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Hare-夜晴-

致力于搞事,从未被超越
如果消失不见了那么肯定是被三次或者游戏活动绑架了(
CP杂食,性向不挑,好吃就行x
涉猎范围广,最近在沉迷什么就写什么吧(大概
CP详情见TAG,一概不接受撕逼

《Fate/Full Moon》第七章

终于没有活动拦着我更新了!!!!!!(滑跪)
第七章更新了!!!!这一章也是新葵ONLY章节,希望各位看的满意(❁´︶`❁)
@咖啡来一杯 感觉这章出来真的是多灾多难啊...甚至还废弃了一个版本(还不是你搞事情)
这个章节更新之后,剧情中的第二晚进度终于挪动了1/5...感觉第二晚还是很漫长。(烟)
偷偷的剧透一下,下一章发生在羽多野咖啡馆(

还请各位继续支持我们并且欢迎各位的留言!有留言我们会非常开心的!!!!

最后,祝各位肝月啪啦的月兔们早日出葵卡池四星外溢,肝FGO的Master们把大帝王妃双双接回家举办婚礼...总之月啪啦今天开活动,FGO后天就开活动了我们继续肝吧(出去,下一个)

——————

跨越时间,超越极限的对爱情的追求和执着。

他和他既为同一个人,又不是【一个人】。

现实与虚幻,最后他们是否能够实现自己的夙愿呢?

“我们讴歌爱情的同时却又惧怕着自己,真是矛盾啊。”

————————————————————

【——,启动。】
【生命体征,良好。】
【呼吸系统,运作正常。】
【神经系统,运作正常。】
【开始继承魔术刻印...完成继承。】
【魔术回路开启,运作正常。】
【魔力供应,正常。】
.
.
.
感受到流走在体内的能量,【我】渐渐睁开了眼睛。
在【我】的面前站着两个人:一个是穿着白色外套戴着眼镜的黑色中长发男子,他的手中拿着一沓厚厚的资料;另一个是穿着和服的茶色头发拄着拐杖的中年男子。
黑发男子看着【我】脸上露出了惊讶和高兴的神情,中年男子有些欣慰的点了点头。
隔着厚厚的玻璃壁【我】听不到他们所讨论的内容,但是看他们经常看着【我】可以推断出话题的中心是【我】。
泡在渐渐升温的液体之中,四肢也舒展开来,透过玻璃看到了桌上成山的书籍以及一地的缆管,而两人则是站在桌子旁边写着什么。

【No.405】
【Code:A·F·U】

这便是【我】的名字。
今天是【我】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日子。

昱日。

“我的名字是卯月新,是创造你的人。”

黑发的男子在帮【我】穿衣服的时候说道。

“然后那一位是我的炼金术导师,长月先生。”

茶色短发的中年男子坐在沙发上点了点头,而【我】也是呆呆地点头回应了他。

“你能说话吗?”
卯月先生向【我】投来了怀疑的眼光。
“...可以......”
【我】有些生涩的吐出那些音节,然后卯月先生满意地点点头。

“能走能跑能跳吗?”
听了卯月先生的话,【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和脚。
握紧,放松,握紧,再放松。
前进,后退,前进,跳跃。
十分灵活的手脚,没有任何不便。

“看来运动神经没问题。”
长月先生站起身走到了【我】和卯月先生的面前,他伸出手拍了拍卯月先生的肩膀。
“新,做得不错,这个人造人的完成度很高。”
“谢谢夸奖。”
卯月先生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容,然后长月先生伸出另一只手摸了摸【我】的脑袋。

“接下来需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你就跟着新慢慢学吧,我相信你可以的。”
“谢、谢谢您。”

“那我今天还有家族会议就先回去了,再联络。”
“老师慢走。”

卯月先生向长月先生道别,然后长月先生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他侧过身来朝【我】挥了挥手,而【我】也向他挥挥手。
送走长月先生后,【我】听到了身后传来翻动书页的声音,转过身看见卯月先生正在翻找着什么。

“...需要帮忙吗?”
“你去沙发上坐着就好了。”

他没抬头看【我】,只是伸出了手指着长月先生之前坐过的沙发。看着他埋头寻找东西无心理会【我】的样子,【我】也只能乖乖的坐在沙发上等他。
这是第一次在“外面”观察世界,抬起头注意到了一面闪闪发光的东西。脑海中储存的信息知识快速的运转起来——那是一面镜子。

黑色的短发,黑色的眼睛。
总感觉...和谁很像。

“喏,给你的书。”

一摞书突然落在了面前的茶几上不禁吓了一跳,抬起头看着卯月先生拍拍手然后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你现在可以自由活动,你可以去看书学习,也可以去锻炼身体,也可以去和人交流。”他看着我平淡的说,“但是不许离开这个宅子,现在你还不适合和外人接触,要找人打发时间就找宅子里的人吧。”

“我知道了...”
虽然不明白更深层次的含义,但是能从中理解他是为了【我】好。

“最后一点就是我只要找你,你就要过来,记住了吗?”
“嗯。”

点点头答应他的条件后有些吃力地抱起了茶几上的书离开了房间。
虽然之后【我】才知道那里是卯月先生的研究室——是【我】出生的地方。

走在木质的走廊上,对周围的一切都感到了些许新奇,但是并没有太大的情感波动。
在走到庭院附近的时候感到了些许吃力,看着空无一人的长廊弯腰把书放在地上,然后坐在长廊上拿起辞海翻看了起来。

虽然卯月先生给【我】编辑的系统里有基础的语言识别能力,但是【我】自身对于文字的理解还是有些困惑。

“在看什么呢?”

温和的女性声音。

抬起头看见一位穿着和服的中年女性坐在了【我】的旁边,她穿着千重樱印花的浅粉色和服,黑色的长发被精致的发簪挽起,黑色的眼睛十分清澈。

“您是...?”
“我是卯月优花,新的姐姐。”

她笑着向【我】做了自我介绍。

“卯月...小姐。”
“叫我优花就可以了,你的名字呢?”

优花......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一些破碎的画面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有优花小姐的笑脸。
有优花小姐担心的脸。
还有优花小姐哭泣的脸......

这些是什么呢?
明明我们才是第一次见面。

“你怎么了?”
“啊、不,没什么。”

听到她的询问连忙摆摆手表示自己没问题。

“我是卯月先生制造出的人造人NO.405,代号是A·F·U。”
“A·F·U......”

优花小姐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低下了头,然后她抬起手摸了摸【我】的头。

“你继续忙你的事情吧。”
“回见。”

目送优花小姐离开长廊,【我】的注意力再次回到了辞海上,向后翻了几页手便停住了。

那是个很简单的词汇。
至少从【我】自身的认知角度而言,那是个很普通的词汇。

只是...为什么呢?

透明的液体溢出眼眶,从脸上滑落滴在了书页上。

【我】为什么会这样呢?

人造的心脏就像被一只手死死抓住一样无法鼓动,呼吸也变得困难。

那如太阳般耀眼的金发,透明的水色眼瞳,爽朗的笑容。
破碎的场景在脑海中不断的翻滚,就像是被人撕碎的画轴,无法连成一个完整的画面。

——あおい。

不知道是谁在呼唤谁。
只是那平淡的声音回响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405!”

意识在堕入黑暗之前,【我】听到了卯月先生略带焦急的呼喊声。

...【我】...究竟是谁呢?

“新。”
“有事吗?”

新把人造人打横抱起来后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后的优花。

“...你打算怎么办?”

优花的视线停在了他怀里的人造人身上,脸上的表情有一种说不出的复杂。

“那孩子不是你。”
“你应该从那份执念中走出来了。”

“——你没有资格说我!”

新低声地怒吼让优花沉默了。

从不远处传来了一声“母亲大人!”的呼唤让优花稍稍移开了视线。
见状,新快步走到优花身侧,留下一句话后便快步离开了。

“比起担心我,还是忙你自己的事情吧,卯月家主。”

意识就像沉进了无光的海底,伸手不见五指,四肢如同被镣铐禁锢无法动弹。

冰冷,安静的世界。
无尽的“黑暗”就像要把【我】的存在泯灭一般,啃食着【我】的身体,侵蚀着【我】的精神。

【我】...究竟会怎么样呢?

“新,他的情况怎么样了?”

长月先生有些匆忙的赶进了研究室,他把帽子随手挂在了衣帽架上走到了新的旁边。

“魔术回路突发性不稳定,而且情绪有些失控,昏迷不醒已经两天了。”

新紧皱着眉,他快速的翻阅着手中的文件,然后伸手拿起桌上另一份资料翻找着什么。

“情绪失控?”

长月先生对他的回答感到了些许惊奇。
毕竟这个人造人苏醒活动三天都不到,能够情绪失控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是我的原因。”

新放下了手中的资料,他看着躺在培养槽中的405不禁握紧了拳。

“是我的魔术回路里面传承的记忆...导致了失控暴走。”

长月先生虽然不知道新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是通过和叶月家交流他也知道了不少事情。

那对于他的学生来说,是人生的转折,也是一场灾难。

但是现在,比起旧事重提,更重要的是解决现在的问题。

“新,你觉得他对你而言重要吗?”

长月先生的语气有些沉重,他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

“...老师您的意思是.......”

新睁大眼睛看着长月先生,他明白了话里的意思,只是这个问题的答案有些难抉择。

No.405。
正如他的序号一样,在他之前有404个失败作。
他是自己目前完成度最高的作品。

对自己重要的话,长月先生便会告诉自己如何拯救他的方法。
如果不重要的话,像之前那404个一样扔掉就好了。

只是人造人的开发...需要耗费太多的时间和金钱,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一事无成和实现梦想只有一线之隔。

我的选择......

“请您告诉我如何拯救他的方法。”

不能再走错了。

“他对我而言很重要。”

一步之差便是死局。

“拜托您了。”

长月先生看着低下头的他,又看了一眼躺在培养槽里的【他】,轻声叹了口气后脱下了手上的白手套。

“我知道了,着手准备吧。”

【我】还活着吗?

这个问题已经被问过很多遍了。
但是【我】并不知道真正的答案。

这个状态下【我】真的是活着的吗?

“——あおい,——”

声音的断片流进脑海,虽然语气十分平淡,但是能够体会到里面的感情。

就像在冰天雪地突然燃起的火把一样,温暖而明亮,这份光明和温暖也渐渐渗透进【我】的体内。

那是一种名为“喜悦”的情感。

“あおい。”

这次是“担忧”。

“あおい——”

这次是“悲伤”。

饱含感情的话语流进【我】的世界,内容尽管大不相同,但是都有一个相同的“词汇”。

那或许,不。
那一定是解决一切问题的“钥匙”。

安静的世界出现了细小的声音,有什么在崩析瓦解。
冰冷的世界逐渐变得温暖,让人感到安心和眷恋。

一声巨响,“黑暗”被劈开,金色的阳光撒满了【我】的世界。
束缚着【我】的镣铐因为阳光而消失不见,【我】睁开眼睛看到了“那个人”。

“...A......”

【我】被赋予的生存意义。

“あおい...”

是为了守护属于【我】的“天空”。

【我】迈开步伐,向着“那个人前进”。

是为了实现【卯月新】的愿望。

水蓝色的清澈眼瞳,耀眼的金色短发,一切的一切都和【记忆】中的他一模一样。

【卯月新】是为了守护“那个人”而存在。

“...葵......”

我就是【卯月新】啊。

他向【我】展露微笑,【我】伸出手紧紧地抱住了他。

“...我爱你......”

即使明白一切都只是虚幻的存在。
即使明白自己伸出的手他再也无法握住。

【我】还是近乎本能的抬起了自己的手向前方伸去。

“你醒了。”

沉稳的声音,还有淡淡的花的气息。

“长月...先生?”
“看来度过危险期了。”

他就像松了口气一般放松了自己的肩膀,他把手中的拐杖放在一旁坐在了椅子上。

“现在感觉怎么样?”

平静的让人安心的眼神。

“我感觉...好多了...”

但是为什么...感觉有些许的悲伤?

“...是吗,看来你想起或是知道了了很多事情。”

“...卯月先生呢...?”

他在哪...?

“新啊。”

【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去实现这个愿望......

“他——”

你——

“麻醉之后睡着了在休息呢。”

......

“麻醉...?”

感觉自己好像误会了什么,长月先生看着【我】不禁笑了出来。

“你看来还要继续成长啊。”

他站起身走到衣帽架旁拿起了帽子戴在头上,此时优花小姐则从门口走了进来。

“长月先生。”
“优花小姐。”

两个人互相问了一声好之后,长月先生似乎和优花小姐叮嘱了些什么。

【我】到底是怎么了呢...?

而且卯月先生...又怎么了呢?

“身体还好吗?”

优花小姐走到【我】的身边轻声问道。

“没什么问题了...谢谢。”

优花小姐抬起手,似乎是准备做些什么,但是从隔壁传来的咳嗽声让她转过了身。

“新?新,你醒了吗?”
“...我又不是不起来了...”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甚至感受得到几分虚弱。

“要喝水吗?”
“不...比起这个,405的情况......”

卯月先生咳嗽了两声,然后传来了吱吱呀呀床铺摇动的声音。

“...405,现在感觉如何?”

【我】看着他,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个字。

卯月先生的右眼部分被纱布绷带包裹着,他眯着眼睛看着【我】,眉头微皱。

“405?”
“我、卯月先生您——?!”

突然变得有些混乱,甚至连语言都开始变得惊慌失措。

“啊你是说这个吗。”

他像个没事人一样摸了摸右侧的纱布,然后指了指【我】。

“为了让你体内继承的属于我的魔术刻印稳定下来,我把我身体的一部分,也就是我把我的右眼给了你。”
“为什么?!”
“因为我需要你的存在。”

卯月先生平淡的说着,黑色的眼瞳就像一潭平静的湖水一样。

“你应该知道了我需要你的理由,405。”
“...是的。”

【我】坐直身子抬起头看着他。

“Arata·Faker·Uduki会替您完成您未完成的愿望。”

“我会等待皋月葵的出现,并且守护在他的身旁。”

“如果这是您所期望的,那么我会去替您达成。”

“直到我无法再度启动为止。”

﹌﹌﹌﹌﹌﹌﹌﹌﹌﹌﹌﹌﹌﹌﹌﹌﹌﹌﹌﹌﹌﹌﹌﹌﹌﹌﹌﹌﹌﹌﹌﹌﹌

我的时间在那个人被处决的时候就已经停止了。

那段时间我不曾思考自己的未来,甚至一度放弃了思考。

这样的我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呢?
我没能保护自己最爱的人。
也没能追随他一同走向彼岸。

但是在看到姐姐的时候,我意识到受伤的不只是我一个人。

她和千寻さん,虽然都活下来了,但是已经不能再见面了。
姐姐和我一样痛苦,或许比我还要痛苦和悲伤。
那天她把浑浑噩噩的我打醒之后我们抱在一起哭了很久。

悲伤、痛苦以及悔恨全部变成眼泪在那天流干。

也许我可以自私的认为,我可以背负着葵的命活下去,直到我死去。
但是我也很贪婪地渴望实现自己的愿望。

我想要守护那个人。
我想要守护那个人的笑容。
我想要守护那个人的一切。

但是作为人类的我是没有办法完成这个愿望的。
就在我迷茫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个声音。

她告诉我——

﹌﹌﹌﹌﹌﹌﹌﹌﹌﹌﹌﹌﹌﹌﹌﹌﹌﹌﹌﹌﹌﹌﹌﹌﹌﹌﹌﹌﹌﹌﹌﹌﹌

“卯月先生,我有个问题可以问您吗?”
“问吧。”

卯月先生停下了手中的笔,把卷轴卷起来后用手撑着头看着【我】。

“卯月先生为什么会想要创造我呢?”
“哈啊?”

看到他满脸疑惑,【我】试图努力修正自己的问题。

“嗯、就是,为什么会想到通过人造人来延续自己的记忆然后来实现愿望呢?毕竟能不能再见到皋月王子都是个很大的问题不是吗?”

“你是指这个啊。”
卯月先生沉思了片刻,反而问了【我】一个问题。

“你相信这个世界有别的界外存在吗?类似于神的那种存在。”
“...从科学角度上讲是不可能存在的,但是既然这个世界还存在着魔法这种非现实的东西,所以应该还是相信吧。”

消化着卯月先生的话语,【我】歪着头看他。

“卯月先生相信神明的存在吗?”
“本来是不信的......”
“本来?”

他把眼镜摘下来放在桌上,然后靠在了椅背上。

“几十年前,当我还在迷茫的时候,我在梦里听到了一个声音。”
“梦里?”
“对,梦里。”

卯月先生长舒一口气,双手叠交在一起,视线转移到天花板上。

“那个时候我看到了一身雪白的女孩。”
“她告诉我在未来葵会回到这个世界,但是我却会在这个时代死去。”

他黑色的眸子里仿佛掀起了波澜,就像打破他的人生平静一样的波澜。

“那个时候我就想到了。”

他的视线落到【我】身上,多了几分热切。

“既然我不能活那么久,那么只要创造一个【我】活下去不就好了。”
“所以在那个时候我找到了精通炼金术的长月家,让长月先生收我做学生。”
“经历过这么多年的尝试,最终才有了现在的你。”

【我】听着他的话,不禁微微握紧了拳头。

这有什么好怀疑的呢?
他的愿望便是【我】的愿望。
【我】就是【卯月新】本人啊。

﹌﹌﹌﹌﹌﹌﹌﹌﹌﹌﹌﹌﹌﹌﹌﹌﹌﹌﹌﹌﹌﹌﹌﹌﹌﹌﹌﹌﹌﹌﹌﹌﹌

我创造了【我】。

No.405继承了我的魔术刻印,我的魔术技巧,我的知识,我的思维方式,我的言行举止,我的血统,还有我的记忆。

——甚至是我对葵的那份爱。

有的时候看着他我就像回到了以前那段时光。

没有猜忌,没有任何疑虑的去保护最重要的人的那颗最纯粹的心被他保留了下来。

而留给我自己的只有一份无止境的伤痛,或许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只能依靠这个痛楚去怀念最爱的他了吧。

刻骨铭心的爱经过时间的冲刷也不会变淡。

我会在不久的将来陷入永恒的长眠。
No.405则会陷入看不到尽头的等待。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还是比较遗憾的。
因为我们已经不能再见面了,即使曾经向对方承诺过永恒的爱,属于我们的时间也在那个时候结束了。

......

姐姐继承了卯月家家主的位置,入赘的姐夫也是个好人,对姐姐一心一意。
卯月家在他们的努力下也逐渐发展了起来。

但是在不愿被人触碰的内心深处,她还怀念着曾经向她求过婚的那个男人吧。

而我则把自己关在这个狭小的研究室写着一些无聊透顶的东西打发时间,丢给自己做的事情全部交给No.405处理。
如果被后人看到估计会嘲笑我吧。
我们的先祖究竟是有多么的愚蠢才会变成这样,又或许会指责我这近乎疯狂的执念。

...还有多久才能见面呢,葵?

当你见到【我】的时候是否还会记得我们之间的一切呢?

——你会憎恨【我】吗?

﹌﹌﹌﹌﹌﹌﹌﹌﹌﹌﹌﹌﹌﹌﹌﹌﹌﹌﹌﹌﹌﹌﹌﹌﹌﹌﹌﹌﹌﹌﹌﹌﹌

数年后。

“Ara——AFU君。”
“优花小姐。”

No.405从满桌的文件中抬起头看着站在桌子前的女性。

“新在找你。”
“好的,我马上过去。”

他站起身,走到优花身边的时候向她微微鞠了一躬后便快步离开了房间。

“...他真的快要变成新了啊...”

优花看着文件署名的地方所留下的笔迹发出了些许感慨,但是浮现在她眉宇间的却是淡淡的悲伤。

“新...你要什么时候才能获得自由呢?”

“卯月先生。”
“405吗?”
“是的。”

No.405站在庭院里的木质摇椅后面,坐在摇椅上的人微微偏头看了他一眼。

“405,我要死了。”
“您在开玩笑吗?”
“你认为我是在开玩笑吗?”

两个人之间的对话就像在扔皮球一样,把问题互相扔给对方,最后接住这个皮球的还是No.405。

“您才60岁出头。”
“我能够活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

听到No.405的话他不禁自嘲的笑了笑。

“我完成了我所能做的一切,剩下能做的事情都是只有你才能去做的。”

他的手摩挲着怀中的一本厚厚的书,黑色的左瞳就像No.405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一样,清澈而明亮。

“替我去完成愿望吧,这世上的另一个【我】啊。”
“完成我这无能之人的愿望,然后获得自由吧。”

“...您的、不,我们的愿望我一定会实现的,我用这被您赐予的生命起誓。”

No.405微微颔首,右手握拳放在左胸前郑重地向他的创造者承诺。

“...谢谢。”

他抬起头,看着透蓝的天空中金色的明日露出了笑容。

“405你知道吗?”

“在我的面前,他永远都是那个爱国爱民的王子殿下...他的笑容就像太阳一样耀眼的让人睁不开眼。”

“也照亮了我自己......”

温暖的金色阳光洒落在他的身上,黑色的长发也安静的披在他的肩上落在他的胸前,闭上的双眼和那温和的表情就像熟睡的孩童一般惹人怜爱。

No.405走到他的面前,将他怀里的那本书拿了出来放在胸前,然后慢慢地单膝跪地,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一定会实现我们的愿望,卯月先生。”

“所以,祝您有个美好的梦境。”

﹌﹌﹌﹌﹌﹌﹌﹌﹌﹌﹌﹌﹌﹌﹌﹌﹌﹌﹌﹌﹌﹌﹌﹌﹌﹌﹌﹌﹌﹌﹌﹌﹌

“...卯月先生。”
“终于想起来了啊,405。”

新,或者说No.405。
他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人脸上浮现的苦笑感到了些许抱歉。

“对不起,我把这些事情忘的一干二净了。”
“毕竟你苏醒的时候被不小心重置了,这也不能完全怪你。”

新看着No.405挠了挠自己的头发,然后伸出手指向他的背后——这个黑暗世界里的一点光明。

“回去吧,葵在等你。”
“您不能回来吗?”

被No.405这么一问让新不禁愣了一下,然后他耸了耸肩。

“曾经的卯月新已经死了。”
“现在的卯月新是你,所以,回去吧。”

明明自己才是最想回去的那个人...

No.405闭上眼睛深呼吸之后转身,向前迈出了脚步。

“我一定会实现我们的愿望的。”

他向身后的人说。

“嗯,我相信你。”

这是他的创造者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我们都会获得属于我们的幸福,我这样相信着。

﹌﹌﹌﹌﹌﹌﹌﹌﹌﹌﹌﹌﹌﹌﹌﹌﹌﹌﹌﹌﹌﹌﹌﹌﹌﹌﹌﹌﹌﹌﹌﹌﹌

[11月3日 7:30]小野町

“...唔......”

意识重新回到这具身体,新下意识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嗅到了太阳的味道。
迷迷糊糊的把眼睛睁开,他看到了一抹熟悉的金色。轻微地呼吸声有规律的从他怀里传来,怀中人现在的模样让他觉得昨晚追杀他的人简直是另外一个人。

“...葵......”

低声的唤出他的名字,抱着他的手臂稍稍加大了些许力度。

这不是梦境,这是现实。
这是名为【圣杯战争】的现实。
是这场圣战让他和葵再次相遇了。
...那么记忆中和卯月先生交谈的人究竟是谁...?

“...唔嗯...新...?”
“早上好,葵。”

新揉了揉他的金发,葵则是被他揉的迷迷糊糊。

“新——”
“我在。”

新抱着葵,两个人虽然穿着单薄的白衬衫但是互相都感受得到对方的体温,令彼此安心的温度。

“昨晚,没事吧?”
“这个应该是我问你的问题吧?”

新把葵的问题丢回去然后还是自己把问题捡了回来。

“我的话,没什么问题。”
毕竟...人造人也没人类那么脆弱。

新感慨了一下自己非人的优点,然后顺带吐槽了一下卯月先生把事后清洁做的非常完美的这么一个问题。

那个人,很熟练啊。

“那就好。”

葵笑了笑然后坐起身准备下床。

“要去哪?”

新伸出手抓住了他的手腕,眼睛直直地盯着他看。

“我去买点东西回来吃。”葵看着他,“毕竟新需要补充体力,对吗?”

刚到嘴的“不”还没说出来就被自己的肚子发出的抗议打败了,新只好松开抓着葵的手然后翻身下床找自己的衣服。

“新?”
“我和你一起去吧。”
“诶?不用不用,我去就好了。”

葵把新推了回去,然后和他挥挥手就急匆匆地离开了房间。

“...搞什么啊...?”

新坐在床上挠了挠头,然后走到落地窗前拉开了紧闭着的窗帘。

“啊,下雨了。”

“...真狼狈。”

站在便利商店的货架前葵深深地叹了口气,他伸手把货架上的饭团拿下来扔进购物篮,然后在看到饮料架上的草莓牛奶的时候手停了下来。

新...你会原谅我吗?
对你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的我,还能接受你的爱吗?

他的手停在半空,最后还是从货架上拿了两盒草莓牛奶下来,然后走到收银台结账。

葵看着下着小雨的街道,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失落。

要走的话现在就走吧...下次见面我就不会手软了。

离开便利店葵回到了宾馆,他站在电梯前看着电梯所在楼层一点一点下降内心也变得摇摆不定。

我不再拥有束缚他的力量。
我们的时间在那个时候就冻结了。

按下房间楼层的按钮,电梯上移传来的些许失重感和摇晃感让葵有些慌神。

但是我...我却......

安静的环境让他感到紧张,他低着头胡思乱想,直到电梯到达楼层的提示音把他紧绷的弦扯断。

电梯门敞开,他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新。

“新...?”
“淋湿了吗?”

新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发然后摸了摸他的衣服,确认没有被淋湿后露出了安心的神情。

“你、为什么?”
为什么对我这么温柔?

“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为什么还要继续在这里等着我?

“啊?”新被他的问题搞的一头雾水,他伸出手去想要搭在葵的肩膀上却被葵一手拍开。

“你为什么不逃走啊?!”

葵大声的质问他,水色的眸子蒙上了一层水汽。

“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啊......我都给你机会逃走了......”
“难道我逃走了就好了吗?”

新把葵拽进自己怀里紧紧地抱着他。

“我等了你数百年,就为了现在这一刻。”
“我不会放下你一个人走的,葵。”

“但是——”
“还要继续说下去吗?”

新凑到他的耳边小声的说。

“继续说下去的话我就在这个走廊上吻你了。”
“?!”

看着葵的耳朵直接红的就像个苹果一样,新对自己的恶作剧感到了满足,然后葵直接把装了东西的购物袋塞进他的怀里刷卡冲入了房间。
新打开购物袋看见里面装着几个饭团和两盒草莓牛奶瞬间感到了神明的救赎。

啊,果然草莓牛奶最棒了。

他拎着袋子走进房间,然而他并没有看到葵的身影。

“葵?”

本来有着把整个房间搜索一遍的想法,但是当他看到微微褶皱的床沿的时候就发现了自己的目标。

“王子殿下。”

他把袋子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然后走到床沿边。

“抓到你了哦。”

即使隐藏了自己的身形,王子终究还是被骑士找到了。

“我啊,不想再放开葵了。”

不论是为了卯月先生,还是为了我自己。

“我想一直陪伴在葵的身边,即使这场圣战以失败结束我们再也无法相见。”

“我都想在最爱的葵身边,和你一起度过这段时光。”

“...太狡猾了。”

解除了自身的灵体化,葵的姿态显现了出来,他红着脸甚至眼角还挂着泪。

“明明就知道我不会拒绝你这样的请求还要这么说吗...太狡猾了新.....”
“不然要我向你求婚吗,我连戒指都没准备好。”
“当然不行?!”
“王子你要求真多啊...”

新松开了抱着他的手挠了挠自己的头,然后想到了一个主意。

“葵,转过来。”
“嗯?”

听到新的请求,葵转过身来,却看到了单膝跪地的新。

“卯月新在这里向皋月葵宣誓。”

铿锵有力的话语和其中包含着的爱意。

“我将一直陪伴在你的身边,作为你的骑士,作为你的爱人。”
“即使是这极为短暂的时间,我也会感到无比的喜悦。”

“你愿意接受我吗,葵?”

“...笨蛋还要问吗。”

被突然扑过来的葵按倒在地让新感到了些许惊讶,他抬起手拍了拍葵的后背。

“让我听你的回答嘛,葵。”
“愿意...我愿意!”

葵笑着流下了眼泪。
那个笑容在新的眼里十分的耀眼,就像闪闪发光的水晶一样。

他回想起了卯月先生去世前所说的话。

真的是...十分的耀眼而美丽啊。

“我再也不会放开你了,做好觉悟哦。”
“这是我的话吧。”

新笑着用手拭去了葵脸上的泪水,然后看着他脸上幸福的笑容忍不住亲了下去。

突然被新吻上的葵一开始有些慌乱,但他慢慢地平静下来,带着无比的幸福和快乐接受了这个来自爱人的吻。

“我爱你,葵。”
“我也爱你,新。”

﹌﹌﹌﹌﹌﹌﹌﹌﹌﹌﹌﹌﹌﹌﹌﹌﹌﹌﹌﹌﹌﹌﹌﹌﹌﹌﹌﹌﹌﹌﹌﹌﹌

我不希望看到葵悲伤的表情。

“没有相信你...对不起.......”

我喜欢看他笑的样子。

“...这样的我真的是弱小无力.......”

没有去阻止你的我,也许才是最无能的吧。

“对不起...真的非常对不起......”

不要道歉了,葵。

“新...我已经没有机会再亲口告诉你了吗...?”

你还有机会,你还有比我长久的未来在等着你。

“对不起......”

请你怀抱希望活下去吧,葵。

我爱你,我最亲爱的王子殿下。

﹌﹌﹌﹌﹌﹌﹌﹌﹌﹌﹌﹌﹌﹌﹌﹌﹌﹌﹌﹌﹌﹌﹌﹌﹌﹌﹌﹌﹌﹌﹌﹌﹌

新和葵一起收拾了一下房间里散落的私人物品后就来到楼下前台结账还卡。

“卯月先生,请出示您的驾照给我们核对一下。”
“哈?”

被前台小姐这么一要求新有些茫然,葵见状熟练的从新的外套口袋里拿出他的驾照交给了前台小姐。

“...葵,这是什么情况。”
“因为我没有这一类的东西所以就用新的驾照开了间房。”
“.......”

看着露出爽朗笑容的葵,新的内心那叫个波澜翻滚。

所以我这是。
用自己的驾照,给自己开了间房。
然后在自己开的房里,被人强上了???然后还强上了别人???

新感觉自己的人造人人生当中可以加上精彩绝伦的一笔了,很多意义上的精彩绝伦。

口袋里手机传来的震动让他想起了什么遗忘很久的事情。

啊,我把阳给忘了。

他把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发现上面有着惊人数量的未接来电和未读短信。

...回头肯定要被啰嗦到天昏地暗。

新默默地回了一封短信给阳告诉他自己没事一会儿在家见面的消息后便把手机丢回了口袋里。

“有人找吗?”

葵把驾照递给了新,然后新点点头把驾照收好。

“先去我家吧,Saber找我。”
“好。”

两个人牵着手走到宾馆外,看着下着雨的世界,新偏头看着葵。

“葵。”
“嗯?”
“我们去买苹果吧。”

听到新的这句话,葵的脸上露出了无比开心的笑容。

“嗯!”

第七章·Rainy Day

评论 ( 16 )
热度 ( 39 )

© NightHare-夜晴- | Powered by LOFTER