊,为了告诉你这个事情真是花了我不少‘功夫’呢。”

隼微微地皱起眉,脸上的笑容中增添了几分苦涩和歉意。

“突然留下了你一个人,对不起啊。”
“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么,到底是什么把你逼到只能走着一条路的?”
“这个嘛......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
“始,你忘记了我们之间的约定吗?”

他看见隼做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决定就此打住话题。

“下午见个面吧。”
“你约我的话我当然不介意啊,那么在哪里见面呢~?”
“樱井大桥附近有一家咖啡馆,那里的咖啡味道不错,就那里吧。”
“...为什么是咖啡馆...?”
“为什么不能?”
“那就下午四点半见面,正好我也有事情要出门。”
“隼你最好解释一下为什么那么晚见面的原因...那么晚非常的——”“就是因为那个非常的。”
“那里并不是安全的地方,但是也不是危险的地方,仅此而已。”
“期待下午的会面哦,那么就这样~”

[12:00]花江公立中学

郁从抽屉里拿出了自己的便当,看着坐在隔壁桌被女生围成一团的恋他决定离开教室去别的地方享受自己的午餐。

“神无月君——”

然而就在他站起来的那一个瞬间,他的手被后面的一个人抓住了,而那个人正是刚刚还在和女生们闲聊的恋。

“如月君有什么事吗...?”“中午一起吃个饭吧,我对这个学校还有很多不熟悉的呢!”

...完全无法拒绝的语气。

郁看着一脸认真的恋思考了片刻,既然隼说他不会攻击自己那就相信一下他吧...而且昨晚看起来两人关系不错...?

“那我就先带你去食堂吧,有什么想吃的就在那里买吧?”
“十分感谢!”

郁带着恋来到了食堂,看着和一般学生别无两样的他郁感到了些许好奇。

隼也是Servant,但是他却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他给你的感觉就像中世纪的贵族一样,优雅而又从容。
但是面前的Lancer却是完全相反,表现的太普通了。
假如你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这里的学生,恐怕大家也只会笑着说你是在做梦吧之类的话。

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Servant呢?他生前是什么样的呢?

“在发呆吗?”

恋凑到他的面前盯着他看,郁连忙摆手向后退了几步拉开了距离。

“没什么,我们去天台吧,那里空气挺好的。”
“可以啊,我不介意。”

恋耸耸肩,而郁也是笑了笑便和他一起来到了教学楼的楼顶。

“郁君——”

听到有人喊出了自己的名字,郁抬头寻找那个叫出自己名字的人,很快的便发现了目标。

“驱好久不见啊。”

郁拎着自己的便当来到了长椅旁边,看着驱包装好的饭盒问道。
“驱你也在这里啊,便当吃完了吗?”
“没有哦!今天的便当是Spceial版本,可要好好品尝呢~”
驱的脸上是十分期待的表情,他拆开包裹着饭盒的布打开饭盒后发出了惊讶的呼声。
“唔啊!好耀眼!这一定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奢侈的便当了!”
“哇,驱你们家来了新的厨师吗好丰盛啊。”
“嘿嘿嘿,这是我家教的朋友做的!他的手艺超级好哦!”
“请务必让我尝尝,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开。”
“那当然!”驱笑着答应了郁,随后他看向站在一旁的恋问道,“你是郁君的朋友吗?没见过的新面孔呢。”

“啊啊他是——”
“我是今天刚刚转入神无月君班上的如月恋,以后还请多多指教哦驱!”
“嗯,以后还请多多指教啊恋!”

因为驱的便当而完全忘记恋的存在的郁见两个人很快的就聊上了就放弃了原本要制止的念头。
他打开自己的便当开始享受这段短暂而和平的午餐时光,但是这段时光...貌似要提早结束了。

“啊啊啊啊——我忘记了我补习的作业还没写完!郁君有空我们再继续聊吧,还有恋也是!”
“啊,驱——”“加油哦驱~”

伴随着驱匆匆忙忙地离去,郁和恋之间的空气也变得有些僵硬。
郁不禁庆幸自己已经吃完了盒饭,不然他现在肯定一口都吃不下去。

“神无月君。”
“啊,嗯?怎么了如月君?”
“你在怕我吗?”
“诶,你、我为什么要怕你啊,哈哈,如月君说话真的很有意思呢~”
“我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找到你了,Archer的Master。”

恋的脸上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但是他的发言却让郁出了一身冷汗。

“...Lancer,你来这里是有什么打算吗。”

眼见身份被识破了郁也没有继续遮掩下去的打算,他决定直接挑明了问面前Servant来这里的目的。

“我的目的就是收集情报啊。”
“除了这个呢,你既然找我的话肯定是有原因的。”
“其余的话就是我的Master给我的任务了。”
“你的Master...泪吗?”
“哇,你怎么知道Master的名字!”
“呃,我昨天碰到了他然后他遭到了袭击稍稍帮了他一下而已......”
“那你就是Master的救命恩人!恩人啊!我终于能明白为什么Master说要我来找你商量事情了!”
“诶...?”

郁看着面前十分激动的恋反而有点犯迷糊了。

是泪要他来找自己的,为什么呢?

“呐我说啊。”恋脸上的表情多了几分认真。

“和我们结盟吧,Archer的Master。”

[14:00]睦月宅

“始大人下午要出门吗?”

听到始那边翻找衣柜的动静,夜从书堆中抬起了头。

“是啊。”始在衣柜里拿出好几件衣服摆在了床上,“要去见见老朋友。”
“您是指Archer?”
“是啊。”
“请让我和您一起去!”夜蹭的一下就从书堆中站了起来,一连担忧的看着始,“他要是袭击您怎么办啊?”
“他不会袭击我的。”始开始在满床的衣服中挑选自己今天出门的衣服,“我们是研究圣杯根源的旧识。”
“圣杯根源?”
“圣杯战争的根本和所谓的御三家使命吧。”
始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他的视线移向门口,脸上的表情多出了几分悲伤。
“如果这一切都没发生的话......”
“Master?”
“没什么。”
始移回了自己的视线继续挑选衣服,夜的视线却还定格在他的视线刚刚停留在的地方。

那个相框...他每次出门都会看。
是个很重要的人吗...?

『夜,别闷在书房里啦!我最近学会了一些新的刀术快出来看啊!』

脑海里浮现的声音仿佛还带着那个人的热度。
飞舞的红枫,凛冽的刀光,如太阳般耀眼的他。
那是长月夜曾经最快乐的时光,也是最怀念的一段日子。
直到发生了那场事故......

“夜,帮我看一下穿哪件比较好。”始拿着两件衣服让夜挑选的时候,看见他有些恍惚的站在那里,于是他再次唤出了他的名字。

“夜?”
“啊,Master您刚刚叫我吗?”
“帮我看看穿哪个比较好。”
“嗯...天气冷了穿夹克比较保暖,穿浅色的那件吧。”
“这件啊......”

始看着手上的衣服沉默了片刻后,便很快的就换上了这件衣服。他走到书桌旁拿起了放在桌上的扇子,把桌面上的相框盖下。

“夜,你要一起出门吗?”
“请务必让我一起...而且今晚的晚餐问题也需要解决一下,冰箱里的食材不多了。”
“我记得附近有家百货商店,你就去那里买东西吧。”
“嗯好的。”

[15:00]卯月宅

“Saber。”
“嗯?怎么了Master?”
“冰箱里没草莓牛奶了。”
“...我昨天不是才买了吗?!”
“喝完了。”
“......”
正在看着杂志的阳重重地叹了口气,他卷起手中的杂志狠狠地抽了一下新。
“你的血液都是草莓牛奶吗!”“阳,好痛啊。”
“亏我还担心你怎么了。”阳把杂志丢在了桌上,“没了去买不就好了。”
“今天在宣传册上看到柿原百货草莓牛奶半价。”
“哈啊?那就去买啊。”
“但是很远,而且很重。”
“我不会帮你跑腿的,自己去买。”
“你忍心让我一个人跑那么大老远吗Saber?”
“......你记得在机车上给我留个位置,如果放满了草莓牛奶你就走路回来。”
“Saber真小气。”
“到底是谁在压榨劳动力啊?!”

[15:45]师走宅

“你不用出门吗?”
黑月看着有些坐立不安的月城放下了手中的笔记本,对上他的视线后对方移开了。
“放学的时间是五点。”月城看了看墙上的石英钟,“所以还不需要出门。”
“我一个人也没关系。”
“但是Assassin君出门了,我不能放你一个人在这里。”
“奏。”
“大,就算你继续劝下去我也不会走的哦。”
“...算了随你喜欢吧。”黑月拿起靠在沙发旁的拐杖准备上楼。
“我扶你上去吧。”
“我一个人就行了。”
“算了吧,你的腿明明还在抖。”
“啧......”

“你在顾虑什么?”

这句话让黑月整个人陷入了沉默。
月城在担心他,他是知道的 。
但是他欠他的太多了,他不想再继续欠下去了。
从不习惯一个人生活到习惯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而这段时光也磨平了他的一切。

“没什么。”他摇摇晃晃地踏上楼梯,“我上去休息了,到了时间就去接那孩子回来吧,我一个人也没有关系。”

是啊,一个人。
从那时起我就是一个人了。
所以,就让我继续一个人吧。

[16:15]柿原百货

和Berserker结盟后,葵的任务突然重了起来。
因为他要负责四个人的一日三餐,即使乐在其中...也无法改变食材消耗过快的事实。
附近的小商店没法一次性采购齐全,所以他今天来到了大型的百货商店。

嗯...驱说想吃烤肉,但是这个天气的话火锅更好吧。
而且火锅也能满足所有人的需求,今晚就决定是火锅吧。

葵提着购物篮来到了调料区,正当他准备选取火锅底料的时候他感受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息。

...魔力浓度有点高啊,应该是Caster吧。

葵一边在货架上寻找着自己需要的东西,另一边寻找着那个气息的位置。
他拿下几种不同的火锅调料和调味料后走向了离这里不远的果蔬区,就在离开高大货架的一瞬间,他便看到了目标。

夜正在为今晚的晚餐做打算,需要储备的食材放满了购物篮,只是今晚应该吃什么是个问题。

做味增汤吧,之前做给始大人吃的时候他看起来挺开心的。

既然决定了要做什么,夜就开始寻找他所需要的东西。

“啊,今天的白萝卜很新鲜呢。”
“是啊,用来做火锅的话也很好吃的样子。”

耳边传来的声音让夜的神经瞬间紧绷起来,他抬起头看向身旁的少年思考了片刻。

“萝卜的话果然还是做底料一起煮比较好吃吧。”
“切片的话后面放进去也很棒哦。”

金发的少年脸上露出了和善的笑容,但是他是谁夜还是心里有数。
昨晚虽然黑色的斗篷遮盖住了他的大部分容貌,但是那耀眼的金发和冰蓝色瞳孔还是通过始的眼睛深深的烙印在了夜的脑海里。

“但是味道太重的话...火锅原本的味道就被掩盖了不是吗?”

回应少年这句话的是一阵沉默。

“那个我说啊——”“你的目的是什么。”

葵凑近他,夜抽起货架上的萝卜对着他,对方则顺势用手抓住了它。

“不要那么紧张嘛,我只是想看一下你挑的萝卜。”
“所以呢?”
“放轻松,给我看一下就好了,表情不要那么可怕嘛。”

夜看着一脸笑眯眯的Assassin更是提高了警惕。
他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对于能够气息隐蔽的Assassin而言白天也是他的战场。
现在的自己处于劣势,虽然只要对方动手,他就可以把手中的东西变成武器反击。
但这是...违反规定的,不能给始大人添麻烦。

就在夜和葵僵持不下的时候,一阵争执声从后面传来。

“怎么又是咖喱啊,阳你是咖喱做的吗?”
“我才不想被你这个草莓牛奶星人吐槽!你如果愿意下厨的话我没意见。”
“但是今晚轮到你做饭。”
“所以只会叫外卖的人就不要指手画脚,我下厨我做主。”
“你这是独裁,我要民主。”
“等你学会做饭就有民主了。”

阳一边和新争执着一边推着装满草莓牛奶的购物车朝着这边走来。

......

葵和夜之间的气氛瞬间变得微妙起来,葵收敛起脸上的笑容,而夜则是慢慢地把自己的兜帽戴了起来。

“你...这样很奇怪。”
“...不要管我......而且你现在的表情比刚刚更可怕了......”
“哦。”
“我、我走了你慢慢选。”

夜把手中的萝卜塞到了葵的手里提着篮子转身就跑,结果却不慎撞到了后面的购物车,草莓牛奶瞬间倾斜,砸到新散落一地。

“啊,掉了。”
“...对不起!!!”
“诶等等,夜?!”
“我谁都不是再见!!!!!”
“喂等等!!!新你推车然后买单,今晚别管我了你叫外卖吧!!!”
“喂阳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计划有变你自己解决吧!”

看着阳越跑越远,新看着面前一购物车的草莓牛奶发难了。
他一个人可搬不回去,怎么办呢?
嗯......
本来在思考着如何处理面前问题的新在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视线后抬起了头,两人视线相交。

这个轮廓...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在哪呢...?

『葵,这是你掉的东西吗?』
和他...几乎一样的脸,一样的语气。
『王子,待我远征归来必定向您奉上胜利的荣光。』
明明约定好了。
『这是我选择的道路而已,您不适合当王。』
叛徒。

葵忍不住把两张脸重叠起来,他从回忆中回神才注意到自己的神情引起了对方异样的眼光。  大意了。

“我的脸上有什么吗?”
“没有。”
“那你看着我干什么?”
“我帮你捡吧。”
“不,这一堆草莓牛奶是不会给你的。”
“......”

撤回前言。
这个人我不认识,绝对、不认识。
...不能因为两个人长得很像就贸然出手啊,虽然真的很像......

“我只是想帮你而已,并没有别的意思。”
“不了,我自己解决。”

第二次被拒绝了。

葵冰蓝色的眼瞳深处多出了几分冷意,他看着面前的新有些复杂。

作为英灵的他还遗留着他身为王子的特性。
对于王子而言,臣民们对他的话都会言从计听。
除了那个人。
...所以果然是你么。

葵看着正在捡起草莓牛奶的新,却注意到了另外一个东西。
他捡起地上的小本本,打开大致浏览了里面的内容后便递到了新的面前。

“你的东西。”
“谢谢,再见。”
“再见。”

看着新离去的背影,葵放下了手中的购物篮跟了上去。

「Master,今晚计划有变,晚饭你们想办法解决一下吧。」
「...明天向我报告。」
「好的。」

卯月新...果然是你。
这次别想逃了,你这个...叛徒。

第三章·サプライズ?

サプライズ:惊喜

评论 ( 6 )
热度 ( 41 )

© NightHare-夜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