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Hare-夜晴-

致力于搞事,从未被超越
如果消失不见了那么肯定是被三次或者游戏活动绑架了(
CP杂食,性向不挑,好吃就行x
涉猎范围广,最近在沉迷什么就写什么吧(大概
CP详情见TAG,一概不接受撕逼

《Fate/Full Moon》第四章

《Fate/Full Moon》第四章更新——
啊真的是久违的更新啊(瘫成一团黑泥)让大家久等了真的不好意思!!!(土下座)12月事情有点多更新会变慢,但是我们还是会努力更新的!来击掌我的挚友@咖啡_抱起夜夜拔腿就跑
本章的爆点有点多,信息量有点大还希望大家好好消化w

时光流逝,那句承诺你是否还记得呢?

————————————————————

[11月2日 16:25]宫野町

是梦吗?

夜奔跑在宫野町的大街小巷,试图甩掉后面追赶而来的人。

那耀眼的红发,那清澈的紫眸。
那个人的脸有多久没有见到了呢?
自从事故发生之后在那冰冷的英灵王座之上唯一能够温暖自己的事物,只有回忆。
划破冰冷的漫漫长夜的那份太阳的温度,那份太阳的光。

他拉紧了自己的兜帽咬咬牙,加快了自己的脚步。

但是我...却害怕见到他。
因为他的死完全就是我的错!
我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他......我不知道。
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Master!你在哪!」
「夜?我在车站附近的咖啡馆,怎么了?」
「我有东西要交给您!我马上就到您那里去!」

获得了具体的地点后夜立刻转变了方向,使用自己的魔力调动周围的气流让自己的速度进一步加快,他向前跑着,没有回头。

“夜!”

阳虽然加紧脚步追了上去但是他还是追不上有魔力辅助加速的夜,随后他选择慢慢地停了下来四处张望着。

啊,有了。

阳的视线落在一个推着自行车的高中生身上,于是他走上前看着对方的眼睛问道。

“你的自行车能借我一下吗?”
“啊、啊,可以,请用。”
“谢啦~”

阳看着高中生摇摇晃晃地离开,他不禁有些感谢自己的固有技能。虽然昨晚的战斗魅惑Berserker失败了但是对于这种对魔力很差的一般人而言还是十分靠谱的。

那么接下来......

阳跨上自行车调整了自己的方向,他深吸一口气,脚踩上踏板快速地向前方骑去。

夜,为什么要逃避?
你害怕见到我吗?
为什么要害怕见到我?
我...我一直都想见你。

视野中搜寻到了之前追逐的那个身影,阳咬咬牙加快了自己的速度。

那红枫之下的约定你还记得吗?
...不过那也许是我单方面做下的约定。
你如果还在为那件事情感到抱歉,那就面对我告诉我啊!

“夜你等等——!”

[16:25]羽多野咖啡馆

睦月始现在正在吧台购买咖啡,他看着在吧台里面忙活的店长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深沉,视线开始在这家店的四处游移。

这家店很明显有着Servant的气息,那么Master会是谁呢 ?
而且位置是在这家店的后花园...是店长吗?

“客人,您的黑咖啡。”

文月海把刚磨好的的咖啡递到了始的面前,他拿起吧台上放置的擦手巾擦了擦手,刚准备转身回去继续工作时 ,却看见始的视线一直停留在通往后花园的那扇门上。

“...客人,您的咖啡要凉了。”“啊,不好意思。”

注意到海看着自己的视线,始拿起咖啡看了看手腕上的表。
和隼约定的时间还有几分钟,既然他不想在咖啡厅聊的话那就边走边聊吧,反正咖啡也买好了。

「Master!」

外面传来敲打玻璃的声音,始向门口的方向看去,看到了刚刚呼唤了自己的夜。始快速地走到了门口打开门,但就在他准备问夜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却被一个装满东西的购物袋塞了满怀,然后夜转头继续向前跑。

“喂夜——!”
“始大人我晚点再解释!!!”
“喂喂闪开你挡路了——!!!”

从后面突然窜出的一个人推开了始向前面的夜追去。但是十分不幸的,因为这一推,始的咖啡泼了自己一身。

“啊啊抱歉!但是我现在很忙所以下次再来找我吧!”

阳向始做出了一个抱歉的手势,但是他的脚步却是紧紧地追着夜不放,不一会儿就看不到人影了。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

始有些凌乱的看着手中的东西,有些头疼的叹了口气。

刚刚夜塞给他的东西应该是今天采购的食材,但是为什么他会被Saber追着不放?
现在追着身为Caster的夜对于Saber而言并没有好处,还是说别的原因......
而且刚刚......

他微微偏头看着一旁的电线杆,撞上电线杆的自行车前轮已经变形,恐怕是报废了。

不愧是高数值的Saber职阶啊...骑个自行车都能这样。
......不过夜还会露出那样的表情啊,那个Saber究竟是什么人?

看着湿透的衣服始四处张望了一会儿。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换身衣服,可惜了刚刚那杯咖啡......

“啊啦,始你怎么了?”

[16:30]羽多野咖啡馆门口

隼慢悠悠地在大街上走着,他在心里掐算着时间,分秒不迟的出现在咖啡馆才是现在的最优选项。
根据他对始的了解,始一定会在约定时间之前到,所以他只要准时到达就好。
昨天那封信店员是否交给店长了呢?他看到那句话了吗?看到了之后他会想些什么呢?
一系列的问题在隼的脑海中闪过,他微微眯起眼睛,深橘偏红色的天空就像白瓷杯中的红茶,记忆中沉淀的那份芳香也被渐渐唤醒。

第一次见面...好像也是在这个时间左右吧?稍稍有点怀念呢。

走到一半,隼突然停了下来,眯着的眼睛慢慢睁开,他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个饶有兴趣的笑。

嗯...好像有两个人白天就在玩追逐戏呢。

感知到了两个快速移动的魔力气息,隼耸耸肩继续向前走着。

Saber的话还在观察阶段,尽管昨夜的战斗他的战绩不是十分显著 ,但是那精湛的刀术不容小觑。
Caster是始的Servant,姑且先划为非敌人,毕竟Master和Servant之间能否在接下来的行动和方向上保持一致还是个未知数。

差不多要到时间了......

他稍稍加快了脚步,拐过这个街角便是咖啡馆。
然后隼看见了快速移动的Caster,追着Caster不放的Saber,以及站在门口的始。

...嘛嘛,还是先解决我们这边的事情吧。

隼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到了始的面前笑着问他:“啊呀,始你怎么了?”

“你来的真准时。”始看了眼手腕上的表,分毫不差的四点半,“不过现在我想我需要去换件衣服。”
“那我们就去隔壁的服装店——”“客人,请问怎么了吗?”

霜月隼喜欢Surprise,那对于他来说是人生中的一点乐趣。
但是今天他却笑不出来,在店长从店里走出来的那一刻起,他脸上的表情就凝固了,当然对方也一样。

“...隼?”

和他的名字一样,如海般深邃的双瞳,深不见底,但是平静的海面现在掀起了波澜。

看来是...被抓住了呢。

隼看着海呼出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逐渐柔和。

“海...好久不见,最近还好吗?”

[16:45]花江公立中学

“今晚听说鸟海海滨公园有花火大会!”
“所以?”
“一起去看吧!”
“但是你今晚不用回去陪泪吗?”
“这个的话你不用担心啦!”

放学下楼梯的时候恋和郁商量着晚上的安排,虽然中午被邀请结盟,但是郁还没有彻底答应他。询问了隼得到的结果是按照他的意思来,至少没有提出反对意见。

“但是晚上不是...”“你说非避世时间?”

读到了郁接下来话,恋的神色稍稍沉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明亮了起来。

“今晚如果没人来找茬的话我们就休战吧!毕竟我很期待花火大会呢~”
“啊、这样吗......”

郁和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两人很快就到达了校门口,然后郁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站在门口那里逗猫。

“泪?”
“Ma——啊不,泪~”
“啊,你们来了。”

正在和黑猫玩耍的泪抬起了头,然后站起身把黑猫抱在怀里。

“泪你怎么在这里?”
“是——”“当然是我叫来的啦!”

恋站在了两个人的中间,一脸得意的表情拉起两个人的手。

“好了好了,我们一起去看烟花吧!”

“Let’s go——!”

[17:00]樱井中央公园

...应该没有追上来吧。

夜把兜帽摘下,紧张地环视四周并没有发现人影。他稍作放松舒了口气,看到了一旁的巷子里的自动售贩机决定在旁边躲起来。紧绷着自己的神经搜寻着紧追而来的身影,夜紧紧地抓住了自己的袖子。

...阳。
我想见你...但是我......
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你呢...?

这样的我...你还能接受吗?

...你是否...会憎恨我......

“捉到你了。”

一双有力的手从他的背后伸出,然后死死地把夜禁锢在了身后人的怀里。
鲜艳的红发在夕阳的照射下泛出了暖色的光,即使是在寒冷的十一月也能感受到从他身上传来的热度。
即使时光流逝,那份热度还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温暖着长月夜的一切。

“放、放开我!”
“放开了你又要逃跑。”
“不、放开我,放开我!”
“你再挣扎我就吻你了。”

听到阳的这句话夜立刻乖乖不动了,看着他乖乖不动的样子阳反而是笑出了声。

“哈哈哈,什么啊,你还是没变啊~”
“...阳还是一如既往的欺负人。”
“是谁见到我就跑的?”
“因为、因为......”
“因为?”

夜陷入了沉默,他低下头不敢看阳的眼睛,但是对方看穿了他的心思。

“夜那件事不是你的错。”
“不那就是我的错!”

夜大声地说,他转过身抬起头看着阳。
他的眼眶微微发红,脸上的表情尽是悲伤,看到夜露出了这样的表情,阳的心脏仿佛被死死揪住一样。

“如果不是那件事...如果不是那件事情的话我们都不会变成这样的!”
“我说那不是你的错。”
“但是那场炼金术的灾难是我造成的!而且、而且我......”
“夜!”
“我不但没能救出阳,还把你害死了你说这不是我的错吗!”
“那不是你的错!”

阳用力地抓住了夜的肩膀,他看着夜的眼睛然后把夜抱进了怀里。阳紧紧的抱着夜,就像要把他嵌入自己的身体一样。

“我一直都在找你,夜。”
“我一直都想再见你一面。”
“我有很多话一直都想和你说。”
“我穿越了那么多的时空,一直都在找你......”

“所以不要露出那么悲伤的表情...好吗?”

指尖穿过他的发丝,阳轻轻地揉了揉他的脑袋。

“不要把那件事都怪在你自己的头上好吗?”
“但是......”
“没有但是。”

阳稍微松开了一点夜,他的额头抵着夜的额头,脸上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坏笑。

“再说今晚就不放你走了。”
“这、这不行!”

夜的脸瞬间涨得通红,见他这样阳松开了夜,转而牵住了他的手。

“那就陪我吧,今晚我们俩找个地方聊聊天好了。”
“但是今晚...”本来想着回绝掉阳的要求,但是从手掌上传来的力度却是不容拒绝的。

“零点之前我要回去的哦......”
“什么啊,你是Cinderella吗夜?”
“不是!”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公主殿下。”

阳装作没听见一样笑着拉着他走出了巷子。

“那么现在就去度过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时间吧,夜。”

[17:10]羽多野咖啡馆

“真是一场灾难啊......”海接过始手中的购物袋放在了桌上,看着他已经被咖啡打湿的衣服挠了挠头,“我记得还有备用的白衬衫,在这里稍微等一下。”
海从衣物间找出了一件白衬衫递到了始的手上,然后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休息室。

“休息室里面有更衣间,在那里换吧。”
“谢谢。”

始看了看在一旁坐着悠闲喝着红茶的隼没说些什么转身向休息室走去。

白瓷杯和杯垫碰在一起发出了清脆的声响,隼坐在那里品着红茶,而海则是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
两个人之间没有交流,时间就像静止一样,空气有些沉重。
但是总有人会打破这份压抑的沉默。

“隼。”
“怎么了,海?”
“关于昨天那封信。”
“你看到了?”
“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被海问及这个问题,隼先抿了一口红茶,然后他轻轻地晃了晃手中的白瓷杯,看着起伏的茶面他不紧不慢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因为被召唤了,所以就回来了是吗?”

海知道在这个人面前就算是拐弯抹角都会被看穿,所以他选择了直球路线。

“是啊。”隼回答得理所当然,他看着海的左手放下了瓷杯,双手叠交托着下巴。

“你可爱的Servant呢?”
“在后院忙着做事。”
“昨晚我真的很担心你们会突然冲进来呢。”
“你察觉到了么。”
“那当然,毕竟我视力很好呢。”

看着笑眯眯的隼,海站起身,手撑在桌子上看着他。

“那你为什么要特地告诉我你回来了,是有什么打算吗?”

隼微微抬起头看着海,那深邃的蓝瞳之中清楚地倒映着他的身影。

“因为海在等我。”

啊啊糟糕了...

“所以我要给你一个回应。”

也许不该这么和他说的。

“隼......”

海看着他不禁有些入迷,那明亮的色彩就像是海岸边的灯塔一样,让人忍不住想靠近。

——想独占那份光芒。

“咳。”

一声轻咳从两人的身后传来,隼和海同时把视线落在了换好衣服的始身上。

“始真的是穿什么都很帅呢~”
“隼,正经点。”
“我很正经哦,安定的始Fan意味呢。”
“...算了,不纠正你了。”

始有些头疼的揉揉太阳穴,他看着海问道:“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没什么。”海站直身子离开了座位,“你们今天是有什么事情要说吗?”
“姑且是。”始扣着衬衫的口子回答了海的问题。
“那就请两位继续聊吧,我去准备关店的工作。”

“啾——”

正当海转身离开的时候,一声清脆的鸟鸣从外面传来。一只黄色的小鸟穿过后院的门飞到店内,在店里盘旋了几周后落在了始的肩膀上。

“啾啾~”
“......”

在看清了这只鸟的外形后,始的脸上浮现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这只鸟是......

“小春不要到处乱跑啊,店长会生气的!”

紧接而来的这个声音直接肯定了他的答案。
就算过了几年、几十年,睦月始都不会忘记这个声音。

始站在那里看着有着一头金发戴着眼镜的男子进入店内,而对方也看到了他。

“诶、始?”

话刚刚说完春就后悔了。

他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喊他的名字!!!

春立刻转身夺门而出,而始也分秒不停的追了上去。

“哦呀。”看到这个场景隼不禁有些惊讶。

看来Rider和始之间有着什么故事呢...不过那个人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看着已经见底的瓷杯隼不禁轻叹了一口气,但在下一刻另外一杯刚沏好的红茶摆在了他的面前。

“现在没人能够打扰我们了。”

海把托盘放在了一旁,重新坐回了之前的座位。

“那我们继续吧,隼。”

看着面前冒着热气的红茶隼闭上眼睛笑了笑。

看来我还要在这里坐很久啊。

“好啊,海。”

[17:30]柿原百货

“阳你这个叛徒——”

来到停车场后新发出了今天份的最大抱怨,他蹲下身把机车的锁解开。
幸好自己买的多得到了百货的配送服务,不然搬运回去真是个大问题。
他拍了拍手默默决定不给阳留晚饭后打开了机车的座椅,从中取出了一个黑色的包背在背后,随后跨上了机车。

...是谁。

他的视线扫了扫自己的身后并没有发现异样,把钥匙插上启动机车,他微微俯下了身子。

总之赶紧离开这里吧。

一脚踩下油门,新只留下一道残影飞快地离开了原地。

“...你以为你能逃得掉吗。”

一个漆黑的影子出现在了他刚刚停车的位置,冰蓝色的眼里闪烁着寒光,他开始渐渐消失,但是可以看得出他正在向前移动,并且开始加速了。

“追逐游戏开始了,我的骑士。”

“为你的背叛付出代价吧。”

第四章·君、舞い降りる

评论 ( 20 )
热度 ( 44 )

© NightHare-夜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