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Hare-夜晴-

致力于搞事,从未被超越
如果消失不见了那么肯定是被三次或者游戏活动绑架了(
CP杂食,性向不挑,好吃就行x
涉猎范围广,最近在沉迷什么就写什么吧(大概
CP详情见TAG,一概不接受撕逼

《Fate/Full Moon》第六章

《Fate/Full Moon》第六章现在更新——

让大家久等了对不起!!!!!!(土下座)
总之是千刀万剐的把这一章写完了...感觉自己是个千古罪人(抹泪)
第二晚还在继续,各种进行时也在安定运转(不是)
感谢 @咖啡来一杯 的陪伴...感觉这把百米长刀挖心掏肺(吐血)
不管是糖还是刀子都请大家吃的愉快!谢谢各位的支持,接下来还会继续努力的!
顺便P2是手残涂的国徽(。)大家将就着看就好了_(:з」)_

———欢迎来到血与泪的梦境,祝愿你可以看到希望。

——————————————————————

嘶...好痛。
而且...好烫。

不属于自己的魔力在体内流动着出现了异样的排斥状况,新头痛欲裂,脖子就像被一双手死死掐住一样。

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强的排斥反应...?

他喘着气,想要呼吸的下一刻却又感到窒息。身体的控制权仿佛不属于他,晕眩的感觉猛然袭上他的大脑,新不禁感慨幸好自己没吃东西,不然这个时候多半要把胃里的东西都吐出来吧。

“滴。”

水滴落到地面的声音让他的神智渐渐清醒,密集的水滴从天而降,水的凉意将他从那个难炽热难耐的地狱中解救出来。

慢慢地,他睁开了眼睛。

“新,你这样会感冒的!”
“没想到半路就下雨了嘛...不过你来了真是帮大忙了。”
黑发少年接过金发少年递来的毛巾擦干了自己的头发,然后他取过金发少年手中的伞撑在两人头顶。
“今天下雨了还要去买苹果吗?”
“我期待您的苹果派快一周了诶——您要拒绝我吗?”
黑发少年抓住了金发少年的手腕,脸上露出了笑容。
“我们一起去买吧,葵。”
“嘛、也不是不可以...”
“有什么情况的话我在,放心好了。”
金发少年抬眼看了看对方脸上的神情后不禁笑了出来。
“那你可要好好的保护我啊,骑士~”
“包在我身上吧——那么葵我们赶紧出发吧。”
“别着急啊,雨天路滑会摔跤的。”
“这种小事就别在意了,苹果派苹果派♪”
“你这家伙...嘛,希望有适合的苹果吧。”

看着在雨中并肩行走,愉快谈话中渐渐远去的两人,新不禁愣了愣,随后很快他明白了原因。

这里是...Assassin记忆的世界。
黑发的,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少年是他口中的【新】。
以及Assassin...是叫葵啊。
葵、あおい、青い...
新的脑海中浮现了那双漂亮的冰蓝色眼睛。
和他很相符的名字呢。

这个样子应该是之前记忆断片的衔接部分。
【新】已经成为了葵的专属骑士。
但是这个状态......

为什么...会背叛呢?

新思考着。

两个人的关系就目前来看是十分要好的。
【新】忠诚于葵,而且是非常、十分的忠诚。
怎么会背叛...自己最重视的王子呢?

“锵——!”

清脆的响声突然响起打断新的思路,他抬起头看到了火烧正旺的铸造台和正在工作的锻造师。
当然也少不了王子和骑士的身影。

那个被敲打着的...是Assassin的宝具?

熟悉的外形让新不禁打了个寒战。
葵之前直接把剑尖刺进他耳旁的土地里,剑锋凛冽,那刺破空气的声音让人感受到了他的杀意,以及那份悲伤的恨意。

说实在的没死在那个剑尖下真是可喜可贺的一件事...

“王子,您的东西完成了。”

锻造师将双刃归鞘,双手递到了葵的面前。

“辛苦了。”

葵接过他递上的剑,将其中稍长的那柄递到了【新】的面前。

“重新设计的五月雨,看看吧?”
“王子您真的是喜欢在这方面花心思啊...”

【新】一边说着抽出了腰上挂着的佩剑放在桌上,一边接过了葵递来的剑。左手握鞘,右手拔剑,锋利的剑刃泛出银光,优美的弧形线条,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设计则是剑的平面上雕刻着花体的“A”字母。

“诶...意外很好看嘛。”
“新你这个说法很像我品味不好一样。”

葵不满地抱怨了几句后也抽出了手中的另外一把剑。相较于【新】手中的那柄,葵手中的这柄剑刃弯曲弧度更大,而且稍短。但是相同的,剑的平面上有着花体的“A”字母。

“雷光也是噌噌发亮的感觉啊。”
“刚刚保养好都这样吧。”

葵看着自己手中的雷光和【新】手中的五月雨露出了笑容。

“新(Arata)和葵(Aoi),这个设计很适合我们不是吗?”
“嗯,很适合。”
“这样你就彻彻底底是我的专属了,要一直在我身边哦,新。”
“不用你说我也会在您身边的,葵。”

新的脸上露出了令人安心的微笑,而葵也笑得十分开心。

“那接下来我们一起去训练吧!”
“不不不,王子我接下来要午——”
“走啦一起去训练!”
“啊我的午睡——”

...我好像明白为什么他说我像了。

新有些黑线的扶额,之前被阳吐槽一整天都在睡眠中度过还为了晚饭争执了一番。
他晃了晃脑袋,重新连接上刚才的思路并加以刷新。

Assassin那个宝具,是双剑。
而且是他的佩剑和骑士的佩剑。
是忠诚的象征,是信赖的象征。
两人的关系简直牢靠到不行。
那这就更奇怪了......

新有些烦恼的挠了挠头,他已经想不明白骑士背叛的理由了。
这么明确而且坚固的关系了,为什么会瞬间崩塌?

也许真正的背叛的理由只有骑士自己清楚。

“王子,这是今天的行政文件。”
“啊我知道了,放在那里吧。”
文官递来了一堆书卷,王子抬抬左手示意他放在桌子的一旁,他的视线依旧停留在面前的书卷上。

真忙啊。
看着专注清理文书的葵,新发出了感叹。
虽然放在左边的书卷堆积如山,但是这座小山也渐渐地转移到了右边。

“葵王子真的是十分可靠啊。”
耳边突然传来了陌生的声音,新回头一看,发现身后站着几名官员。
“面对那么多文书还毫不动摇,没有丝毫抱怨地认真批阅着,这个国家也是日渐繁荣。”
“是啊是啊,真的是十分不错呢。”

新大概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这里不是王子的房间,看起来像是官员的休息室。
官员们品尝着手中的热茶,享受短暂的休息时间,而他们的话题则是他们的王子殿下。

“但是摄政王并不打算把王位让给葵王子啊。”
“看国王陛下的意见吧,虽然病魔缠身,但是王位还是会好好吩咐的。”
“摄政王殿下太多疑了,前不久不是把那个忠心耿耿的老功臣赶走了吗。”
“嘘!你的脑袋还想要吗,被他或者他的手下听到了你可是要拖去斩首的!”
“啊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王位...摄政王......

就像迷失的船只发现了灯塔的光一样,新抓到了一点线索。
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响吸引了他的视线,他看见【新】站在休息室的外面,左手紧紧地握着剑柄,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官员们的话题结束他也离开了这个地方。

刚刚的对话,被他听到了吧。
在担心王子吗......
新对自己的疑问式感到好笑,这句话应该用肯定式。
他在担心王子。
但是只要他在王子身边的话,应该就没什么大问题了。

“王子。”
“新?怎么了?”

王子放下手中的茶杯,看样子是文书批改完都分发下去了。

“王子,您希望成为这个国家的王吗?”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面对骑士突然的提问王子显得有些迷惑,但是这个问题看来在他的心中早就有了答案。

“王位对我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国家,以及这个国家里的国民。”
“如果王兄想要王位的话给他便好了。”

王子早就知道摄政王的想法了吗...?

新看着王子水色眼睛感受到了些许平静。
那清澈的水色就像能够安抚世间万物一样,平静地,深深地刻印在人的心中。

若是这位王子继承王位的话,想必国家会繁荣昌盛吧。

“您总是这样。”

骑士向前迈了一步站在办公桌前,他一只手撑在桌上,脸凑到了王子的面前。

“您能够稍微替自己着想一下吗?”
“即使您没有想要王位的想法,国王选定的下一任国王也必定会是您,那么摄政王接下来会做什么您还要装傻吗?”

稍稍有些感情波动的话语中透出的是一份不安以及担心。
那片水色已经完全溶解在了黑色之中。

“只要有你在,我就可以放心了。”

王子的脸上露出笑容,他伸出手摸了摸骑士的脑袋。

“所以不用那么担心啦。”

看到这里,新回忆起了以前看的一本书。
因为时间过去了很久,里面的细节他也记不清了。
但是他记得一个情节,那个情节让他的表情变得有些僵硬。

“卯月新,我需要你去帮我守卫东部防线。”
摄政王坐在王座上看着单膝下跪的骑士,下达着命令。

“遵命。”

【新】单膝跪地,视线落在地面上,他没有抬头看摄政王。

“这次的防守不可再破,东部敌军入侵我国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了解。”
“期待你的凯旋,准备一下三天后出发。”
“是。”

远征。
人手的不足将骑士从王子的身边调离。

『那次远征改变了一切。』

突然响起的声音把新吓了一跳。
他转身向后看去,看到了【自己】。

骑士...?
『是我。』

【新】点点头,他看着暂停的画面不禁皱了皱眉。

『我...不该去那次远征。』
『我不该把葵一个人留下。』

即使你要违抗他的命令?

被新这么一问他自嘲的笑了笑。

『当初违抗了的话我和他都不会落得现在这个结局。』
那后来究竟——?

“葵,你不该做这样的决定。”
“但是没办法,我不能让东方失守。”

夜晚的阳台,王子和骑士在那里争执着什么。

“但是你一个人在王宫很危险。”
“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葵明白对方的意思,他看着下面正在庆祝祭典的集市表情有些安静。

“我想守护这个国家,守护我的臣民。”

他侧过身握住了新的手。

“我也想守护你。”
“那你要牺牲掉自己吗?”

【新】反握住了他的手。

“你知道吗,摄政王就是要找机会让你孤身一人,这样他和他的那群人才好下手除掉你。”
“他们不敢肆意妄为。”
“你不能打保票。”
“相信我,新。”

水色的眼睛看着那双黑色的眼睛愈发柔和。

“相信我,新。”

没办法拗过王子的骑士有些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然后他松开手。

“新?”
“这是我给您的承诺。”

他单膝跪地,右手归于左胸前,左手收在身后。

“我卯月新,此生此世,甚至到更加久远的将来,都将守护皋月葵。”

他抬起头看着葵一字一句有力的说道。

“我都会守护着我最重要的人,不论用何种方式,我会一直守护着你。”

【新】向葵伸出了手,葵稍稍有些惊讶,但是还是把手搭了上去。
他在葵的指上轻吻。

“我必定,将胜利带回给您。”

绚烂的花火在空中炸开,就像在为这个誓言做出印证一样耀眼而美丽。

——即使最后黑暗将那光辉下相拥的身影泯灭。

“摄政王的使者来我这里干什么?”
“卯月大人,别这么见外啊。”

【新】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的文官,眉间有着淡淡的不悦,对方的脸上却有着阴险的笑。

“有什么事,说完了就赶紧走吧。”

很明显的逐客令,面对【新】这样强硬的态度使者则是笑了笑,他走上前从上衣口袋里抽出了一个信封放在了【新】手边的桌子上,他退回原来的位置拱手向面前的人。

“在下只是摄政王的信使罢了,卷轴内都是摄政王大人要和卯月大人商讨的事,请您过目。”

【新】皱眉,他有些不耐烦地拿起信封拆开阅读里面的内容。

里面写了什么......

新看着骑士的脸色越来越差直到最后他直接把信件摔在了使者的面前。

“你们这群不要脸的逆贼。”

黑色的瞳孔中燃烧着怒火,【新】咬牙切齿地站起来看着使者,而使者则是不慌不忙的收起信件笑眯眯的看着他。

“卯月大人话不能这么说,就目前而言葵王子才是‘逆贼’啊。”
“那分明是污蔑,你们就那么想要王座么?”
“但是并没有证据可以洗脱王子的嫌疑。”
“弑王的人是不可能使国家繁荣昌盛的。”
“国家前途如何就看那位大人的意思了,这不是我所能触及的范围。”

“卯月大人是聪明人。”使者作揖鞠躬,“您明白怎么做才能保住您重要的王子。”
“要我背叛葵是不可能的。”【新】冷冷地说,“我向他宣誓了我的忠诚,我的一切都是属于他的。”
“摄政王开出的条件您还不能满意吗?”使者抬眼看了看【新】,“我觉得这是笔很划算的交易。”
“当你们把忠诚心放在交易的天平上的时候一切就不可信了。”【新】挑眉,“要我做摄政王的骑士,这是不可能的。”

“即使因为您的倔强葵王子会被杀也一样吗?”

【新】没说话。

“只要您成为我们的同伴我们就会放葵王子一条生路,这是摄政王给您的条件,我相信这并不亏待您。”使者有条有理的说着,“眼下大战将至您也不可能返回王城将葵王子带走了,就算您回到了王城那么我们的眼线就会暗杀葵王子,您知道摄政王的眼线多如蚂蚁一样渗透在王城的每个角落,而且边境失守也不是葵王子所期望的不是吗?”

“你们敢动他试试看......”新有些沉不住气,他的右手早已搭在了剑柄上,剑随时都可以出鞘。

“卯月大人杀了我解气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使者笑着说,“我的任务是将您的回复送回给摄政王,如果我死了那么葵王子也就一命呜呼了。”
“不要拿葵和你相提并论。”剑锋出鞘直指使者眉心,【新】那冰冷的眼神让使者不禁颤抖了一下,“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和王子相提并论。”
“...卯月大人还是好好思考一下吧。”使者向后退了一步,他向【新】鞠了一躬。

“我们期待您的答复。”

待使者离开帐篷后,【新】坐回了椅子上,他的神情有些痛苦。

『葵...我该怎么办......』

新看着骑士沉默不语。

那是个艰难的决定,稍有不慎就会害死葵。
而这不是骑士所期望的。
胜利凯旋,为王子带来荣光。
回到王城迎接自己的是王子的笑颜。
这一切就足够了。
但是...却被这群人毁了。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你是知道的。』

【新】的幻影出现在了新的面前。

『你知道全过程,只是你遗忘了。』

『或许,你该想起来了。』

——「不知道新现在怎么样了。」

爽朗的声音把新的注意力拉了回来,他看见了在办公桌前工作的王子,而王子面前则有一位来领取文书的官员。
官员的神情有些发难,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

“那个,葵王子。”
“怎么了?”
“是关于卯月骑士...小臣最近听到了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

葵停下了手中的笔抬起头看着官员,脸上的表情有些严肃认真。
或许是被王子的表情吓到了,官员说话顿了顿。

“就是、有传言卯月骑士要加入摄政王麾下...而且摄政王已经派使者去找卯月骑士了......”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好的、那小臣先告退了。”

...这个不是骑士的记忆。

新看着王子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阴沉不禁微微握拳。

——「新...还好吗?」

深色的夜空上散落着闪亮的星,金发的王子独自一人站在窗边看着夜空发呆。

——「新...在干什么呢?」

葵抬手,一只黑色的鸟便飞到了他的手臂上。

——「琉璃,你带着这封信去找新...注意安全。」

清亮的鸟鸣在夜晚响起,承载着信件的鸟儿离开了自己的主人前往边境,将信交付给对主人而言最重要的那个人。

那个信件...
『没收到。』

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深呼吸,然后他回头看着身后的【新】。

琉璃尸体被发现了,有黑魔法的痕迹。
『我不知道是谁。』

新发现对方脸上的表情变了。

你笑什么?
『因为你想起来了。』
那不是我的记忆。
『不想承认吗?』

【新】看着变化的场景,脸上的笑让人有些难猜,但是里面所参杂的苦涩却是显而易见的。

我不是你,你记住了。
『但你还是我,这是事实。』

场景定格,但是看样子已经是数日后,因为——

“新...为什么不给我回信?”
“葵?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骑士没有收到黑鸟信使所传递的信息。
忐忑不安的王子为了了解事情的真相,只身一人来到了边境。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双方都无法让对方妥协。

『看来你已经想起来了。』
但是我没有来自你的那份情感。

新看着王子与骑士争执的画面向背后的人回话。

曾经的【卯月新】已经死了。
我是现在的卯月新,不是你。

新的语气里没有太大的起伏,脸上的表情也是十分平静。

『你的确不是我,但你是我创造出来的。』
就算我继承了你的一切,我也不会是你。

“新!!!!”

王子的剑砍了下去和骑士的剑锋撞在一起,橙色的火花迸发出来可见力道之大。

“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

骑士的嘴紧闭着,他只是一味的进行防御。

“新——!!!”

骑士的表情变了,他的瞳孔微缩,握剑的手放松了力道。

——“如果不选择同意的话,王子会在你的面前死掉的哦。”

手持暗器的杀手们脸上露出了阴险的笑容,被逼到绝路的骑士没有第二个选择。

“哐当。”

清脆的金属落地声,以及鲜血喷落在地面的可怖场景。
掉在地上的剑侧映出了骑士的脸。
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捡起来。”
无回应。
“我说了捡起来卯月新!”

王子几乎是吼出来的,他手中的剑刃沾上了骑士的血。
那双水色的瞳孔之中浮现了愤怒、不解,甚至是恐惧。

「新...不...捡起来...把五月雨捡起来...」

“那是您的东西了,葵王子。”
骑士肩膀被鲜血染红,但他的语气里没有丝毫波动,平静的令人害怕。
“那把剑不再属于我了,我把它还给您。”

“...为什么?你为什么——?!”
“您不适合坐在王位上,我相信这是正确的。”

骑士的一字一句,就像刀砍在王子的身上一样。
磨灭了王子的希望,斩断了他对他的信任,粉碎了他们之间的一切。

“五月雨是属于您的,我不再是您的骑士了葵王子。”

全身的力气就像被抽空一般,葵无力地跪倒在地,,手中的雷光掉在地上,他的脸上已经被绝望和恐惧占据,那伸出的手也再无人拉起。
骑士只留给了他一个背影。

「新...不要走,不要......」

无助的声音回响在这个空间。
新的心脏就像被死死揪住一样,这个声音让他感到呼吸困难,无法思考。

无数马蹄落地发出的声音。
剑锋出鞘所摩擦出的声音。
剑刃相碰所发出的声音。
以及将军高举着剑大喊着。

“抓住弑君的罪人!!!”

“王弟,没想到你会为了王位而毒杀父王,真是令人失望啊。”
“虽然我很想饶你一命,但终究是弑君之罪,我以新一任国王的名义判处皋月葵王子死刑。”
“行刑时间就定在你的生日吧王弟,生日当天迎来死亡不是很美妙的一件事吗?”

“在此之前就在地牢享受一下最后的时光吧。”

王子因为摄政王所发现的“证据”被判定为弑君的罪人,成为了阶下囚,而他的生命也被定在成年生日的当天结束。
骑士加入了摄政王的阵营,虽然还没有公开但是这个消息已经在军队中传开了。他击退了东方的侵犯势力,赢得了胜利,获得了荣誉。

只是这份胜利并没有给骑士带来丝毫喜悦,战争结束他便马不停蹄的赶回了王城,但是一切都...事与愿违。

5月5日当天。

“这和你当初说的不同!”
“为什么我回来便会看到王子的处刑决定?!”

“因为他是罪人。”

“那分明是嫁祸给王子的虚假罪名!”

“骑士你要忤逆我吗?”

“你不是我的君王,我没有服从你的理由。”

“那么我问你,你的君王是谁?”

『是葵。

新沉默,但是心里的声音却是明亮,清晰,不带一丝否定。

但是他却无法亲口说出来。
他自己的决定使他背离了王子。
犯下的罪孽,没有挽回的余地。

“来人啊将卯月新拿下,逆君之罪同样是死刑!”

『葵。

“陛下卯月骑士的力量太过蛮横...怕是......”

『都是我的错......

“一群没用的废物,把我的弓箭拿来!”

『我要去救他,我一定要去救他才行——!

国王所射出的箭矢射穿了新的左肩,箭头上所带的麻药让新在一瞬间恍惚。

被刺穿的剧痛,被麻醉的身体。
这又如何?

新重重地跪在地上,他有些吃力地抬起手抓住了那支被自己的血液染红的箭矢,随后将箭矢用力的拔了出来,溅落在地上的鲜血有些触目惊心。

『葵...

些许刺痛激活了麻木的神经,他一只手撑着膝盖,勉强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身体和模糊的意识早已让他分不清东南西北。
但是他的本能告诉他,他要去的地方在那里。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抓住他!”

葵......

等我一下......

蜂拥而上的士兵们压制住了骑士,把他押到了国王的面前。

“那么想要见到他么?那就满足你的心愿之后送你和他一起上路好了。”

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残酷话语,冰冷的落在这个大殿内。

“告诉刽子手,行刑的时间到了。”

金属的镣铐磨破了他的双腕,他的脚踝。
金色的头发被蒙上了一层灰暗之色。

这个人的光辉被夺走了,被无情的泯灭了。
在那一刻开始,他便一无所有。

国家也好,国民也罢。
即使是最珍视的东西也不再属于自己。

‘啊啊,你打算就这么死去吗?’
「我已经...无法改变这个结局了。」

被推搡着走上处刑台的王子,在民众不解以及愤慨的目光之中来到了断头台面前。

‘如果给你力量,能够改变这一切的力量的话,你会去改变这一切吗?’

这个声音如同恶魔的低语一般,诱惑着王子走上那禁忌的道路。

「会。」

王子有些无力地抬起头,看着天空叹出了一口气。

「如果有这个力量的话...就请给我吧。」
‘即使要你献出生命?’

交易的天平已经倾斜,只有等价交换,王子才能获得他所想要的东西。

有些嘲讽的扯了扯嘴角,王子被迫跪倒在地。

「你若是看上了我这将死之人的性命,取走便是。」
「我想要的是能够改变这一切的力量。」

粗糙的木头上还残留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已经无法看出原本颜色的处刑台就像在告诉接下来将要行刑的人这里曾有多少人在这里结束生命。

‘交易成立,那么希望你能够用手抓住那份力量吧。’

锁扣扣上的声音,意味着生命的倒计时。

「也许是我贪心吧...还想再见他一面。」

那双漂亮的水色眼睛就像被冰封一样失去了色彩,无法再落下一滴泪水。

「但是这个样子的我...还是不要让他看到的好。」
「这个悲惨的结局...别让新看到。」

「千万...不要。」

葵......

从心底传来的一声呼唤,让王子抬起了头,看向了王城的方向。

——两人的视线交汇。

「啊啊,这大概就是神明的恶作剧吧。」

『葵...不要......

「居然让你看到我最不想让你看到的样子。」

『葵......

「错开视线吧...新...求你了......」

『我得去...那里......

「不要看我......」

——「不要看我啊——!」

红色。
多么刺眼的颜色啊。

麻药发作,骑士倒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将那个人的色彩吞噬殆尽了。

黑色的眼睛如同蒙上了一层灰一般。

——多么令人讨厌的颜色啊。

“好了,接下来轮到你——”

就连我的世界都一起...染上那令人生厌的颜色吧。

“新——!”

黑色的豹子出现在了大殿,官员四处散逃,就连士兵都向后退了几分。
国王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优花,你这是违抗王令。”
“我没有理由服从会将自己弟弟斩首的你。”

优花把倒在地上的新拉了起来,让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优花,放下他。”
“我拒绝。”
“你这样会毁了婚约。”
“我不会和现在的你结婚。”

优花黑色的眼睛里写满悲伤和愤怒,她高举手中的剑,大声地宣布。

“卯月家族从今天开始脱离皋月王室!”
“我们不会服从于真正的弑君者!”
“我卯月优花在这里取消和国王皋月千寻的婚约,我不会和你结婚的!”

她把新放在了一只黑豹的背上,俯下身低语。

“小玉,带新离开这里。”
“你还想走吗?!”

千寻抽出腰间的细剑向新攻击,而优花则是挡住了他的攻击让黑豹带着新快速离开大殿。

“你们在害怕什么?!拦住他们!”
“想都别想,Cerasus帮助小玉离开这里!”

另外一头黑豹听见优花的指令后迅速地冲向了背着新的小玉那边扑倒了冲上来的士兵,小玉见状则是加快了脚步,它奋力一跃带着新跳出了士兵的包围网快速地离开了王宫。

“优花...你不能这么做。”
“当你两个月前决定处决葵的时候,你就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千寻了。”

优花一脸悲伤的看着千寻。

“你就这么想要王位吗千寻?”
“为了王位你居然连最疼爱的弟弟都要杀害。”
“甚至还想杀掉新。”

“但是优花,我还爱你。”
“但是我不爱现在的你。”

一条无法跨过的鸿沟出现在了两个人之间。
也许这辈子都无法重新架起桥梁吧。

“...永别了,千寻。”

——如果,能改变这一切的话,那么谁都不会迎来这样的结局。

...葵.....

黑豹带着新穿梭在人群之中,新的手有些无力地抓了抓它的背。

阴沉的天空响起了闷雷,紧接着便是大雨瓢泼。

...是你在哭吗...葵?

雨水打湿了新的身体,他第一次觉得雨水是这么的冰冷刺骨。

不要哭了......对不起......

我还有没告诉你...那句话......

我——

黑色的影子消失在了雨水之中,最后留下的话语也只有那落下的泪水知晓。

第六章·カルミアと五月雨

评论 ( 18 )
热度 ( 39 )

© NightHare-夜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